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军警】水韵全椒──潺潺流影伴心驰(散文)

    水能载舟,水能涤垢。一次的人文邂逅,数载的全椒梦忆,那潺潺水韵流影的画面,总会在夜阑人静之际,不经意地在记忆深处飞驰。一场1991年大陆华东大水灾,牵起了两岸的慈济情缘;一次的2009...[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情书】柔柔心思软,眷眷江南情(散文)

    对于江南,对于文字,我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一池水墨,几簇莲花,偶有游鱼莲叶间嬉戏,清风拂过,荷香细细,此时,顿觉诗意深深。几瓣桃花,一帘烟雨,总叫心底柔情依依。江南的四季,染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隐私(散文)

    提起隐私,我要说的这件事一直是我不愿提及的,与其说害怕别人知道,还不如说我一直在逃避这件事情。可是,任我怎么逃避,它依然就那么固执地存在着,仿若一块石头,沉沉的压在我的心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阳春三月醉意朦胧(散文)

    东北的春天多风,尤其是我居住的小城,离内蒙有点近,大风一起,科尔沁的沙子乘风而至,遮天蔽日,昏黄一片。出门在外的行人迎风斗土,如待煮的粽子在沙海中漂浮,嘴里含着土、身上披着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银杏树(散文)

    因村头一棵古银杏,外婆村故名公孙铺。银杏寿命长,生长缓慢,一个人栽下树苗,到孙辈才能开花结果,又叫公孙树。外婆村那棵银杏,树干四五人合抱粗,五六丈高,挺而直。树桠四面伸展,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怀念婆婆(散文)

    每次打开冰箱,我就想起婆婆来。婆婆离去已经快四个年头了,一直心里念叨着要记下些什么,一直未曾付诸行动。今天,是重阳节,难得在家煮顿饭吃。老实说,已经半月没有在家开火了,打开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梦】素描·城市(散文)_1

    一个人尝试着离开,从近的地方开始,到远的地点定居。对于城市而言,我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象征着一个符号,一个质点,一个不被人忆起的某个故事的鸡肋情节。所以,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天涯]泥墨翩翩,窗雨声声!(散文)

    泥墨翩翩,窗雨声声!白日烈焰,透不过气,夜里凉爽用雨水斟满酒杯,敬天长地久,敬你我逃不掉的人类情感!推算流年往事,叔叔一目引起“你不见了……”——题记。《道昔》: 白日扇炎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拍苍蝇断想(散文)

    退下来以后,哪里都不想去。这到不是因为自悲自贱,而是觉得大家都挺忙的,不便打扰别人的正常工作。譬如教育局,熟人自然多,各股室的股长、副股长,主任、副主任,有不少还是自己的学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忏悔记(散文)

    从小我就爱跟我妈对着干。她说要学会叫人,“嘴巴乖点”,我有时偏闷声不响;她说学校的兴趣班可以不上,我就大哭不去上学;她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让没考好的我读一中,我昂首挺胸走进另一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