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徽州的桥(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剧本

很想和人说说徽州的桥。

那都是一些老桥,坐落在徽州的风景中,画一样静默。不知为什么,徽州老桥的美,总给人一种地老天荒的感觉。常常是车子在行驶之中,路两边的风景一掠而过,蓝天白云,树木瓦舍,在山区的阳光下,水洗一般的清彻。突然,老桥出现了,先是远远的,彩虹一样悬挂,等到近一些了,才能看清它那苍老然而优美的跨越。这时会有一些并不宽阔的溪流,在窗外潺潺流淌,远处有农人在歇息,牛在吃草。

你不会知道这是一条什么河,也不会知道它最终流向哪里,在徽州,这样叫不上名字的河流溪水遍地流淌,数不胜数。而且徽州的水,也和徽州的山一样,有高屋建瓴之势,就像清代诗人黄仲则所描绘的那样:“一滩复一滩,一滩高十丈;三百六十滩,新安在天上。”一位休宁的同志告诉我说,仅在休宁境内,就有大小河流237条。所以人在徽州,最能够感受到山水萦绕的美好。

也因此徽州境内,才布满了桥。

一些著名的桥,在练江。歙县城内,有河流自北往南,穿境而过,这就是练江了。练江由富资、布射、丰乐、扬之四水,于歙县城北汇合聚集以后,经西门南下至浦口,再与渐江汇合,就是新安江,所以说练江也是新安江的上游。据民国《歙县志》记载,清末仅歙县一县,就存有各式桥梁441座,占徽州古桥总数的四成以上。古人说静江如练,可知练江天生是条宁静澄碧的江。除了每年的六、七月份,正当汛期的时候,练江始终波平如镜,清澈见底。练江也是一条短暂的江,仅6.5公里长。但就在这样局促的流程中,练江却负载了九座桥梁,其中著名的有太平桥、万年桥、紫阳桥,合称古歙三桥。都是中国传统的石拱桥,远远的,就能看见它特有的长虹一般的造型,优美地跨越在练水之上。太平桥位于富资、布射、丰乐、扬之四水汇合处,在从前的日子,它是婺源、祁门、黟县、休宁进入徽州府治歙县的必经之桥。就是今天,也仍然是黄山市的交通枢纽,有三条公路干线交会于此:往东北通向长江边的重镇芜湖,向东南抵达浙江省会杭州,朝西可达著名的瓷都景德镇,而经岩寺往北,则可以到达“风景天下绝”的黄山。这是安徽境内最大的古石桥,桥中心原先有亭,两边立有碑记,亭内供奉佛像,解放以后,为了便于汽车通行,将碑亭拆去了。

在桥上建亭,或是建廊,歙人称之为桥屋,现代刘敦桢先生命名为“廊桥”。是的,廊桥,美国“廊桥遗梦”的那个廊桥。歙县古廊桥尚遗存有十多处,著名的如北岸的北溪桥,许村的高阳桥等等,都是非常非常美丽的桥。

那一天流连在西溪的高阳桥上,是大约下午三四点钟。本来我们在村里拍摄它的跨街牌楼时,天就有些想下雨的意思,所以刚上了村子中间跨溪而建的桥屋,雨就下来了。高阳桥为宋末元初的处士许友山捐建,最初只是一座石垛木桥,明弘治年间重修,改成石拱桥,并建桥廊。廊七间,通面阔21米,进深5.3米,走进去后,有很宽敞的感觉,并不觉得是在桥上。两侧都置有坐凳,也许是因为不知经了多少朝代、坐了多少人吧,这些木质的坐具都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南侧有袅袅的烟火逸出,过去看看,发现是一座清顺治年间设置的紫铜莲花佛座,上面供奉有观音像。莲座与观音,也都饱经沧桑了。现在村人们有个小病小灾,仍然来这里烧香。北面是圆形的天窗,当地人称“漏窗”,有太阳的日子,会有阳光漏泻进来。而现在,只有一点微弱的天光。这使得廊桥因此有了一些特别的意韵,那种被称为氛围的东西更加突出了。因为下雨,廊两边的坐凳上坐满了人,有一些是做田回来的农民,将农具靠在廊上吸烟;更多的,是雨前就来此闲坐的老人和孩子。

有小贩在卖糖。

在过去,廊桥属于水口,是村民们歇息娱乐的地方。廊上的龙凤彩绘,在雨天里有些暗淡,廊桥两端的阶梯式三山封火墙,也有些雨意潸潸。我们站着,看远处烟雨蒙蒙,青山、绿树、山里人家,还有雨中茫然的牛,都因绵绵细雨而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朦胧感。桥下的流水声这时也由潺潺一变而为宏大,一种山区才有的声响,渐渐充斥于天地之间。

在平原,即使是在雨季,也不会有这样充斥于天地之间的水声。

据村里的老人说,在徽州以及外地,三处比较有名的许姓村落,都建有“高阳桥”。一处就是许村,一处是唐模,还有一处,是在江苏的宜兴,那里在明清时期,是重要的徽商侨寓地。“高阳”是“许”的郡望,我们由此可知徽州许氏的古老。只是不知别处的高阳桥,是不是也是这样如许村般美丽的廊桥?

