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腌鸡蛋(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孩提时喜欢吃鸡蛋。老家亲朋好友多,相对来说客情就多,每次家里来客人,菜就有腌鸡蛋。记得婆婆每次把鸡蛋轻轻地从罐里拿出来,在水里洗了又洗,每次只洗四五个,在锅里煮熟后,用刀在中间破开,顿时黄澄澄的蛋黄就出现了,它流着油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婆婆会小心翼翼地摆成一个圆圈,一盘美味诞生了。目不转睛地看着、看着,那口水就流出来了。客人走后,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小馋猫的美餐了。

邻居毛阿姨喜欢我,偶尔到她那儿去玩,她就会煮一个腌鸡蛋给我吃。父母听我说后,就批评我不懂事。那时确实太困难了,你多吃一点,人家就会少一点。如今,毛阿姨已经老了,每每看到她就倍感亲切,不禁想起腌鸡蛋的滋味来。

腌鸡鸭蛋在农村是个长远菜,主要是备一时之需所用。除了过年过节,只有家中来了客,才会有吃腌鸡蛋的机会。乡下人家里总会有一到两个腌鸡鸭蛋的坛子,家中那腌鸡蛋的坛子总是勾着我的馋虫。腌鸡蛋的坛子由婆婆来掌管,母亲非常希望给我们煮咸鸡蛋补补身体,却清楚地知道坛子里鸡蛋的数量,她担心一旦将坛子里的腌鸡蛋吃光了,再有客人到来时,就无法招待了。

后来家里条件好了,母亲就常腌鸡蛋给我吃。有时鸡蛋壳破损,出现异味,这样的鸡蛋母亲会自己悄悄吃掉,把那品质好的给我留着。

我参加工作后不久就按照母亲教的方法做腌鸡蛋,将冷开水灌到坛子里,放些盐、白酒、花椒,再放洗净的新鲜鸡蛋,陈放半个月就好了。煮熟的腌鸡蛋切开后,蛋清雪白,嫩嫩的,蛋黄油滴滴的,香气扑鼻,让人一看就有食欲。记得母亲说过,放些白酒、花椒,那泡水不长花,还提味,就这样我又能经常吃到和家里一样的腌鸡蛋了。

父母是勤劳的人,虽然如今都八十多岁了,还养着十几只鸡,钉鸡笼,弄鸡食,有时忙的连吃饭都顾不上。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喂养的鸡下的鸡蛋也多,每次要吃鸡蛋就不再切成小块,每人至少一个了。有一段时间我没回家了,母亲打来了电话,“鸡蛋都腌好了,回来拿吧!”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对母亲说:“您们吃吧,别都给我留着,超市里有卖的,很方便。”母亲笑笑说:“超市的鸡蛋哪有家里好。”母亲喂鸡确实是下了功夫,鸡笼做的要让鸡舒适,鸡吃的是园子的青菜,还找当地农户家买了谷子、麦子,成本是高了点,但这原生态的喂法,鸡肉、鸡蛋是比市场上买的香很多。父母不懂什么是绿色产品,认为好吃的东西才算好。

几十年过去了,我又搬了几次家,那腌鸡蛋的坛子总是带着,平时工作忙时,回到家中煮几个。有时路过超市也买几个腌鸡蛋,可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总是没有家里好,没有母亲做的那味道。

河北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在哪儿长沙癫痫治疗中心郑州那里看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