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菊韵】 泸沽湖之行(散文)

         一、在雅西线上   入秋以后,突然萌发了出去旅游的愿望,恰巧,泳友在群里讲,有人组团去游泸沽湖,行程四天。于是乎,我积极报名,约上三五知己,一行二十一人,三十号早上五点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芦花(散文外一篇)

    【芦花】爹爹还没盘算好,妈妈就生了一大炕娃娃。他只好盘算接下来要盖一大排房子。爹爹和妈妈提前好几年就开始准备盖房子的事了。门口的那些檩子、椽子自从我记事起就那么堆着,树皮一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故事里的故事(散文)

    父亲历来就是个很善良、很同情弱者的人,又是个刚正不阿,好打抱不平的人,一句“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的增广贤言,常是他教育我们的口头禅。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跟着父亲...[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屯里人昔日的元宵节(散文)

    乙未羊年的元宵节,对于我来说,过得是最素淡的,但却是非常快慰的。下班回到家中,老伴已经做好了饭菜,我们边吃边聊。尽管民俗中对这个节日大家都很在意,可恰逢星期四都正常上班,如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去找一只蝴蝶(散文)

    这个夜晚,连续好几次,我把书开了又合,合了又开,好像找不到一个充分的理由或某种毅然的激情去触摸那些文字。我合了书,一声来自自我深处的叹息,从两瓣嘴唇和鼻孔里涌出,这声叹息引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友情】友情如水(散文)

    上个周末时,外出办事遇一位朋友,聊起过往的一切。她感慨一番后,问我曾经的好友最近如何。我竟语塞。最近如何,我该如何回答?我跟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联系了,我都无法想起。关于她,记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拔牙(散文)

    早就听村民们说:牙痛不算病,疼起来要人命。总以为是故弄玄虚,危言耸听。也见过牙疼患者那痛苦的表情,甚至有的半边脸都肿涨起来。总觉得小事一桩,何必大惊小怪!有些幸灾乐祸!也许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短文学】年的魅力,年的召唤(散文)

    一缕缕红红火火的火焰在天边燃烧。灰白灰白的天空开心的脸上不知何时上了红红的浮云。于是,年就在此刻召唤着我。听,年在召唤。看,年在舞蹈。年是一首歌,悠扬清脆,像林间的鸟儿清晨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青羽】草鞋:草木昨日路

    摘要:熟悉一双草鞋,就像熟知乡村过往的那些时空,每一束芦荻都含羞地、密密匝匝拥挤在一起,母亲用针用线完成她们生命中最后的交集。芦荻是轻盈的,芦絮是温暖的,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螃蟹的故事

    一  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望,让爷爷再吃一次真正的螃蟹。  对于螃蟹名字的熟悉是听爷爷讲故事,爷爷年轻时曾经在天津做过布店掌柜,后来因为...[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