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童年的趣味儿(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你知道,年龄到了这个份上,朋友几乎没有,几个相处的人凑在一块儿,不是喝酒就是娱乐(打打牌或唱唱歌),真心交谈几句实在不多。俺素不合群,生性多疑,不善交际、不喜欢人多处高谈阔论。于是,与人来往越来越淡,只得经常坐在电脑前,浏览网页,幻想明天,任思绪飘扬,自觉不自觉想起经历过的往事,看来俺真老了。

其实,我们这辈年少时候,除吃饭穿衣格外困难外,业余生活并不单调,还是有很多趣味儿的。譬如挖墙洞掏捉蜜蜂儿,用草帽扣捕白蝴蝶、花蝴蝶,墙角松软土里抓“磨磨牛”(土里面生存的一种小虫子),斗“黑毛驴儿”(蚂蚱的一种),捡拾“呱呱牛”(蜗牛的方言别名),压住“粘将”(一种昆虫)身体一半,听它“叭、叭”清脆的声音,更有趣的是有一种叫“土狗子”的蜘蛛,用小木根围堵起来会像小狗一般“汪汪汪”叫唤,天气要下雨的话,便掏开蚂蚁洞,看看蚁后肥硕迷人的倩影。再就是用弹弓打麻雀,弹玻璃球儿,打三角板,盖房房,人多时“玩电报”,下雨后修水渠堵小河,叠小纸船,弄点儿圆珠笔芯油墨作动力,让小船顺水漂流。真的,那时玩起来确有情趣儿,让我们乐不思饭,夜不归宿!

夏秋季节,瓜果成熟,我们经常去做“小毛贼”。记得一个大热天中午,我和一位邻家小哥偷摘来别人家一衣兜青涩小枣,被主人发现后,躲藏在一堵矮土墙后面,吓得瑟瑟发抖,挨了人家整整一个中午的泼骂!长大一些后,跟了几位大哥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去偷摘他人的绿毛杏儿!几位大哥哥急匆匆走着,我揣着“怦怦”的心跳,默不作声悄悄跟着,内心极其害怕恐惧。到地方了,他们前去“作案”,我则站岗放哨!好长一会儿,听不到丝毫动静,只有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黑夜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我便使劲咳嗽了几声,暗示有人发现了,赶快逃走。果不其然,几秒钟的时间,大哥哥们就像兔子一样麻溜溜的冲回山顶,气喘吁吁地问人在哪里。回来的路上,他们说刚刚上到树梢上,如果晚一分钟就会摘到好多好多的毛杏儿,够吃一晚上的。结果当然是“战斗礼堂一场空”,啥也没有捞到!还有一次做“贼”是去偷生产队的瓜。那时的瓜长得又大又圆、又甜又脆。我和尕哥趁着人们午睡,背着小背篼给猪拔青草。天气炎热难耐,我俩拔着嫩嫩的青草,来到生产队的瓜地。其实那瓜还没有熟透(后来听看瓜人说的),一人抱起一个大瓜(忘记是籽瓜还是西瓜),装进小背篼里,用青草掩盖住,神不知鬼不觉回到家里,关紧门(父母亲下地干活去了),就使劲砸开、掰碎,狼吞虎咽。不料正吃的起劲时,我家院子(没有大门)里忽然传来一个老头儿的粗野叫骂声,手里似乎提着一条鞭子或者一根木条,说是瓜被人偷了,还喊出小名,让我俩出来!我吓得钻进了我家唯一方桌下面,哆哆嗦嗦、战战兢兢,我尕哥像一个木头人似的,脸色苍白,眼神痴呆------好长好长时间,才悄悄的打开一点儿门缝向外张望。

冬天其实最好,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大雪飘飘,家里不生火,冷得跟冰窖一般,与其在家挨冻,不如出来玩耍,反觉热火朝天。俺喜欢做一个小火炉,用土块(父亲打制用来砌墙的坚硬土块)半截,方方正正,削去粗边,弄圆滑一些,掏空中间部分,一边下方钻开一个小洞当进风口。里面煨满干驴粪、羊粪蛋子,从破旧的衣斗襟里撕出棉花(不可多撕,衣袖空多妈妈会骂)做引火的引子,用偷来的洋火(火柴)(那时珍贵,妈妈往往保存很神秘)点燃,用小嘴巴使劲吹气,火苗出现,便单手托着小火炉,迎风拼命跑,利用风力,让小火炉燃烧起来。运气好的话,小火炉冒着浓烟,火苗很快蹿出来,火炉烫的端不住。于是,放在地面上,双手笼着取暖,怪能消磨时间的。当然,大多情况下,衣袖里的棉花撕取的差不多了,洋火用光了,火炉依然冷冰冰的。我想那时的脸肯定烟熏火燎,黑不溜秋,只好灰溜溜藏好小火炉,悄悄回家(母亲刚刚下班回家)帮妈妈烧火做饭,可洋火却死活找不见踪影,就呵斥着去邻居家讨借。

