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你若未嫁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感人的话

   你若未嫁

   第一段真挚的感情永远发生在那欢快而又幼稚的时光里。

   初中,是童年通往年少的桥梁,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才刚刚开始。那段时光虽然浮夸焦躁,但却是我们真心的自我,没有或淡或浓的装扮,没有伪善的面具,没有太多的算计,甚至没有太多的勇气。

   从老家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不适与困扰,我选择了一所我哥哥在的学校,那是一所私立的学校,毕竟还是希望得到他的关照。

   我的进班方式可能有点张扬了,“大家好,我叫XXX,请多关照”并在黑板上写上了我的名字,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这种场面应该在电视或者小说中很常见,但方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做了,不过效果还蛮好的,大家就这么把我的名字记住了,还真是荣幸。

   时光来来去去,这是我来到这个班级的第三个月了,那一年我是插班生,初中三年级。我又换了一个新同桌,一个很爱笑的女生,不过有男朋友了,我的一个哥们,很壮,很高,很帅。这位同学的名字中呢有一个很好玩的字,后来我们都称呼她蛋蛋,有没有想起喜羊羊中懒羊羊的搭档?是一个很可爱的好伙伴。

   做为哥们,自然要为他排忧解难啦,刚刚懂得什么叫爱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太多,只知道我很喜欢她,在之后的感情旅行中自然避免不了很多的问题。我身为他的感情顾问,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可以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事情的过程,并且从中调和,那时候我还是很希望见证一段从初中到白头,一段横跨半个多世纪的爱情。

   很明显,我的想法可能有这天真了,他们分手了,闹得很凶,我自然不能避免来自双方的诉苦,一个是我的同桌,一个是我的哥们。作为一个绅士,自然没有去说女生的不对,并且让他找找自身的毛病或者其他的因素。后来他们真的和好了,并且经历了第一次的感情升华,我觉得很好,继续保持这份纯真的感情。

  时间总是扮演着一位公正的判官,像这样的感情,终究没能经住时间的推敲,不过这一次是真的不简单了。

  因为两人都在怀疑彼此,有着看不见的第三者,对此我并没有再管他们的事,因为我觉得不太合适。我的同桌很伤心,同样的,我那位哥们也很虐啊,各种宣泄的方式都试过了,我看着都疼,同时那哥们也对我有了猜忌,理由就是我跟蛋蛋走的太近了,这点我表示理解,所以我没怎么再去关注这件了,后来怎么样了我也很模糊,总之,这次是真的分了。

  蛋蛋的牛劲很足啊,总算知道什么叫牛角尖了,她就认定了那哥们是他的一辈子,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伤心,她觉得还能挽回那段难以抚平的感情,在高二的时候去了他的学校,这让我真的无法理解了,我跟那哥们也因为种种原因没在联系了。

  我就成了蛋蛋的一位诉苦听众,外人无法知道的一个透明的人。

  有困难,我会帮助她,会听她的诉说,会安慰她,就像蓝颜,或者说我就是她的蓝颜。渐渐的我开始欣赏她那对爱的执着,并且喜欢上了她,很淡,淡到我以为是错觉。我无法帮助她走出阴影,除了默默地支持她,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在身为公正的判官时,时间又担任着良药。高二之后我就没有再上学了,出来找工作,并且也在蛋蛋的世界中消失,直到她再次需要我的时候。这一次断开联系时间还蛮长的,有两年多了,那次在QQ上她给我发消息了,有三个未接的语音通话,因为各种原因吧,我不知道,回到家后才发现的,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呢,结果只是单纯的问候一下,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出来聚了聚,但那淡淡感觉始终回荡在我的心间,我们没有顾忌的打闹,各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直到晚上很晚。

  可能是真的走出了那段阴影吧,她又变得开朗了,很好啊,她说她不想再谈恋爱了,就算要谈也是在三十岁以后了,我也不在有什么顾虑,跟她的距离又近了很多,她对我还真是不太一样,或者说,男闺蜜,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我是个男的。

  有时候,做朋友会更好不是吗,我们在一起就像情侣,但又不是,我不会去追她,因为我心里有道过不去的坎,但我无法抑制的想跟她说话,一块打闹,她从不拒绝我们身体间的接触,但却有着很明显的底线,我曾这么对她说过“等你找到男朋友,或者我找到女朋友的时候,你就不要再找我,不要给我发消息,打电话”。她回去想了一晚上没明白我的意思,就问我,我告诉她我们的关系是在朋友之上,却在恋人之下,我是你的蓝颜,而你是我的红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但却有着很明显的底线,我们就像孩童时候的那么纯真,但在恋爱的道路上,你我都像是病毒一样的存在,我会破坏你的爱情,同样,我也要对我爱的人负责,舍弃掉和你的一切。

  “那还早的的很呢,如果你找到女朋友了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再也不找你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我祝她孤独一生,她也祝我孤独一生,很有意思。

  我无法去放下心中的事情,也无法放下心中缭绕的感情,我只能以这种方式达到和她在一起的目的。

  你若未嫁,我便不娶。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北京专业的癫痫医院有哪些羊羔疯危害的程度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