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青衣】妻子卷走丧礼钱之后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这天是个好日子,光本村办喜事的就有三家。   他,侯三就是在这个好日子里,把他的新媳妇娶进了门。   侯三,本名侯贵良,父母因为穷怕了,所以希望他今后的日子能够好起来,因此为他取了贵良二字。他兄弟七人,排行老幺,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姐姐,母亲在他未满五岁的时候,便因被癫狗咬伤(如今的狂犬)在极度痛苦中撒手归西——去了!   当时的医疗条件差,人们的自我保护意思不够,总认为被狗咬伤算不得什么大事,也就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谁知三个月后,侯三的母亲在一天晚上突然发病,她双手乱抓床上的稻草,呲牙咧嘴,口中发出嗷嗷的狗叫声,见人已经分不清是谁。为了不让孩子们不受伤害,侯三的父亲把她锁进摆放柴火的一间屋子。   连续好几天晚上,同村的人们都会在半夜中闻到狗叫的声音,那就是侯三母亲发出来的。因为害怕伤及别人,也就没有人敢接近她。直到第七天的一个下午,他的母亲带着痛苦离开了人世。其死状难看之极,满嘴的唾液,舌头也伸得老长,样子十分吓人。   那个年代,每家都穷得叮当响,没有任何积蓄,侯三的母亲还是在生产队的帮助下草草的埋上了山。   二   母亲去世后,全家生活的重担就全压在侯三父亲一人的肩上,好在当时是按人头分配基本口粮,加上他的父亲人也灵活,倒卖一些粮票,布票之类的东西,赚了一点钱,勉强糊口,大队见他人口重,又是贫农根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事。   侯三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每天同泥巴滚在一起,慢慢的长大成人,过了几年,几位哥哥都成了家,分了出去,侯三的父亲只能依靠他这位满崽生活。   几个哥哥分家以后,给侯三留下了一栋老房子,兄弟几个见侯三最小,也都主动放弃了房子的权利,直到侯三结婚那天,几位哥哥是既出钱又出力,热热闹闹的为侯三办了喜事。侯三的父亲见此乐得合不拢嘴。   侯三的婆娘是侯三自由恋爱处的对象,别看侯三没有文化,可老婆倒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这一点侯三是充满了自信。   结婚那天晚上,侯三因为高兴,多喝了几杯,他端着酒杯,歪歪斜斜的来到几位大哥的面前。   几位哥哥,兄弟感谢你们,今天我结婚了,你们也放心了,多喝一点,说完侯三一仰脖子,把一杯酒直灌了下去,呛得侯三差点没呕吐出来。   你少喝一点,二哥见猴三真的醉了,接着说:“你晚上还有事”,有事?侯三看了二哥一眼,嘿嘿,笑了两声说:有卵事!而后大笑不止。   二哥,我,我,我老婆漂亮吗?侯三说着醉话。他见二哥没有吭声,继续道:不是吹牛,老子敢说在这十里八村的有哪个敢说他的婆娘有我婆娘漂亮,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兄弟几人见猴三醉了,就一起把侯三抬进了新房。   侯三确实没有吹牛皮,他的老婆的确漂亮,不过她还是被侯三搞到了手。   三,   事情是这样的,侯三十九岁那年,他现在的老婆秋月在乡里读中学,农村的人大多读书的年龄比较大,特别是农村的女娃子,就更是如此了,那还是要家庭条件好的才能读上中学。   一天,侯三到乡里买猪回来,路过中学,正看见那帮中学生在打篮球,一个个穿着短衣短裤,露着胳膊,露着腿,他被吸引了,忙把买来的猪赶到阴凉处,自己就往学校大门走去。   按理说侯三是进不了学校的大门,因为那里有门卫。然而这狗日的侯三却偏偏轻而易举的进了门。   原来这侯三,有时候要犯点混,但是做起生意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从不短斤少两,所以人缘还是有的,这传达室的老田,就是其中的一位。   侯三进了校门,第一眼就看中了其中一位姑娘,把那位姑娘衣服上的号码记下来,然后跑到传达室,给老田甩了一包烟,把什么事情都打听得清清楚楚。   这姑娘不是别人,就是侯三现在的老婆胡秋月,。姑娘五官清秀,皮肤白净,身材更是惹火,真是人见人爱,树见花开。难怪侯三一眼就相中了秋月。从此学校的大门边,在放学的时候就多了一位“保护神”,那就是侯三!   侯三平时还是满江义气的,爱结交朋友,自从认识秋月以后,还时不时的给秋月买些漂亮衣服,试想有哪位年轻姑娘,不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侯三就这样不分晴天和下雨,始终守候在学校大门边,一等一年,从不间断,一来二去,两人都有了侯三所希望的那种意思。   