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诗意】江南(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一、

江南,是一行斜体行笔,是从雾里隐隐露着的。那里,烟雨重重,白墙绿瓦;那里婆娑迷离,婉转清扬……

江南,不是指偏居一隅的地域,也不是风情古镇,园林山水的缩影。它是一片土地中灵魂的汇聚和栖息,是被世世如一的文化和情怀所传承所养育。也会你初见它时,便会醉心于她那不可方物的美,而这一些,只不过是它表面的浮光掠影。她的灵性和味道是需要慢品的,催促不得,只有用火炉子大的时间熬上千年,才能将那份风情打磨得最为细腻和精致。

来到江南,别谈乌衣柳巷,秦淮浆声,也别聊青梅小酒,樱桃芭蕉。那些日常下的一帧帧剪影,勾勒不出江南的底色。你要去听,“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要去猜“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要去想“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这些浓情之态,不光流于表面,更因风,因景,情意无限。只有这些独立而又瑰美的句语,才能自如化身在江南每一处,精心,却不随意,优雅,却不流于俗。它们零散地飘在江南,组成一幅幅生动的山水画,来访者,可再次勾勒和填充,却绝不会因久处而觉得无趣。

江南的美,是鸟儿翅上的羽,古诗词中的珠玑。每一个点,都有一种传神的视感。江川上,她可以步态轻盈,翩跹若蝶,蜻蜓点水,直至青山过尽,千帆又来;小镇里,她可以杏花春雨,侧首看遍绿芜青苔院子。路过酒肆时,小二吆喝声忽隐忽疾;而明月下,她着一袭青衣,在银光渔火中,望穿灯火阑珊,吴侬软语,等来蓦然回首。

江南有太多美的元素,如过江之鲫,不胜枚数。初遇时,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柔,那份柔,体现出来的,就是婉约,精致,像烙在骨子似的,浑若天成。恰你打江南走过,可能会被一片桃花撞得生疼;可能会被一树蝉鸣给折腾的呻吟无力;可能让满天红叶给刺激得惆怅不已;也可能在冰寒中见惯物什香消玉殒。这个过程里,不光要你的眸中情意萌动,还要你放开身心,以灵魂与她的气息相知,相融,然后体会她的悲欢离合,感她的风花雪月。你才会知道,她的柔性是经历多少轮回变迁,人事别离后,才不由自己的弥漫开来的。

但江南的柔绝不是一只色釉瑰美的青花瓷,她也不是一节芍药,前者一碰就碎,后者一折就断。她是扎根于泥的莲,在最坏的年代里吐露最迷人的芬芳,在那些黑暗,臃肿的时光下,扎根,生长,用生命呵护绿叶,花苞,直到满园亭亭净植,香远益清。她的美是一抹不经人手的清丽,像晚云归于流霞,春风融入山川,无声无息,只有把灵魂的包袱卸下,细细感知,才能懂得那是一份怎样的馈赠。

要知道世间一切,有因便有果。就像你种植玫瑰,不会开出牡丹;栽下谷穗,不会长成小麦。如此这般,生命才不负如初。江南之所以为人津津乐道,可不是仅依靠物件,外表。它更多的是依赖人民,依赖文化。

那么,江南之于土生土长的人,又或者之于惊鸿一瞥的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风情呢?是鱼米水乡,“稻花声里说丰年”,还是南园里“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归。”又或者是喜那一分流水,一池萍碎,一分尘土。

那些痴迷吴浓细语,秦淮伶仃的人,和登高渺远,临江睹帆的人大抵都是一样的,他们以游乐,踏青的方式去遇见江南,去流连一花一木的美丽,然后情才并施,风雅俱上。

这些惊鸿,美丽的光景和事物,是江南独有一层彩衣,你想细致感受她的温度,又怎么会是短暂风流呢?

