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三河记(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德艺

一、复古的心情

安徽三河镇原是巢湖中的高洲,古名鹊渚、鹊尾(渚)、鹊岸等,后因泥沙淤积,渐成陆地。南北朝后期称三汊河,明、清置三河镇。“外环两岸,中峙三洲,而三水贯其间,以桥梁相沟通”(清《安徽通志》)。街道沿河两岸曲折伸展,总长约3公里。房屋多为明、清建筑,街心铺青石板,古朴雅致,但较狭窄。

夜色下的三河古镇,接近年代久远的红纸质地,走进我窥视的眼帘,慢慢转回时光的脸。复古的心情,漫涌心阶,一再慢拖慢拽,我的手脚不由轻缓,再轻缓,接近凝滞。

鹊渚廊桥是古镇的门帘,它拱起半圆形的身体,承接两岸树木的垂绦。桥下的水光红着脸色,犹如醉酒后的美人,满脸红晕,飞眼流媚。廊桥的倒影压在酣态可掬的美人衣角上,小心翼翼又沉重若山。它仿佛有好多话语需要倾诉,给美人,等待许久积压许久酝酿许久,终于寻得一个机会。无奈,她在沉醉,这酣畅朦胧时分的精神泡沫里。她只能看见自己,无关他人和外面的世界。她被一堆类似酒精蒸发的泡沫送上至高的云层,她俯下昔日里高傲的脖子,拿出那些平常的悲伤。她摆列出旁人的错愕与好奇。然而,她还是在云层里,她可以看不清楚外界,却可以招摇自己。她的独立,由此分外美丽,这美丽中的美人,总是自我感觉安全而自信。

倾诉彻头彻尾就是喃喃自语。自我沉浸的倾诉,往往就是一场自我沦陷。

桥是桥。水是水。月是月。

我在月下,水上,廊桥中央。搭在廊桥护栏的双手,一阵凉寒。那么快,凉寒从双臂抵达内心。树枝垂绦微微摆动,风入心扉。

廊桥边上有美人靠,有长亭。再就是街道入口。入口处的摊点正在打烊,零星的货物,在转移中狼藉,散发出破败的气息。摊点上的招牌,是竹竿挑着的布匹,卷成一团,模糊了声色。

破旧,凌乱。却敛声屏气地,从廊桥尽头走出。与夜晚合拍。

这合乎我对古镇的气味看法。

二、米粉虾与三河三鲜

热腾腾的米粉虾,可能在蒸笼里放久了,酥软了些,味道陈旧。它们有些固执,卡在喉咙久久不肯滑下食道,咸味扑满嘴唇和咽喉。

“三河为三邑,犬牙之地,米谷廪聚,汇舒、庐、六诸水为河者三,河流宽阔,枝津回互,万艘可藏。”(清嘉庆《合肥县志》)

三河粮食丰厚,鱼虾成群。美食多以米粉为主,米粉虾是一道特色菜。河虾肉质好,富含多种维生素,特别是饱含钙质。大米磨碎,碾成粉末,与肉食鱼虾、新鲜蔬菜一起拌好作料,上笼汽蒸。这样保持了粮食菜肴的新鲜味道和色泽,好看又爽口。

古镇新建街道旁,各大餐馆酒店,无不以三河特色菜肴为招牌,并佐以活色生香的图片,入眼颇勾引胃囊。一阵叽咕声在肚腹作响,饥饿感成为向导,引领我们径直走向一个名为“三河食铺”的餐馆。

此际,夜色浓厚,红白两色的街灯已显孤寂。餐馆前闪烁的招牌也显得拘谨逡巡,招牌上装满各色菜肴的碗盘,散发出冰冷的孤独的气息。夜色阑珊,酒干人散。斯人何去?

一股怅惘兀地升腾。

选择餐馆外面的散座。灯火零落而夜风浮腾,朝着时间深处而去的岑寂刚刚起步。饮茶,嚼米粉虾,小口吞咽地道的三河米酒。

热腾腾的米粉虾,可能在蒸笼里放久了,酥软了些,味道陈旧。它们有些固执,卡在喉咙久久不肯滑下食道,咸味扑满嘴唇和咽喉。我努力咽下米粉虾,喝上一口米酒。辛辣浸淫,冲击肠胃。

店家老板是一对夫妻,分别送来茶水,又送来一盏电扇和餐巾纸。他们殷勤地询问:

哪里来,到哪里去?

