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那些年,那些坏(散文)

    一娘是个极其节俭的人,针头线脑收拾在大(父亲)编的一个小箩筐里,锁进了炕上放着的炕柜里头。娘把钥匙揣进贴身的衣服兜里去队上挣公分。我看着锁子锁起来的炕柜,心里充满了对娘的抱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时光沉浮(散文)

    一时间的机器并没有将许多记忆粉碎并彻底清理。就像多年前金属上刻画的印痕,拂去久积的灰尘,刻痕的脉络依然是清晰的。从山上不屈不挠爬进来的几条细路,河流一样蔓延,把村庄切割成大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诗意】江南(散文)

    一、江南,是一行斜体行笔,是从雾里隐隐露着的。那里,烟雨重重,白墙绿瓦;那里婆娑迷离,婉转清扬……江南,不是指偏居一隅的地域,也不是风情古镇,园林山水的缩影。它是一片土地中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我是一匹忧郁的马(散文)

    从生肖属相上说,属马的人理应驰骋在广阔的背景下。可我的那年,只能缩在这钢筋水泥的屋檐下,委曲求全。人的身体好比一匹马,要由轻盈的骑手驾驭,它才能持久而自由地奔驰。而最轻盈的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散文]迎难而上的种稻人

    飒爽的晨风吹着我这喜欢晨钓赏景之人的满头白发,趁着难得的大晴天,收获水稻灌区中鲜美的鱼味儿。没想到竟意外地品味到,如今的北大荒,种水稻的人们的奋斗精神,丝毫不减当年的我们。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山沟里面过大年(散文)

    三十年前,在山沟里面过大年的热闹场面,永远地烙印在我记忆的深处,至今也难以忘怀。——题记【一】在大兴安岭林区有一个叫林海的铁路中间站,管辖着周围二十三个铁路车站,我曾经在这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老店铺(散文)

    这是家二十多年的老店铺,位于闹市中心,三十多个员工,昼夜不停地营业。老板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说话声音低缓柔和。忽然有一天,他涨红了硕圆的红鼻头向俩厨师发飄,据说是厨师做菜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风恋】父亲(散文)

    坟冢新绿野生花,却见清明雨织纱。触景怀亲空落泪,阴阳难寄各天涯。亲情在我们周围的时候,我们浑然不觉。自然地过度着那一份悠闲,每次年关回家老父亲总会在我们必经之处不时地偷望,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好的爱情是暖(散文)

    子睛再次遇到天翔,是那一年的春节。每年过年,总是子睛最冷清的日子,自从她的恋人刘堂走后,撇下子睛一个人孤零零的。有家的那些朋友一家人团聚,而子睛这个飘零在他乡的人,只能一个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特殊学费(散文)

    生活的涓涓细流汇成了人生的历史长河。有的随岁月的流逝早已淡忘,有的却一生却难以忘怀。一次特殊的学费始终让我记忆犹新。那是1984年春季,五年级开学不久,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班主任把...[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