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是一匹忧郁的马(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从生肖属相上说,属马的人理应驰骋在广阔的背景下。可我的那年,只能缩在这钢筋水泥的屋檐下,委曲求全。人的身体好比一匹马,要由轻盈的骑手驾驭,它才能持久而自由地奔驰。而最轻盈的骑手,莫过于一颗欢快的心。你把那颗悲伤忧郁、烦乱如麻、思虑重重的心压在马鞍上,那可怜的牲口,以及你的身体还没走出多远就垮了。的确,这世上最沉重的东西莫过人的一颗沉重的心。那年,我是一匹忧郁的马。

初春的一天,我从娘的目光里抽身而出……不,是逃离。

我避开娘那双焦虑的目光。我一看见这样的目光,就慌乱,浑身不自在。如同身体沾满了刚从地里打下的禾芒,火辣辣的。从农村回到了曾经魂牵梦绕的城市我的家,与家里人团聚了,而我的喜悦是短暂的。像这个季节的一杯开水,很快就凉了半截。呆在房子里,我站着吗?不知是我在家人面前晃动,还是家人在我眼睛里晃动,抑或两者都是。老老实实坐下来吗?我该坐哪里呀?我又不是一个秤砣,只要随便丢一处地方,那怕是不起眼的门角落里,也能做到纹丝不动,甚至表情仍旧,声色仍旧。可我是一个活物呵,一个在汉字笔划里,得以一撇一捺来完成的大写的“人”,我的这一撇,理应是长撇,热情洋溢,一有机会就喧泄内心的情感。而此刻,我这一撇呈波浪形,犹豫不决,缺乏安全感。而这一捺,成了带挑捺,天生的活泼好动,还略带了虚荣心、以及自卑感。我的屁股不是秤砣,倒是有点像磨盘,不停地转动着,家里那并不牢实的椅子、凳子就吱吱地响着、叫着,似乎是与我对抗着,把家里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娘就问我,又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说,没有什么啦!娘感到疑惑,问这问那?我早已经烦透顶了。任凭娘往下说些什么,我全当耳边风。或者,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我这不关风的耳朵,盛不下唠唠叨叨的声音。

我进入一种茫然状态,仿佛悬在空中不着地气似的,难受、且烦躁不安。娘摇头、叹息,我无语。感觉空气凝固似的,连一晌豁达的父亲眉头也皱了,在房子里踱来踱去……之前,娘对父亲说过,是得尽快找点什么事让他做做。父亲说:而今找份正儿八经的事还实在不容易,托了几个熟人去打听了,也没有结果。这话被我偷听到了。我知道,干饭肯定是吃不下去的。我也不愿意,也不甘心。我又不是案台上的菩萨,能让人长久供奉。我得自食其力呵,可我刚从农村来,什么也不会。一连几天,守在家里没有出门,憋着发慌。难免不引发父母替我急,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我的到来,无疑让家里更加拮据。倘若能找份事做做,能自食其力的话,不依赖这个并不富有的家,我也就在城里活得自在些,坦然些。我也急呵。可一没技术,二没文凭,要在这座城市里有模样地生存下来,是件不容易的事。我的一人失业,带给全家忧郁,气氛能不沉闷吗?连平日活蹦乱跳的老三也安份了,坐在凳子上不出声,眼睛东望望,西望望,不知所以然,干脆背着书包提前上学去了。老二开了个小店,也坐不住了起身走,他说,我守店去了。这刚吃完中饭,三兄弟剩下我这个老大无事可做。那些日子里,我读懂了成语度日如年,难熬!

