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好的爱情是暖(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语录

子睛再次遇到天翔,是那一年的春节。

每年过年,总是子睛最冷清的日子,自从她的恋人刘堂走后,撇下子睛一个人孤零零的。有家的那些朋友一家人团聚,而子睛这个飘零在他乡的人,只能一个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穿行于书店和展览馆打发时间。因为只有这两个地方宁静些,子睛喜欢那里的气氛。父母早已过世,子睛也早已习惯外面流浪的生活。起初,哥哥还打电话说让子睛回家过年,可是按习俗女孩若是结了婚是不能回娘家过年的,尽管子睛还未婚,那个尖酸刻薄的嫂子的脸,子睛更不想看到。慢慢地,哥嫂他们似乎也忘记了子睛的存在,只是一遇到用钱的时候,他们才会想起她。一会是侄子考上大学,一会是侄女结婚,不用直言,子睛就心领神会地汇款给他们,哥嫂这个时候会偶尔来一句:常联系啊!

“常联系!”联系就是想从子睛那里捞钱,好像子睛欠他们似的。

北方的冬天,时常刮起嗖嗖的北风,雪花也不定时会飘舞,子睛喜欢飘雪的日子,喜欢看雪寂静的飘零,晶莹剔透毫无声息。子睛生活的那座城市,市中心有两个以山命名的公园,一个叫双凤山公园,另一个叫双峰山公园,两山海拔不同却是咫尺相望。那年初一的早晨,子睛起来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她站在租住的小房子里望着窗外依然飘飘洒洒的雪花,心却飞向了那一片洁白。

双凤山曾经是子睛的伤心地,许久她没有再踏入,这次她选择了与双凤山一路之隔的双峰山,那里更具原生态,去那里看雪应该是惬意的。那里平时人就少,子睛不想踩着别人的脚印去看雪,她喜欢嘎吱嘎吱踩过后留下的脚印。

或许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昨日的梦里,双峰山的雪是寂静,山路右侧有一串脚印,左侧是静态的,没有谁打扰过。

山路蜿蜒,雪霁后的双峰山,宛若是一位身披白绸缎的睡美人,山路两侧有嶙峋的山石早已穿上厚厚的白被子,裸露出刚毅的美。时而半掩半现的松柏,雪压枝头依然傲立,绿白相间充满情趣。喜鹊和麻雀或许是听到了子睛的脚步声,扑楞楞从枝头飞起,一条弧线消失在丛林里。

仰望着鸟儿自由自在地飞翔,子睛此时此刻也希望自己是拥有一双翅膀的鸟儿。

“喂,那位女士不要往前走了。”

子睛对面站着一个手拿相机的男人。

还没等子睛搭话,男人接着说:“前面雪太厚了,我刚才就差点陷进去。”

子睛停止了脚步。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子睛,眼里似乎有一丝惊喜。

子睛有点不知所措。“你不记得我啦?五年前双凤山公园。”男人继续打量着子睛说。

双凤山公园是子睛与曾经的恋人刘堂常去的地方。她怎么会忘记,那里留下他们的影子和脚印。春天一起爬上山顶,一路上野酸枣树开着黄色的小碎花,藏在绿叶间偷看着他们牵手。风吹来,一缕花香飘过沁人心脾,蜜蜂在野酸枣林间飞来飞去。夏天,山顶的凉亭是他们喜欢被山风吹拂的地方,刘堂总是细心的给他准备矿泉水,刘堂不许她喝其他饮料,说那样对身体不好。秋天,刘堂会钻进野酸枣林里,摘好多野酸枣给子睛,说给子睛开胃多吃饭长胖些,那时候子睛偏瘦,瘦得像一阵风就会把她吹走,刘堂希望她胖些,健康些。冬天,他们爬到山顶,看山脚下这个城市的雪景,那时候刘堂的怀抱是那样的暖。

也就是在那样一个冬天,刘堂的怀抱变得永远那么冰冷。

双凤山山脚下躺着一湾有诗意名字的湖水:烟雨湖。每年冬季,那里就成为一个天然的溜冰场,爱好溜冰的市民,如一只只轻燕在湖面上飞。孩子们放了寒假,那里便成了他们快乐的天堂,成群结伴的一起飞舞在湖面,宛如一只只小精灵,嬉笑声回荡在那里。

那天,他们两个人手牵手正走在湖边,一声“有人落水啦……”止住了嬉笑声。刘堂来不及多看一眼子睛,扑通跳入冰冷的湖水里,落水者得救了,可是刘堂却永远再也没有醒过来。

打那以后,子睛一病不起。后来,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刘堂把她搂在怀里,让她一定好好活着,不然他永不安心。

子睛沉浸在那段忧伤里,呆立。因为之前一路上一直看雪,子睛一时出现了看不清晰对方模样的瞬间,再凝神一看,刘堂的影子又出现在眼前,确切的说是刘堂的那个复制品。子睛心里一慌,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来是你啊,天翔大哥。”子睛面带微笑。

记忆回归到五年前。

春天来了,北国的春天春寒料峭。刘堂走了,永远的走了。子睛的状态稍好些,她就时常会去烟雨湖前发呆。刘堂的微笑和声音在眼前在耳边不停的出现。泪水打湿子睛愈加清瘦的脸,远处飘来凄婉的箫声,“刘堂,是你吗?”只听得一阵风吹过。子睛喜欢箫声,也正是箫声为媒他们两人才相识的,一起走过相依相爱的三年,结婚的日子都定好了,可是刘堂却没有等到子睛穿婚纱的那一天。

子睛飘忽着,双脚滑到湖岸边的水里。一只手紧紧地抓牢她,“小姐你没事吧?”