所以,江南在土生土长的人眼里,和外来者还是是天差地别的。

二、

江南,是我心口的一隙流光。她在时光的梳理下,随我一起成长。

少时,我拾一手镰刀,割出谷穗;谷穗里有她的一剪春风,掠过眉梢。周围绿芒溢满,一颗颗堆积在一起,像潮水涌来。那是我第一次对于生命有了神圣的虔诚感,不仅关于温饱,更多是关于赐予。这赐予从小到大,包括空气中的芥子,包括一草一木,脚下的泥,一环又一环,让生命在足够丰润的条件下,茁壮成长,开枝散叶。而生养我们的这片土地,便是属于江南。

后来离家,各地飘零。历经人世,也知晓世态冷暖。但心底还是觉着靠南一点待着,总是比靠北待着舒服。靠南的山青,靠南的水绿,山青下,有一卷炊烟袅袅升于天际,水绿中,萍碎起伏于波光粼粼间。还有那些面孔,熟透了的“陌生人”,执锄,采莲,种茶。他们的肤色像极了泥土,也像刚熟的橙子;他们的茧巴爬满了掌心,脚底。记得,有一群游客询问采茶大娘怎样进山,他们要去看云峦下的风光。其中有一个女孩,想尝试背一下那背篓,体验采茶人的新奇感,结果怎样都抬不起来,抱怨这份工作的辛苦,而大娘是顺手抄起,边走边说:“这些茶养育了子子辈辈,它们铺满山野,我们看它的蕊,枝,你们喜欢它们的色,味。”

江南如果是一幅山水画,他们就是其上的浓墨,不可或缺;江南如果是一只刚出炉的青花瓷,他们就是其上斑斓的色釉,姿态万千。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南养育的就是一方细腻,感性的人。朴素,性子里恬淡,温雅。他们在这块地上耕种,传播,休养生息。代代如此,以致如今,骨子里的那份婉约,一目了然。

江南美,人更美。云霓锦缎,华裳罗服,再加上各色胭脂,发髻,打扮在弱柳般的身子上,婀娜步态,便是寻常的女子,也可倾国倾城,何况江南素养美人,那都是玉做的胚子。

江南擅生养。养出来的山水,人儿都是一副好模样,然后在时光的雕琢下,精益求精。这一切,离不开土地的恩赐,也离不开江南人的勤劳。日出而作,日暮而息,与山水交融,与自然合体。所以江南是物,也可以是每一个人,彼此间,早通尘缘,心有灵犀。

这里的人儿性子太柔,心思细,情意需要慢慢温热,热了,一辈子暖在心口。这里近情,而淡利;更重友,而淡名。你要是来,只用一尘时光,便悄然离去,有些不近人情,更伤人心。

江南,有些小性子。这一时迷离,曲径通幽,下一刻立马风致动人,沉鱼落雁。有人倚阑干,风尘尽阅,临水照花;有人入歌楼,红烛罗帐,推杯换盏。

我想,正是这般千种风情,才是来访者络绎不绝,门庭若市的原因。因此,对这一点,我爱得极深。

但来了,如果是走马观花,那些独属于江南的风情和滋味,又怎能一下子融入骨髓呢,怕是刚沾上衣襟,转眼风便吹落。江南的美,是风光与民俗、百姓融合在一起的,物因人美,景凭地贵,若是迷恋于这短暂的惊鸿,等年岁到来,花谢物陨,只会是恍然若梦。

江南,对于来访者,可能是短暂的良宵一刻,也可能是朱砂痣,眉间雪,触着,便一往情深。但对于当地的人,她是泥,是风,是谷穗,是流水。她就在四周,是生命的延伸,是灵魂深处那片蔚蓝、神圣的底色,与当地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你若想思量余生,便来江南一探究竟,你若是打马路过,最好就此驻足不前。因为我怕你的灵魂无地安放,随处飘零。

所以你来时,最好带上细软家当,我给你找个静谧小屋,然后泡上茶,你坐一边,我坐一边。空气中有着氤氲的清香,深吸一口气,再吐出,然后我再和你唠嗑唠嗑。

要知道江南,我还才开始讲啊!

癫痫患者的寿命会受到影响吗西安的医院哪家治癫痫更专业?宝宝得了癫痫病怎么治?沈阳哪治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