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些年,那些坏(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语录

娘是个极其节俭的人,针头线脑收拾在大(父亲)编的一个小箩筐里,锁进了炕上放着的炕柜里头。娘把钥匙揣进贴身的衣服兜里去队上挣公分。我看着锁子锁起来的炕柜,心里充满了对娘的抱怨:不就一股股烂线嘛,天天锁起来干啥?

我十二岁,看着家里的弟弟妹妹、牛羊鸡狗,我想缝个沙包,缝个布娃娃,我还想给布娃娃缝两身衣服。但是娘把针线和布都锁起来了。娘以前是不锁的,前一段时间我把娘的一块大花布剪了,准备给妹妹缝个花裤裤。结果花裤裤没缝成,却把娘的一整块布剪的乱七八糟,线更是浪费了好多根。

娘回家一看,气得衣服襟襟乱颤,那可是娘留着冬天给妹妹缝花棉袄的布,就这样毁我手里了。娘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打得我的屁股青一道紫一道。再出门她就把针线都收拾到一起锁起来才走。

但是我太想要个沙包和布娃娃了,我抱着妹妹给三奶奶拣了一下午韭菜,三奶奶给了我一块比手帕大的花布。可是没有线,我的沙包和布娃娃还是缝不成。我想乘娘不注意偷几根线,或者看娘哪天忘了锁炕柜,但是娘的记性始终很好,我揣着花布等了很久也没有让我的鬼心眼得逞。

那天早晨娘上工走了,我在叠被子,突然发现被子上的引线是两股。这个发现让我兴奋不以,我用剪子轻轻剪断一股慢慢抽掉,再剪断另外一行上的一股抽掉。整个被子上我抽出来五根长线,而剩下的那股线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我为自己的聪明激动得不得了,乘娘不在,赶紧缝我的沙包。布太少了,缝得沙包和鸡蛋差不多大,剩下的也不够缝个布娃娃,让我遗憾了很久。

剩一股引线的被子几天就断线了,棉絮散落的不行,娘只能重新缝被子,娘一边缝一边骂:这几个土匪,晚上不好好睡觉,看把被子蹬成啥咧?…

沙包耍了一段时间,就耍腻了,看见邻居家的孩子在玩鸡毛毽子,心里爱得不行。但是做鸡毛毽子要麻钱,要针线和布,还要鸡翎膀和鸡毛,而这些我一样都没有。

阿喜也想要一个键子,我说咱俩自己缝,她说咱没麻钱啊,我说你有针和线吗?她说有。我说麻钱我想办法,针线你想办法。她说咱们没鸡毛啊,我说先弄来麻钱和针线再说。

姨娘家有一小罐罐麻钱呢!我要两个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姨娘家离我家还有七八里地呢,咋办?正想呢,舅舅骑着自行车来我家。娘嚷着让我给我舅舅泡茶,做饭,我给舅舅泡好茶,出来偷偷骑上舅舅的自行车一个蹦子去了姨娘家。要了两个麻钱慌慌张张就朝回骑,下坡的时候自行车刹车不好,像一匹马一样冲了下去,一头栽在路壕里,我被撇出去多远,摔在旁边的洋芋地里,把人家的地打了一个坑。爬起来一看没受什么伤,赶紧看舅舅的自行车。一看坏了,自行车一面的脚踏子碰得扛在护泥瓦上。唉,这要让娘看见,我的屁股又得开花,咋办啊?

一回头看见手边有一块石头,想也没想就拿起来从三角架伸过去砸脚踏子,嘿嘿,你还别说,几下就给砸端正了。我骑起来继续狂奔回家。进门娘一顿好骂,说不给舅舅做饭上哪里疯去了,要不是舅舅等着吃饭,我又能挨一顿打。我停好自行车奔向厨房,赶紧给舅舅做鸡蛋长面。

送走舅舅我急忙去找阿喜,三两下就缝好了毽子的底座,中间把鸡翅膀上的粗鸡翎膀剪上半截空芯的,一端劈成三部分,用线固定在底座上,一边保持完整等着插细小的羽毛。细小的羽毛又在哪里呢?

正发愁呢,阿喜家的芦花大公鸡“咕咕”的开始唤母鸡。我招呼阿喜对这只公鸡连追带堵,好不容易抓住它,我们俩仔细对比哪里的鸡毛好看。最后一致觉得鸡脖子上的最好看,好吧,大公鸡,就你脖子上的毛了。

等我们俩把毽子穿起来,这只大公鸡脖子上基本没剩几根毛,大公鸡的惨叫惊得其它鸡四散逃窜,我们俩装作没听见。把鸡放开时,这只鸡有点不会走路,呆头呆脑得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干什么!

阿喜的娘下午回家问阿喜鸡毛怎么不见了,阿喜说,和其它鸡打架打输被对手啄光了。……

大(父亲)那一年春天养了一窝兔儿,白得和雪一样,大爱得不行,想尽办法伺候这些兔儿。

不久兔儿又生了一窝小兔兔,一样的雪白,大高兴坏了,照这样下去,到秋天还不得满院子跑得都是小兔兔啊!大天天关注着他的兔儿,希望早一点看见兔兔满院。

有一天早晨,大起来第一件事情还是去看他的兔儿。结果看见兔窝像被土匪抢了一样,大兔儿被咬死了,小兔儿失踪了,到处都是血和散落的皮毛。大看见这样的情景气疯了,一下子就联想到老田家那个偷吃狗。肯定是它吃了小兔兔,咬死了大兔儿。

愤怒的大掮了个镢头去找老田家的狗算账。那只狗睡得二哩糊涂被大和老田吵架的声音惊醒,不知道这两个人大清早为什么这么大声音。

大坚持说田家的狗吃了他的兔儿,老田坚持说狗一晚上都在,两个老邻居互不相让。后来老田气得也不行,就说:你既然非说我家的狗吃了你家的兔儿,你就把狗打死给兔儿抵命去。

老田这是气话,心说你咋也不能打死狗给兔儿抵命吧?可大实在太爱他的兔,听见老田这样说,抡起撅背就照着狗头砸下去,而且是连续砸了几下。可怜这只狗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打得昏死过去。老田一看大真的把狗打死了,不由得气笑了,说:没想到你真和狗较量啊!