第一次来我们三河吧,感觉应该不错吧。

我们三河原名鹊渚,水中的湿地,风水好,包准你玩得舒服。

米粉虾爽口吧,再来道三河三鲜,可好吃。

我吞进大口凉水,忍不住说道,太咸了,不是一般的咸。

夫妻俩对视,抚掌大笑,道,客家可真是逗,我们鹊渚产盐,正宗的盐,正常味道就是这样。

我愣住,心中敲起鼓点:难道以前在家的口味竟是吃了假盐的结果?

客家啊,你跑了一天,太阳猛着,流汗多了,补补盐分,防暑不是?灵巧的老板娘手脚麻利,为我驱赶蚊子。

我不好意思笑笑,道,鹊渚倒是凉爽。鹊渚是个不错的名字。

那是,我再炒个三鲜,包你吃得舒服。老板娘转身就走。丢下我们对着米粉虾发愣。一会儿就来,三河三鲜,就是木耳、芹菜和豆干的混合。黑、白、绿三色,清爽干净。你夹上一筷子,送至嘴巴,味道清淡,菜肴脆嘣。老板娘搓手站一旁,豁着眉眼笑问,怎么样?

我点头,又夹上一筷子。

真想不通,同样是三河的盐块做菜,而米粉虾与三鲜差别这样大?

我说啊,你以后吃遍天下,最忘不了就是我们鹊渚菜。老板娘得意至极。

那是,一咸一淡,留下关于佐盐的疑问,真忘记不了。

三、

水缸里,枯荷残梗,犹如铁丝造型,骨骼铮铮。水面有一些水草浮萍,与水面倒影相顾。忍不住伸手,拽住一支枯荷,拉拽出水面。荷叶枯槁,呈褐色,叶面朝着内心卷曲,收心朝内。

古镇从早上七八点钟开始热闹。

狭长的街道,青石板铺设,大小石板均匀,在清晨初升的太阳下泛着瓷器般的光泽。不过,是刚刚见光,还蒙着夜晚宿气的瓷器,隐约有灰尘的味道。

街道两旁的店铺和住户打开大门。门大都保持以前时光里的模样,木质的,拼凑一块的,可以活动的木门。也有铝制的卷闸门,很少,在慢腾腾的时光中,略显冷寂的市声里,有些格格不入。于是,主人在铝制门上蒙上一块土布,青花颜色,上面沾染了灰尘或者纸屑。新的也就旧了。

旧下来的街道,房屋,木板门,布块,灰尘和灰尘下的物事。三河古镇就这样苏醒过来,开始它平俗的一天。

屋檐阶下摆放的铺子,吃的、玩的、喝的、穿的、看的、用的,大小不等,应有尽有。卖帽子的较多,可能是天气晴好的缘故。帽子一个扣着一个,堆挤在铺板上。而不同样式的,两三个一块挂在铺子前的挂钩上。我挑起一个天蓝色的帽沿较窄而空间较深的草编帽子,然后临着一面挂镜扣在脑袋上。

姑娘,这帽子终于遇到它的主人了!店家咋呼道。但他的话令你刮目相看,他哪里是兜售货物呢,是在为他的货物寻找合适的人家。这种说法,让我想起缘分,想起可遇不可求,想起冥冥中的一种际会。

但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看镜子。那个戴着墨镜,被天蓝色的草编帽子扣住大半个脑袋的女人,有些朦胧有些孤寂,还有不合喧沸起来的市声的落寞。甚至,破败。

仰起脑袋,帽子在我瘦长的脑袋上微微后倾,带着一丝纵容和宽厚,轻轻地压住后脑勺,压住裸露在外的颈脖。制造出背景,勾勒脸部纵深轮廓。

他是对的,这帽子那么合适我,此时正闲逛在一个古镇的我。

姑娘,来看看扇子,正宗的羽毛扇子。一个妇人侧出上身招揽,右手朝我挥舞。

我凑过去。洁白的、黑色的还有斑斓色彩的扇子,都是羽毛制成。老妇挑出一把粉红色彩的扇子递给我。我拒绝,羽毛扇子,当然是纯白为好。老妇不同意,说粉红色才般配我此时的装扮。