这时候,父亲走过来,在我肩上拍了一下,说:你就出去走走,散散心,老闷在家里也不好。我嗯了一声,就准备转身出门。娘叫住我,要我把裤脚放下来,怎么能一边高,一边低的?进了城,就要整齐点,精神点,还搞得像个乡巴佬!父亲提了一双皮鞋给我换上,这是他平日里舍不得穿的皮鞋,一定要让给我穿。我脱下了那双解放牌军胶鞋,回头望了爹娘一眼,心里有点酸,也有点感动。我想:入乡随俗!进城了,要有城里人的样子。尽管我明知胶鞋跟脚,远比穿皮鞋舒服,但我还是换上了皮鞋,也不至于出门丢人现眼。

其实,我在乡下的时候,曾经穿过一双皮鞋,可我穿不惯。乡村雨天泥泞多,穿不得。天晴又尘埃飞扬,上脚就落满灰尘。还要间或打皮鞋油,挺麻烦的。可老二从小喜欢,不怕麻烦,常帮我擦得黑亮光滑。那时,我就干脆让给了他。可而今进城了,又得重新学习穿皮鞋,这种滋味,复杂中有无奈。

从四楼下来,我把楼梯两级并着一级,急骤而下,皮鞋发出了咚咚的响声,迎面而上的文斌回过头说:你干吗呀,去救火吗?楼梯都要被你踩塌啦!我这才意识到这栋楼上面几层是住宿,二楼是他们的办公区域,而一楼才是出租的商铺,我停下脚步,抬头腼腆地笑笑,表示对不起。只见楼梯间的墙壁上贴了一张打印纸,上面书写八个大字:办公区域,禁止喧哗。字迹工整,且有力道。我喧哗了吗?文斌分明是在暗示我,甚至是嘲笑我乡巴佬,不懂规矩。分明是这皮鞋的错,要是穿我的胶鞋,就是起跑步,也不会发出任何声响的。

是呵,进城几天了,我的确感到不习惯,处处受制于人。

之前,农闲了,我也间或蹓进城,那叫回娘家,天经地义,没有什么不妥的,父母爱惜我,千方百计做好吃的给我吃,还带我进影剧院看电影,我已经很满足了。玩了几天,忽然想起什么事,诸如栽的菜没人浇水,我就着急了,就无心逗留在城市,就想拍屁股走人。我娘就出来送我,有时还悄悄塞钱我。我就这样,一个人坐公共汽车回到我的村庄。我已经早就认了命的,我从来没有怨过父母,把我一个人丢在农村,他们也是力不从心。他们找过上级人事部门求过情,人家说,实在没有办法呵,何况,你家老二也超龄了,他只超了一点点,我们已经解决户口了。我父亲生怕人家说闲话,就劝我娘,算了,不要让组织为难呵。我娘哭了一夜,从那一天起,我就认了命呵。那时候,我曾想过,即使我能进城,弄到城市户口,初中毕业的我又能做什么呢?我想,与其在城里吃闲饭,不如在农村自食其力。别看我年龄不大,从浸种、育秧、犁田、耘地,到插秧、施肥、洒药,再到收割、扬场入库,农活样样精通,还是一个好把式。就这样,我一个人孤独地呆在村里又干了两年多。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我希望把农活干得漂漂亮亮的,把庄稼侍弄得像一部童话书,我从中寻找乐趣。我高兴起来,就把自己亲手种的蔬菜背进城来,让家里人尝鲜,分享收获。我父亲安慰我,慢慢来,迟早要把我弄进城的。把我一个人丢在农村,于他们来说,也是于心不甘的。

这不,我终于进城了,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从四楼到一楼,出门就是正街,街叫东茅岭,老地名,至于由来,我没有心事去探究。尽管我寄身在这条街道旁边,每天扫街似的来来去去晃着。街道上的店铺林立,我一个也不敢进,怕!怕人家服务员问我要买什么,我身无分文,站在人家的店子里又不买东西,占了人家的地方,讨人家嫌弃。何况,店铺里的服务员大多都是年轻妹子,穿戴整齐、漂亮,能说会道,眼睛扫过来,就感觉自己是垃圾,常常弄得自己的脸颊发烫。尤其店门口的时髦模特,有的还没穿衣服,或是穿了上衣,下面一丝不挂,就竖在那里,我不能去指责这些塑制模具,可我对这些店家的人很反感,怎么可以如此不文明,这就是城里人吗?从此,我讨厌逛街、进商场。我去看电影、爬山,到湖边骑马、散步,或看来往船只,甚至发呆。