好在那些年狗不值钱,大把人家的狗打死也就打死了,老田把狗用车子拉到一个壕沟里倒了,叹口气:你说你,净让你的嘴把你害了!

这件事情到这本来就结束了,可三天以后,那只狗居然摇摇晃晃爬出了壕沟,又摸回老田家去了,惹得一村子的人大笑,老田看见回来的狗也大笑:你个狗东西,命真牢!

狗活过来大再没有二遍找上门去,大的兔儿到底是不是这只狗吃得谁也说不上来。大后来和老田做了儿女亲家,那只狗也活了好几年才老死。

广娃娘的眼睛经常水嚓嚓地,总好像有淌不尽的眼泪装在眼眶里。也难怪,广娃娘怀着广娃的时候广娃大就去世了,留下这孤儿寡母在世上挣扎着活着。

广娃娘过日子唯一的指望就是几只下蛋的老母鸡,所以她把老母鸡看得比广娃还重要,广娃老看着一个个鸡蛋流口水,但是鸡蛋总也吃不到他嘴里,广娃有时候乘娘不注意偷一个出去在野地里烤着吃,那味道只有一个字:美!

但是有一天偷鸡蛋的广娃被娘抓住了,一顿棍打得广娃三天没爬下炕。从那,广娃心里给娘记下病了,也怨恨起那几只老母鸡。广娃和娘不咋说话,一闲就跑到外面村子偷鸡摸狗,日子过得比在家舒坦。广娃不太回来了,只看见见广娃娘一遍又一遍的擦眼睛。

这一天广娃闲逛回家了,看见那几只老母鸡,难得的对娘说,宰一只吃肉吧!广娃娘说不能宰,鸡正下蛋呢!广娃冷笑一声,摔门而去。

广娃娘下午回家,一眼就看见一只老母鸡在墙根不动弹,跑跟前一看,已经死地硬邦邦的。广娃娘大哭,这时广娃也回家了,看见娘哭,不但不劝阻,还说:哭啥哭,你不是说让鸡下蛋吗?硬是下蛋累死了。广娃娘哭得更厉害了。

多年以后,广娃已经不是那个游手好闲的广娃,他学了装修的手艺,混成了小老板。也知道孝敬娘了,他给娘买了一群小鸡娃拉回来,拉着娘的手说:娘啊,当年儿子糊涂,你不给我宰鸡吃,我就摔死那只老母鸡气你,现在我买了一群赔给你,希望你原谅儿子。

广娃娘又一次想哭,但看着满院子欢快的小鸡娃,她又欢喜地笑了……

几个娃娃半夜四点半就起身了,说是要去上学。上学的路很远,要翻一座山,还要趟条河。九月的天气已经冷了,他们一人抱一捆胡麻柴,边走边点火照亮。

就算路很远,但是也不需要四点半就起身,他们揣着昨天就计划好的目标顶着黑暗出发了。一路行走,不是点了人家堆放好的洋芋豌豌,就是把人码放好的秋田捆捆搡倒,还猜测明天主人家看见时的惊讶,肯定想不到这是他们半夜里干的,一定有鬼!想到这,他们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快接近那户人家时,他们几个默契地保持了绝对的沉默。按照昨天商量好的留两个人望风,其它人搬开人家栽着的黑刺根,爬进去。爬进去干嘛啊?这户人家种了一园子红萝卜和白萝卜,长得绿油油的。早晚路过看见都馋得流口水,可那个黑脸老汉天天下午坐在路边看着,也没有要给一个的意思。还不让他们看,大声的呵斥他们让快走开。好像看一眼就把他家那一片萝卜看没了。大家气坏了,三要不如一偷,明天起个早,一人拔他两个下馍馍吃。

爬进去的娃娃被黑刺扎了也不敢吭声,急急地摸黑揣着拔萝卜,胖的是白萝卜,细的是红萝卜,一样一人两个,数着数拔,咱说话要算数,说是一人两个就是两个。

拔好萝卜扔给外面望风的,他们又爬了出来,把黑刺给人复原好。心才放到肚子里,一人拿着四个萝卜去河里洗泥,害怕主人家天亮发现,拧下来的萝卜叶子直接扔河里,让顺水飘走。河水真凉,洗干净萝卜撩起衣襟擦干水装进书包,大家都觉得自己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到学校还早呢,校门都没开,掏出一个萝卜一个馍馍坐在校门口吃了起来。萝卜太大了,馍馍吃完萝卜还有大半个,还吃得人肚子里辣呼呼的感觉,唉,想象中的美好萝卜味好像不是这样的。再一看年纪小的那个娃,怀里抱着半截萝卜靠在学校院墙上睡得啥都不知道。

下午回家时更愁,萝卜装挎包里真重,背回家给家里人咋说啊?说自己半夜四点半起身就为偷人家两个萝卜啊!唉,看娘不揍死!

癫痫患者四肢强直怎么抢救武汉专治癫痫疾病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治癫痫作用好的医院有哪些常见的老年人癫痫药物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