摇着纯白羽毛扇子,才会有鸟鹊翔飞的感觉。我说与妇人,妇人竟捂嘴笑了,然后点头。我摇起扇子,一股呛人的说不清楚的气味,令喉头突然发紧。我只好放下。

踱出羽毛扇子店铺,朝着一家半开大门的住户走去。里面光线黯淡,香火却兴旺红通,在一龛台菩萨前燃烧,散发檀木芬芳。菩萨不大,石头或者是玉石凿成,端坐莲花底座,颔首垂眉。一老妪立于龛台前,合掌于胸口,不住鞠躬。这是她的早课吧。

我收回眼线,顺着堂屋旁侧的过道朝后走去。

后面是一天井小院。院中一大水缸马上吸引眼睛。我脚步停在缸前。水缸里,枯荷残梗,犹如铁丝造型,骨骼铮铮。水面有一些水草浮萍,与水面倒影相顾。忍不住伸手,拽住一支枯荷,拉拽出水面。荷叶枯槁,呈褐色,叶面朝着内心卷曲,收心朝内。

一株修行的莲叶。

我手执莲梗,抱于胸前,朝着街道深处走去。莲叶有生硬的水气,还有被凝滞的芬芳。它们在残梗败叶中犹豫地探头探脑,又硬着脾气消费它们固有的味道。以至,它们无视光线明暗,无视日月变换,柔韧相济地透支它自己。它以它的气味和品质,引导我去看它的前生后世。一株莲,留得残荷听雨声。后,还是一株莲。轮回,转世。没有重生,所以没有此岸和彼岸,只有一个个渡口。在每个渡口离开的生命,不是奔赴,而是轮回,寻找转世的契机。

我执莲,不过执一段记忆。而这古镇,不过一个渡口。送上自己一程,到下一个渡口。忙碌、好奇、追逐、愤懑、欣喜、忧郁……此时毫无意义。

吃了桂花糕,吃了菱角,还购得一纱绸披肩。水中浮萍般荡漾于拥挤的青石板路,臭豆腐味道传来,夹杂在遍街摆放的梅干菜散发的陈腐气味中,混淆我的呼吸,执拗地修改我一度追求的……好味道和朝前看的习性。是的,破败的、陈旧的、凌乱的、过时的,甚至酸腐的味道,从踏上古镇的脚步开始,由下而上,再由上而下地浸淫、弥漫而后修改。

这里,没有改天换地,没有日新月异,没有高歌猛进。只有陈旧,只有固守,只有往昔。

河风从街道两旁吹拂而来,风沙和琐屑扬起。沿着街道游荡的我,哪里是朝前赶路?是在回溯,倒着时光的脚步追忆。

一处布庄再次凝滞我的脚步,全部是棉布还有纱绸。披肩、裙子、上衣、睡衣、裤子,还有被套、枕巾、厨衣,甚至背包等。最有趣的是我看见了包袱,血盆大口、上下一般粗壮的包袱。我一把抓住,上下抖动。这让我想起了家乡漫天漫地的棉花,它们到了秋季,就会被摘下,用包袱兜住拖回家里,在太阳下暴晒,再用包袱装满,而后卖掉。田野的气息,棉花的气息,我有置身故园的恍惚。

广场上人头攒动,锣鼓咚咚,喧嚣鼎沸。我爬上一个石头凳子,踮起脚尖,看见人群中穿红着绿的人,三五个,他们那么显眼,因为他们根本不在地上,而在木桩上。木桩绑缚他们的双腿,随着双腿的移动,他们踩起了高跷。高跷又称“脚把”、“柳木腿”,表演者把两根带有托的木棍绑在脚上,两人或数人往来逗舞,风趣逗人,多表演故事,并以唢呐等乐器伴奏。相传,高跷在春秋时期就已出现。据《列子》载,宋国有个叫兰子的人,把两根比自己身体长一倍的木条绑在足服上,去朝见宋元君。清代的孙雄在《燕京岁时杂咏》中写道:“高跷秧歌夸捷足,群儿联臂欲升天”,生动地描绘出踩高跷时艺人们矫健活泼的形态。三河人有踩高跷的习俗,一遇喜庆的日子,男女老少便以此助兴。