记得第一次进城,我是坐大轮船来的。坐的船慢,便宜。我从青港码头到岳阳楼码头,花了整整五个小时。那时候,岳阳还是一座很小很古朴的城市,在我的记忆里,除了这码头边上的岳阳楼之外,能留在我记忆里的是金鄂山公园,老火车站(破旧、涌挤),还有天岳山影剧院、东茅岭影剧院,以及稍后的巴陵大桥。贯穿城市东西就一条叫街道的马路,我家居的东茅岭还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有新华书店、一医院、军分区、影剧院等,政府机关也在附近。我并没有看出城市的优越性在哪里?是街道上行驶的公共汽车吗,显然不是,我们乡下已经通了公共汽车,不稀罕。电影院吗?虽然舒服,但收费高让人心痛。我们乡下看的露天电影,从来是不收费的,过瘾。那还有什么呢,我说不出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城里人看不起我,开口闭口就是乡巴佬、乡里鳖。有一年,乡下邻居柳卫去韶山,途经长沙城的时候,对一个长得漂亮的长沙妹子说了一句:长沙妹子爱俏!那个长沙妹子恨恨回敬他:乡里鳖,耍流氓!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羞辱了他。柳卫就狠狠瞪了她一眼,谁知她走过来顺手扇了他一嘴巴,又从容离开了。柳卫觉得尊严尽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天嚎地的哭。这是柳卫第一次进城的遭遇,后来别人告诉我,我也看不起柳卫了,觉得他也太没卵用,这么被人骂了打了,还不敢回手。

我不去逛街的时候,就帮弟弟守店。店子忙的时候,我帮不上忙,闲的话,我更显得多余。我只是找一个落脚的地方,有个能陪我说话的人。实在没什么话题,俩兄弟就站在店门口猜街上来往车辆的车牌,赌车牌尾数的单双和大小,没有奖也没有罚,我却乐此不疲。

那次,百货商场搞什么庆典活动,很热闹,打出了许多彩旗,还放了不少气球。我口袋里没有银子,赶过去是凑热闹、捧场。我看见两个塑料模具的美女,还穿了喜庆的红旗袍,一模一样,站在大门口纹丝不动。永远微笑着,比我先前在小店子里看见的要舒服多了,像真的美女一样可爱。我甚至感到疑惑,这是模型吗,不像。这是活人吗?也不像,怎么不见她俩动一下呢?我跟自己打赌,想证实是我的感觉对,还是我的眼睛判断力对,我好奇地走向其中挨我稍近的那个,我从她前面看到后面,还是没有看出破绽来,就认定还是我的眼睛正确,这是模型美女呢,比真人更栩栩如生。我忍不住好奇,就伸手在美女的脸蛋上捏了一下,非常柔软,细皮嫩肉的。心想,城里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连模型都做得如此逼真,让人不可思议。这一捏不打紧,可问题是她居然笑了,还笑得那么灿烂,却把我大大地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呢,模型美女居然能笑,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可就在这时候,我身边的那些人都笑弯了腰,一个人说,看这个乡巴佬!另一个说:这是模特。我这才知道,我又错了,不是模型,是模特,是活生生的人。可她们为什么能站这么久也不动一下呢?我的脸刹地红了,羞涩地跑了回来,也不敢对家里人说起这件事,丑,丢人!心想,这座城市有太大的欺骗性。怎么可以用活人扮装模特呢?到底耍的什么把戏,我是没有看出门道来……谁知,有人在现场认出了我,偷偷地向我娘打了小报告,并添油加醋,说我当众调戏了美女模特,还差点捉到派出所去了。我娘不敢相信我会耍流氓,来责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如实地告诉了娘,娘说:以后冇事少到街上惹事生非……