四   这侯三生意做得精,短短几年功夫,手边有了些钱,结婚又都是几位哥哥花的钱,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破什么费。   结婚后两口子一商量,就在附近开了一家麻将馆,两口子把全部精力都投了进去,谁知麻将馆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一桌不够人的情况下,麻将老板就要上去顶缺,这时间一长谁也保不准不输。   常言道:赌钱打牌三家输,谁又能保证每天都是“常胜将军”这夫妻两人,最近手气特别差,有打得很死,一天总要输个好几千甚至上万元,侯三那点家底,那经得住折腾,半年时间不到,就已经是山穷水尽,一无所有了!   几个哥哥,见侯三的麻将馆彻底的关了门,便商量着为侯三助些钱,好让侯三重新把生意做起来。   侯三也还算是争气,不到一年的功夫,手里又有了几万元。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次他不去开麻将馆,而是伙同社会上的一些混混搞在一起,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不是打架,就是骂娘。   秋月这婆娘,这些年也开始变了,每天无所事事,不是擦胭抹粉,就是围桌子码长城,再不然就是往县城里一飚,两三天才回来一趟,弄得是满城风雨。   侯三是真的急了,但又管不住自己的婆娘,没有办法,每天总是借酒浇愁,心里有许多苦楚,却又不好意思向谁诉说。   五   一天两人终于吵上了,一个说婆娘不像婆娘,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处卖弄风骚;另一个说男人不是男人,成天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人搞在一起,一天难得见一次面,总有一天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是越吵越凶,越凶就把所有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甚至把侯三在校门口守候,用刀威逼她的话也说了出来。   这一下,可是真的戳到了侯三的痛处,他不由大怒,顺手甩去一个耳光,不偏不倚,实实在在的打在秋月的脸上,杀猪的人就是不同,手劲就是大,这一巴掌拍得秋月的脸上立即印了一个“五指山”的彩印。   六   秋月挨打后,没有吭声,她自知不是侯三的对手。但是她的心理已经暗下了决心,心中早有了计划。到了晚上,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秋月弄了一桌子的菜,并主动给侯三倒了一大杯酒。嘴里说着道歉的话,“侯三,真是对不起,今天是我错了”秋月说完,眼里开始湿润起来,看得侯三又是紧张,又是激动!   不,不,不能全怪你,今天我也有错,我不该打你,你就打我几下解解气,边说边去拉秋月的手。   你看你!秋月嗔怪的看了看侯三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说它干什么?只要我们今后好好过日子就行”说完向着侯三莞尔一笑。   嗯嗯,知道的,侯三带着既惊又喜的答应着。这一晚侯三在婆娘的殷勤劝酒中是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清晨,侯三从梦中醒来,他用手摸了摸身边的枕头,是空的,他睁开惺忪的眼睛,四下一望,没有秋月的任何踪影,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音。   他回头看了看床边的穿衣镜,门是开的,他大吃一惊,一骨碌爬了起来,奔向穿衣镜,里面的箱子已经不翼而飞。   侯三傻眼了,他大声的喊了秋月几声,还是没有半点回应,他急了,忙四处寻找,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夜之间他的婆娘和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次侯三是真急了,他满世界寻找他的婆娘,一连好几天是音讯全无,他泄气了。   七   正当侯三感觉彻底无望的时候,他的婆娘,秋月带着他的孩子又回来了,这一下把个侯三喜得是不得了。他什么事都忘记了,妻子卷走的钱,他也不追究了。侯三的心里,只要人回来,比什么都好,钱算个卵事!   这次侯三是真高兴了,可他的几位哥哥却有了不同的想法,他们劝侯三不要太过于相信他的老婆,侯三却不以为然。   他在心里想,你们一个个只会说我,事情轮到你们头上,怕你们还不如我,我老子就不相信你们就说得那么轻松,此后也就不搭理几位兄长,哥哥们见他如此,也就懒得理他的事。   就这样事情一晃又是一年多过去了,侯三两口子虽然时有争吵,但也没有发生太大的事情,他们两口子清净了,街坊邻居倒有点不习惯了,大家都有点想不通。   是啊!