北溪的廊桥架在北岸村的棉溪河上,看上去比高阳桥要宽大得多了。它的廊屋是11间,通面阔33米,进深4.7米,七步架,檐柱和金柱之间用单步梁连接。在过去的时代,它的西侧同样设有神龛。为了造成佛光的效果,廊西墙是一溜水磨砖漏窗,东墙上是各式空窗,这样,就能使光线从各个方向投到神像上来。

古歙廊桥大多如北溪、高阳之制,但也有的,廊屋不是像这样全部覆盖于桥面之上,而是置于一侧,另一侧是长长的走道,如渔梁的狮子桥。这是一座单拱桥,廊屋的一半压在桥上,桥下水泻入江,听上去很有些汹涌澎湃。“秋河似练天如水,十里澄江月满桥”,如果是秋天,如果再是有月的晚上,你一个人来到歙县的任何一座廊桥之上,你都会寻找到诗中描绘的这种感觉。

而且有时即使是在不出名的村子里,你也能看到很有名的桥。那是黟东舒姓聚族而居的屏山,村中有溪自北南流,称“吉阳水”,房屋多沿溪而建,溪畔有石板小街。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关于“水”的表达,平原上已经消失了。古人管河流不叫河流,而叫大水,比如淮水、比如汉水、比如洛水、比如泗水,所谓“河、淮、汉、洛”。这里的“河”,是指黄河。徽州山重水复,才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用法。这里是著名表演艺术家舒绣文的家乡,旧时,小街上开有很多前店后屋的小商号。这些小商号都是夫妻店,留有徽商早期创业的痕迹。古代屏山人为了方便溪流两岸住户的往来,于明成化年间,在小溪上建起了8座石拱桥,俗称“长宁八桥”。长宁八桥是屏山的一大景致,尤其是春日细雨,夹岸绿草,桃花水满的时候。

桃花水满,使得徽州的桥几乎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桥。记得那回,离开胡适上庄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雨,当时整个村子都陷入烟雨朦胧之中了。桥梁一下子变得醒目,很远就能看见下面翻卷的如雪的浪花。但伸出手去试试,雨并不大。这大约也是山区和平原的区别吧。路过这座桥时,有人告诉我们说,它是胡适早年的恋人曹诚英女士退休后捐钱所建。曹诚英为绩溪旺川人,曾留学美国康奈尔大学。我记得胡适最初是在康奈尔大学学农,不知他们是否同过学。再大的人物也有感情,有时是私情。胡适死后,蒋介石为他撰写的挽联是“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真是极准确地概括了胡适的为文和为人,心术与学术。

曹诚英后来终身未嫁,她到晚年还在这儿建一座桥,是希望能和胡适水天相望呢,还是暗示了他们终其一生的水天相隔?

但尽管如此,在我所走过的徽州所有的老桥中,我个人还是最爱紫阳桥。紫阳桥位于歙县城南渔梁坝下,最初的名字叫寿民桥。这名字就差多了,可惜了这座桥。好在桥西是紫阳山麓,因“每将晓日未出,紫气照耀,山光显灿,类似城霞,故曰紫阳。”紫阳山属黄山山脉,当地有一种说法,说是黄山三十六峰,紫阳为第三十七峰。据说朱熹的父亲朱松年轻的时候,在州学读书,时常在这一带散步,流连忘返。徽州的府治在歙州。后来他宦游福建,感念徽州山水,就在印章上刻上了“紫阳书院”四个字。他死后,朱熹便以“紫阳书堂”榜其厅堂,以示不忘父志。公元1246年,徽州太守韩公补疏,建“紫阳书院”,蒙宋理宗赵昀亲笔缮赐“紫阳书院”匾额一方,寿民桥遂更名为“紫阳桥”。

传说乾隆年间的著名诗人黄仲则,有一回来歙县游览,返浙的那天,恰值七夕,友人送他到紫阳桥上,大雨忽然来了。仓促之间,只好藏舟于紫阳桥下。他因此作了《凤凰台上忆吹箫》,中有“天上团团,人间离别,一般徒依长桥”的句子,说是名句,我觉得并不见好。紫阳桥九孔,为歙县最高、最宽的石桥,所用石料为红砂岩,桥高14米,往来船只可以不落风帆,从桥下畅荡而过。紫阳桥北端因为是建在山崖上的,站在桥上,东观高眉,西望紫阳,两峰对峙,江陷如谷,看上去就有些气势赫然了。而不远处,水声訇訇,江流渐湍,那是著名的渔梁坝,正以它浩大的气势,在古歙的天地间渲染出绝大的声响。

徽州的流水,总是给人一天一地的感觉,这愈加显出徽州桥梁的安静,和古老。

新乡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西安市到哪看癫痫儿童癫痫的症状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