晚上,父亲告诉我,打零工的事终于有了着落。说到电力局食堂帮厨,将来学到了这门手艺,可以自己开店面做厨师挣钱。我一听,不吭声。娘说:你还不乐意呀,这是人家大厨师给了很大面子的。面对进城的第一份工作,我的确没勇气去接受。我是个左撇子,怕人家不收?我父亲也有些担心,说真的差点忘了你是个左撇子,干什么都习惯于左手。凡是需要右手的活,我就使不上劲。在乡下,我最讨厌的活是砍柴,准备地说,是讨厌柴刀,那弯在右边,砍柴就必须从右到左,就把我这个左撇子难住了。虽然能勉强使用柴刀,但使不上力,更不顺手。从小,我娘无数次要我改过来,我娘还说,你将来长大了要吃大亏的!可我怎么也改不了这个与生俱来的习惯,一直沿袭下来。现在,有了一份工作我不敢去做。大厨师打电话来催我父亲,人怎么还没来呀,是不是嫌弃,还是找到了别的好工作了?我父亲这才向人家解释、道歉。谁知,大厨师一听我是左撇子,笑翻了。他说:“这有什么问题,我自己就是一个左撇子”。我一听,就来劲了,何况还包吃三餐,不包住宿,还有学徒工资,虽很少,但比起到外面学手艺,还要交学费强多了。于是,我立马应允了。

每天早上在五点之前赶到,这个对于我来说,没问题,我不怕吃苦。我四点多一点就出发了,天还没亮,街上除了环卫工人扫街之外,就基本上看不到行人。走过去,只需十分钟左右,每天,都是我第一个到。首先,学的白案。包饺子、做馒头、包子。食堂还有三个打下手的,都是女孩子。她们都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几个月,个个能干,只有我生疏。她们对我很好,处处关照我,没事的时候,就陪我聊天,告诉我学讲城里话,不会被人欺负。想起进城以来所遭受的委屈,我连连点头!

不久,大厨师来通知我,说我被后勤科刘副科长看中,做他的跟班。听人家说,刘科长是由炊事班长提拔上去的,现在分管食堂,每天还亲自踩三轮车上街买菜,大家都很敬畏他,让我协助他到菜市场买菜,似乎是一种提携。我们的大厨师对这个人特别殷勤,看见他就点头哈腰,可见这个刘副科长不是一般人物。从这天起,我就每天跟着他上一趟菜市场,三轮车自然由我来踩,他是领导坐三轮车。一到菜市场,我就被安排守车,他把肉类、疏菜买好一样,手一挥,我就跑过去提到三轮车上。菜市场的菜贩子都认识他,老远就有人很亲热地打招呼,他买菜不付现金,就写白纸条,可大家都当他财神爷,有人张烟,就有人点火,还有人拿扇子扇风,常常有人买饮料送给他喝。他喝不完的,就打包,有时也施舍一瓶两瓶给我。我舍不得喝,就带回食堂与那三个女孩子分享。后来,刘科长狠狠地批评了我,说不能带到上班的地方喝,影响人家的工作。大概一个月,他在食堂全体员工会上却表扬了我,说除了做好了本职工作之外,还协助他上街买菜,并给我发了一个奖状,让食堂的其它人羡慕得要死。殊不知,这种分文不值的荣誉来之不易,我是有苦难言呵。我来这里是来学厨师的,却被他遣得东奔西跑,一时去帮他买液化气送到他家,一瓶气不是很重,可要扛上六楼也不容易。一时又让我搬西瓜,送了他的家里,还有,要送他娘家一份,他兄弟家一份,我不知他这些东西的来路,可你不能这样折腾我呵。我看不惯他那三角形眼睛,显出阴森。想走,他不让我离开,说,只要听他的话,不管看见什么都当什么也没看见,有人打听什么就说不知道,将来解决正式工也不是不可能的。

治疗原发性癫痫的方法合肥专科治疗癫痫病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什么哈尔滨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