也许是儿女们都大了的缘故吧,也许是夫妻都成年了,懂事了;也许是两口子吵久了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偃旗息鼓,想好好的过日子了!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可是,侯三自己的心理是最清楚的,而他的婆娘比他是更加清楚。   原因是什么呢?这就像一团迷雾,始终困绕在街坊邻居们的心里,谁都想最先解开这个谜团!   其实事情很简单,侯三的父亲这几年一直卧病在床,最近是越来越严重了,目下已经是三四天没有一粒米进肚子,几兄弟一商量把人送进了医院,可人家医院不敢收,说是已经没有救了,要他们尽快为其准备后事。   没办法,侯三只能把父亲接回了家,不过两天,侯三的父亲在一个下午的三点钟两手一摊——去了!兄弟几人一商量,如何安葬父亲,兄弟人多,朋友当然也多,所有的礼金,都让侯三一人收,所以除了埋葬父亲之外,还结余四万多元。   侯三兄弟是闹闹热热的把父亲埋上了山,三天刚过完,侯三两口子又是一场大吵,原因是侯三准备拿钱去借给那帮狐朋狗友,秋月这次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脸上挂着一丝不容察觉的笑容。   当晚侯三也不防备,再加上连日照顾父亲和办丧事,熬夜,实在是困得厉害,头一挨枕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秋月见侯三睡得像死猪一样,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晚上九点三十分,她再次喊了侯三几声,不见回音。   秋月本身就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今天白天的事情,她忘不了,她把熟睡的孩子喊醒,背上收礼金的袋子,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这显然是侯三婆娘计划已久的阴谋,他侯三却实实在在被蒙在鼓里,秋月对侯三,可谓是谈不上有一点感情可言,在她的心里憋着许多委屈,只是碍于侯三的淫威,不敢发作,现在她觉得,如果再同侯三这样混下去,她的一生就完了,特别是两个儿女,就更是没有了前途。   这个既赌又犯浑的侯三,对她来说是没有半点希望可言,就拿开始谈恋爱的事情来说,有一次,秋月看见侯三的行为,提出来要同侯三分手,侯三死活不答应,还扬言如果分了手,他要将秋月的全家灭掉,秋月怕侯三真的犯浑,也怕因此真的毁了自己的娘家,所以违心的答应了侯三。   她知道侯三的为人,这个人是说得到就做得出的人,她怕酿成不堪设想的后果,所以……   再说侯三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见房门没关,心里咯噔了一下,脑子里又依稀出现那让他不敢想像的画面。他的心里发慌,又一次的满世界里寻找他的婆娘,可这次他一点也不像上次那么轻松,他感觉心心悸和后怕,甚至有点恐慌的感觉。   十天,半个月,半年,一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他婆娘的身影,他这次是真正的感觉彻底的绝望了!   侯三又回到儿时的阴影里,变成了一个十足的穷光蛋,十里八村的人都怕见到他,在原有的混混中间又多了一个侯三。   他什么也不想了,就是破罐破摔,在人前没有了往日的体面,也没有了昔日的狂妄,他完了,真正的完了!   为了生计,他苟延残喘的偷活着,他不顾一切的惊扰街坊邻居,偷鸡摸狗是样样都干,街坊邻居是敢怒而不敢言,他的名声是越来越臭,成天喝得醉醺醺的,喝醉了酒就拿刀砍人,谁也惹不起他。   他终于惹出祸事来了,一天赶集,他同往常一样,喝得大醉,与一个卖东西的人发生了口角,他抓住那人,就是几刀,那人当场倒在血泊里,再也爬不起来了!   他被派出所带走了,侯三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犯下了死罪,从此再也走不出那高强深远的禁锢,也许很快就会结束他那肮脏的一生,他是罪有应得!   人们不禁为此而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侯三狗日的,荷包里有几个卵钱,就飞扬跋扈,连祖宗都认不得了,他狗日的有今天,也是活该……   一个人,没有正确的人生目标,没有健康的兴趣爱好,没有个人的道德修养,没有和善的容人心理,粗暴,野蛮,必然导致今天的恶果发生,这是不难想象的结果!   也就像人们议论的那样,他是罪有应得,可是人们在侯三的苦果中,又能感触到一点什么,他侯三的不齿行为,又是否能为我们敲响一记警钟?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黄冈到哪看癫痫荆门治癫痫最专业的医院哈尔滨做羊癫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