子睛仔细打量紧紧抓住她手的那个中年男人。活脱脱就是刘堂的再现,难道是刘堂复活吗?子睛呆在那里一脸惊愕。男人中等身材,一双温暖略带惊恐的眼睛,一身休闲装,手的温度已经传递给子睛。

“年纪轻轻的,怎么想不开呢?”男人温和地说。

子睛只是淡淡的微笑,微笑就是谢意。

“送你一件礼物。”男子依然温和地说。

“你看,你微笑起来多好看。”男子从旁边的画夹上取下一幅素描递给子睛。

画里的子睛微笑着,确如刚才的那一抹淡淡的微笑那么美。

“请你不要见怪,我一直在这里写生,可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你笑过,我是想象着你微笑时的样子临摹的。”男人的想象力蛮丰富,子睛想。

“我叫天翔,自由职业。”男人主动介绍。

听到天翔这个名字,子睛似乎有些清醒,刘堂走了五年了,尽管她不愿接受现实。

“原来世界上竟然有长得那么相似的人啊!”天翔听了子睛的故事感慨到。

“子睛,刘堂一定希望你好好生活,他在天上看着你呢。”天翔像一个哥哥劝慰子睛。子睛对天翔产生了一种感情,依恋和怀旧各半,子睛心里明白,是因为天翔太像刘堂了。

子睛发现自己心里这个秘密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双凤山公园。

太阳继续升高,双峰山似乎也醒了,陆续有人进入公园。天翔和子睛相约走进山脚下的那家热饮馆。

简约的风格,里面有些冷清,不过还是有一股暖流,从山里的温度一下子进入屋子像是春天。子睛喜欢的那首英文歌<RightHereWaiting>正在播放。

“咖啡还是茶?”天翔依然温和。“一杯白开水。”子睛边说边想,他不是刘堂,刘堂只许她喝水。

“不试着换换口味?”子睛一愣。“他只许我喝白开水。”天翔还是一脸温和。

“暖和些了吧?”天翔微笑着看着子睛。

没等子睛回答,“我带你去个地方。”

子睛像被一块吸铁石吸引一样,随着天翔走出热饮馆。

“欢迎再来啊!”老板微笑着说。

街上陆陆续续的车辆和行人,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天翔像个孩子,拉起子睛的手就跑,子睛幻想着是刘堂那双温暖的手,和他一起奔跑着。

展览馆已经有寥寥的参观者,外面贴有公告,春节期间每天上午开馆,下午休息。

“你看。”天翔把子睛拉到画展前,子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这一小片区的人物画像,几乎都是子睛。作者介绍是天翔,原来他是画家。与媒体上那些搞艺术的人的打扮不同,天翔有自然不加修饰的艺术气质,子睛重新审视着天翔。

一有机会,天翔就会带子睛去看画展,讲述他的创作灵感,子睛从他身上吸取着养分,天翔一直说子睛是气质女孩,天然的不加修饰的一块美玉,子睛只是微笑,她喜欢沉浸在他的画里,喜欢听他讲述写生时遇到的经历,还有人和事。但是每次子睛怎缠着天翔带她一起写生,他总是不肯,只有那时会收拢一些微笑,子睛不敢多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子睛觉得对天翔有种恋恋不舍了,是对刘堂的背叛吗?子睛常常会自责,她一直以为除了刘堂她不会再爱上另外的男人,可是天翔就像一块吸铁石牢牢地吸住了她。

而子睛在天翔心里,是一个天仙,虽说子睛不是倾国倾城之貌,但是子睛的美是骨子里的气质美,子睛总会给他创作灵感,他喜欢子睛的淡淡的忧伤,喜欢子睛透着清澈的眼神,喜欢子睛不争不嗔不怒,他说子睛身上有林黛玉的病态美,如果爱了,病也是美的。

天翔的爱妻是十年前一次随他外出写生不小心坠下山涯而亡的,看到妻子当时的惨状,天翔有四年不曾拿起画笔。他以为他废了,妻子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无名小卒时,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他们夫唱妇随,没想到他刚刚有名气妻子就遇难。他遇到子睛那年,是他再重新拿起画笔一年间,他画美好是对妻子最好的怀念。这也是他不肯带子睛去写生的理由,他不想子睛有什么闪失,他已经失去了一位挚爱。

子睛那段时间一直忧伤在烟雨湖边,天翔也陪着子睛忧伤。他也想到了离去的妻子,是子睛的神或形不知哪里有那么一点点与妻子相似,子睛是上天派给天翔的礼物。

那天,子睛又在梦里见到了刘堂,她告诉刘堂她喜欢上了别人。梦里刘堂微笑着对她说:“傻丫头,那是我派去照顾你的,你一定好好珍惜噢!”子睛哭着喊着刘堂的名字,刘堂说:“如果你不幸福的话,我也不会安宁的。”

子睛把她的梦告诉天翔,天翔抱着子睛说:“我就是刘堂派来照顾你一辈子的。”

好的爱情是可以互暖的,好的爱情是两个人两颗心的相依。

一年后的春天,子睛做了天翔的新娘,那一年子睛28岁,天翔40岁,祝福他们幸福永远。

原发性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有哪些哈尔滨那家治疗癫痫病癫痫能治疗好吗吃左乙拉西坦片能抗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