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远去的洋柿子_1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感谢洋柿子,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尽管名字土气朴素,但它硬是以其甜美的味道、光鲜亮丽的色彩和形状站成水果的姿势,点亮我们略显酸涩的童年。 看着超市里出售的一边青涩一边红艳、形状怪异的西红柿,我仿佛看到膨大素、催红素等催熟剂,疯子一样在里面左冲右突,便再也激不起食欲。我越来越怀念家乡美味纯正的“洋柿子”。   那时候,时光走得很慢,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菜蔬在日月更替、四季轮回中按时挂果结实。熟透的“洋柿子”酸酸甜甜,丝蔓上垂下的黄瓜脆生爽口。      一   小时候,日子清苦,是酸酸甜甜的“洋柿子”满足着我们的味蕾。那时候,还没有人喊它西红柿,只有课本上才这么说。   我们姊妹几个最盼望,也是最幸福的日子就是刘庄逢集。放学后,我们便守候在逢集的路口,贪婪的目光在赶集人的提篮里逡巡。那些提篮有的瘦弱,有的饱满,仿佛一张名片挎在主人的臂弯上,诉说着日子的贫乏或宽裕。我们的心也跟着心酸一下,同情一下,激动一下,艳羡一下。不过,我们最关心的还是娘的篮子。   “娘来了!”妹妹一声欢呼,我们便雀跃着围上去,簇拥着娘往家跑。   回到家,娘放下篮子,我们一个端盆、一个舀水,等着娘把红艳艳的洋柿子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放到盆里,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姊妹几个一人一个。爹和娘从来不吃。我真是不解,人长大了,怎么什么都不馋了。今天才知道,那是爹娘对子女满满的疼惜。   我们每人领到一个,便跑开了。找一个角落,静享美味。常常是,把一枚红红的洋柿子捧在掌心,对着阳光,眯缝着眼睛看呀看,怎么也看不够。洋柿子光滑的表皮在阳光下更加红艳,透明,像我们激动欢快的心在掌心舞蹈。我仿佛听到到洋柿子美味的果汁在里面冲我大呼小叫,上面那个小鸡嘴巴一样的尖尖,让我再也忍耐不住。放到嘴边,用门牙轻轻咬掉那个有点韧性的尖,然后撮住,慢慢吸,酸酸甜甜的汁液连同滑溜溜的籽粒一起吸进嘴里,那味道赛过现今任何高档的果汁。一小口,一小口,轻轻地品,细细地嚼,满满地咽。再也吸不出的时候,洋柿子的皮闪着光轻轻皱起,就像娃娃粉嫩的脸颊被轻轻捏起的样子。洋柿子的果肉不酸,劲道,有一股淡淡的甜。   一个小小的洋柿子,我们能吃很长时间。它如暖阳般让我们清苦的日子温暖一点,再温暖一点。      二   上初中的时候,村里渐渐有人开始栽洋柿子。和我一起上学的小粒的爹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不仅会打理,而且还“赶四集”,自产自销。   每次小粒来喊我上学,手里都会拿着个红红的洋柿子。我嘴里不说,眼睛不看,心里却馋得要命。当时我对幸福一词的理解就是天天有洋柿子吃。常言道“饱汉不知饿汉子饥”,小粒该是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思的,不然,她为什么不在家吃完再来喊我呢。毕竟,我们是如此要好的朋友。   能到街上去卖东西的人家,他们的日子肯定比单纯在土里刨要宽裕。一日,小粒穿了一双崭新的玫瑰红高跟凉鞋。尽管从没穿过高跟鞋的她走起来两腿一弯一弯,好像腿疼不敢走路的样子,但还是看得我眼热心跳。看看自己脚上姐姐替下的旧凉鞋,总觉可怜楚楚。自此,我的目光总忍不住在小粒的脚上飘来飘去。整个夏天,我的心都被小粒脚上的漂亮凉鞋塞得满满。   那双凉鞋,小粒大概早已忘记了,可我却至今记忆犹新。      三   就在我眼馋小粒手中的洋柿子和脚上的玫瑰红高跟凉鞋的时候,爹早已在眼馋小粒爹家里宽裕的生活了。爹的目光开始转向。爹把东堑前的那块地不再种庄稼,而是学着“驼背”改成瓜田。   