这人群中的巨人。他们借助木桩,高人一等,前后左右滑动他们的双臂,做出各种造型,逗弄看客,甚至,他们提升自己身体,朝着空中翻跳。随着阵阵喝彩声和巴掌声,木桩稳稳地落在地上。戴着面具的他们好不得意,却又装出谦虚谨慎的派头,双目扫过人群,弓腰颔首,抱拳致谢。

他们不是他们自己,却分明在面具中找回被自己忽视的乐趣。

忍不住哈哈大笑,忍不住拍掌喝彩。我跟着所有围观的人群,一起在高跷踩出的漩涡里沦陷,后退。后退成清一色的,单纯寻乐的孩童。

最初源的幸福,在退后的时光中浮现。难得,却可信。

四、望月桥和望月阁

望月桥离水面颇高,可能想与天上月靠近的缘故。仰头看天,此时太阳煌煌灼目,却也深远了。天还是不可近。晚上的月亮是否近在头顶——我有些遗憾,望月只能存在于假设中了。

小南河上的望月桥是拱形踏步式风景桥,桥的两边是青石浮雕栏杆,桥的旁边有一座七层楼阁,就是“望月阁”,她与望月桥相互辉映衬托,阁高34米,为七层古塔,楼内展出民间收藏的古代艺术珍品近千件,故又名国粹楼。登阁鸟瞰古镇风貌,可感受历史的沦桑。

望月桥自然是与月亮呼应的。半圆形状,桥身较高,全部是青石铺砌。人站于其上,轻飘飘地,再次产生浮萍的错觉,有不知置身何处的漂浮感。

望月桥离水面颇高,可能想与天上月靠近的缘故。仰头看天,此时太阳煌煌灼目,却也深远了。天还是不可近。晚上的月亮是否近在头顶——我有些遗憾,望月只能存在于假设中了。

水面是青绿的,飘浮着岸边杨柳的落叶。河水两岸都是崭新的新式徽派建筑,临水倒影,典型的江南水乡画面。

河水上,来往着现代的游艇,还有画舫和乌篷船,悠哉游哉地行使。古风尚存,诗意回旋。尽管,一些合乎时代节拍的东西,正在悄然产生,但它们并存于青石铺路打脚基的地域时,它们无法取代,只能被修改同化。

没有比石头更坚硬牢固的。

而石头,在久远的岁月中,周身吸纳一股乾坤气息,再在其纹理缝隙里发酵,氤氲出地气,弥漫在以后的岁月中,抵御抗衡。

石头在桥身外围雕砌出云彩模样,而在内里却开出莲花。我不禁心底一怔,这不是偶然的,不是随手雕砌的。它关乎信仰、尊奉和愿求。

把持手中的枯荷,久久盯看桥面盛开的朵朵石质莲花。来去人群如鱼而贯,我毫无所动。我不能动,四肢不动,头脑不动,心思也不能动。我把自己沉寂在莲前,凝固僵化。就只有一具肉身,单纯的一个存在。没有思想,没有心灵,也没有呼吸。但,那青色的幽茫的气息还是不可抗拒地扑来,钻进鼻子嘴巴我的四肢。

“不是在偶然中获得,而是冥冥中的一种映照,为此映照,你得转山转水转命运”——谁的诗句?不记得了。但此时从心胸冒出,我为之一震。

桥头望月阁,朱红颜色,厚重贵气,想来颇有来历。我不想追溯,王侯将相达官显贵的赐予,或者到此一游,不过如此,俗套又霸权,占据好山好水,再施舍钱财,修建或者修葺,或者题字,或者布施留下功德碑,说到底,还是霸权的玩耍而已。想想,令人不快。

远观风景即可。我倚靠桥身,仰头看高耸云天的阁楼。顶上有风流才子唐寅的题字,蔚蓝色泽,在朱红背景中,煞是醒目。

国色自来。

我却念成“来自色国”。心中嘿嘿发笑。看似没有文化的念白,却自认为,此念白才符合唐寅“风流才子”的雅号。

国色自来成三河。

儿童良性枕叶癫痫怎么治疗癫痫做微创手术能好吗男性癫痫发作怎么控制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