印象中最感兴趣的玩具当是曾多次使用过的那把小手枪了。小时候,很是看过几部电影:《双枪李向阳》、《地道战》、《闪闪的红星》、《洪湖赤卫队》、《红色娘子军》、《地道战》、《地雷战》、《苦菜花》、《小兵张嘎》、《铁道游击队》、《血战台儿庄》、《林海雪原》、《红日》、《烈火中永生》、《黑山阻击战》、《上甘岭》《奇袭白虎团》、《平原游击队》、《南征北战》、《侦察兵》、《渡江侦察记》、《红雨》、《两个小八路》、《保密局的枪声》、《智取华山》、《从奴隶到将军》等战争片,指挥员往往用一把精致小巧的小手枪指挥战斗,别提有多威风啦!于是朝思暮想,有一把该多厉害呀。

自然而然,用粗硬的铁丝弯成小手枪模样,把废旧自行车链条拆下来,一个挨着一个穿起来,最前面的链条上专门用铜箍铆接上一个炮筒(子弹壳,最好是机枪或半自动冲锋枪的,步枪的太大,浪费火药。炮筒比较珍贵,自家往往根本没有,必得向小伙伴低三下四讨借),用橡皮圈(自行车胎皮)作动力,一道没力,一般双层,三层太厚,拉不动。用细铁丝扎好各关节,按上扳机,一把小手枪制作成功,可以拿着笑傲江湖,显摆显摆,耍耍威风了。

最严重的问题是,弹药严重不足。首先必须有充足的洋火做引信,才能引爆火药,子弹(火药里混装进去几个铁珠)射出很远。火药根本无法找到,只有极有能耐的小伙伴不知从哪里倒腾一些,但绝对自己使用,从不送人。一是紧缺,二是存在严重隐患,大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告诫,枪筒会爆炸,特别是瞄准时会炸瞎眼睛,曾有邻近村庄的人制造土枪打猎,把自己炸死的事故发生过。洋火,真是稀缺宝贝,妈妈生火做饭都往往没有,要知道那时一盒洋火2分钱,家里恐怕也翻箱倒柜也寻不见1分钱,实在贫穷不堪,无法想象!全凭妈妈喂养的几只鸡下蛋才换来必须的盐,油酱醋或有或无。你想,还哪来几分钱购买洋火,岂非痴心妄想,异想天开!

于是,洋火成了日夜渴念的重大军用物资。唯一办法还是偷取妈妈的专用物品,一次不可多取,三五根,保证妈妈生火时够用。可三五根,运气不好的话,连一枪也打不响便宣告结束。经常只能拿着没子弹的手枪做样子,耍威风。记得有年过春节,妈妈给了一毛钱,高兴的了不得,一下子买了五盒,连着打了好几天,过瘾极了。一个小外甥,挺好奇,围着转圈儿,要打一枪玩玩。我当然舍不得给他,跑得远远的,拿枪吓唬,说装了子弹,会爆炸,并且站在远处向他瞄准开了枪,“砰”一声,火柴杆儿竟然扎进他脸上,鲜血流了一脸。我吓坏了,赶紧把枪藏进隐秘处。好在那洋火杆只是扎进脸皮,没打进眼睛,用棉花擦去后留下了一点儿疤痕,从此再也不敢拿枪指人了。最严重的是又一次早晨上学途中,天刚麻麻亮,三五个小伙伴一路走着,我拿着小手枪比划,打了好几次,总也不响,于是围在一块儿查找原因,突然一声惊天巨响,枪筒冒出一股浓烟,铁珠子飞出老远,幸好没有对着人,不然,肯定会打个半死,我又一次吓死了。中午放学回家偷偷地把枪藏好,再也不敢拿出来玩耍,后来就不知道我的小手枪结果咋样了,直到现在。

现在回想,童年的趣味儿还是挺多的,只是有点苦涩而已。

治疗癫痫比较好的药北京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南昌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