我时常想,孩子和大人思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爹日夜操劳,整日惦记的是收成的好坏和卖价的高低;而我们却盼着什么时候能吃到嘴里。   总之,我们是高兴的,毕竟,我们和洋柿子之间已不再遥远。用不了多久,我也会手里拿着个洋柿子去喊小粒一起上学了。   终于盼到洋柿子成熟的季节。一开始,熟的不多,爹宝贝一样摘下来,带到集市上卖掉。眼看着一个个模样俊俏的洋柿子被爹摘回家又卖出去,我们却一个也吃不到,心里猫抓一样焦急。那股难受味还不如没有任何盼头的日子好过。   终于,机会来了。一个周六中午,我们没事干,不知不觉竟转到瓜田,我们钻进瓜田南头的柳条地里。有风吹过,柳条柔软的叶子轻拂在脸上一如娘温柔的手在抚摸,温柔、舒适。此刻,我们是多么感激那片柳条呀,它像一汪绿油油的海将我们小小的身子淹没。远远地,我们看到爹在洋柿子地里一起一蹲,不停地弯腰忙碌着。等我们看都看累了的时候,爹终于直起了身子。   不知爹和邻地的“驼背”说了句什么,便走开了。等爹走远,我和妹妹猫起腰,钻进洋柿子地,一人摘了一个熟透的洋柿子,便匆匆溜掉。还没跑到头,就听到“驼背”在后面大声喊起来。我们知道他追不上我们,便站起来,快速钻进柳条地里。   我们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喘息未定,便把手里的洋柿子在衣袖上擦了擦,迫不及待地大口吃起来,汁液弄得满脸都是,我们哪里顾得上擦。那么大的一个,我们一会儿便吃完,那真是从未有过的爽快。最后,我们各人擦擦嘴巴,互相检查一番,的确看不出破绽,才放心地回家。   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爹说,中午时,驼背看到我家瓜地里进了两个小孩,穿着红色的衣服。我和妹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匆匆吃完饭,离开桌子。那顿饭是我们吃得最快的一次。自此,这样的事,我们再也没有干过。   天气越来越热的时候,洋柿子便熟得很快。地里常有摘落下或是炸开了口,卖相不好的洋柿子,爹便捎回家给我们吃。   从此,我们几乎每天都有洋柿子吃。      四   再后来,洋柿子越来越普遍。村里家家户户的菜园里,都会栽上几棵洋柿子,都像栽辣椒、茄子一样。   其时,家里日子已不再紧张,我们姊妹几个都已嫁人,爹年纪也已老迈。但是,爹还是不忘在院子里栽上几垄洋柿子。   麦子熟了的季节,爹摘下熟透的洋柿子,分成一份一份,给我们姊妹几个送过去。就像当初娘给我们发洋柿子一样。不光是洋柿子,黄瓜、丝瓜、姜……只要爹有的,爹都这样。这是老年的爹最乐此不疲的事。   爹种的洋柿子,光滑的皮上,满是针尖大小的点点,星星一般。这样的洋柿子,澄沙,味足且甜。一如我们稍显丰腴的童年。      五   现今,儿子最喜欢吃我做的西红柿炒鸡蛋和西红柿鸡蛋汤。西红柿是现代人的眼里真正的蔬菜。对儿子来说,他根本不知道西红柿还有个土里土气的名字——洋柿子,他更不知道西红柿是妈妈小时候不可或缺的零食,他难以想象西红柿可以生吃,就像那时我们不知道洋柿子可以炒着吃一样。   超市里,不同季节、不同地域的水果琳琅满目,洋柿子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很少有人再买来生吃,西红柿成为真正的蔬菜。我却越来越怀念小时候拿洋柿子解馋,拿洋柿子当水果吃的日子。   那时候,没有什么水果。村里的孩子,饭后能吃到的也就数黄瓜和洋柿子了。难怪,在做语文归类题的时候,我们常常把西红柿和黄瓜归到水果类。很是纳闷,它们如此美味,拿来就能吃,怎么就成了蔬菜呢?      感谢洋柿子,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尽管名字土气朴素,但它硬是以其甜美的味道、光鲜亮丽的色彩和形状站成水果的姿势,点亮我们略显酸涩的童年。 癫痫患者一定会出现抽搐的症状吗随州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比较好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