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百味】永远的长堤街(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感人的话

小时候,父亲在武汉上班,住在汉口长堤街。也许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父亲对我格外宠爱,每逢暑假,父亲便把我从乡下接到武汉来度假。父亲带我到他工厂里喝酸梅汤,看工人们热火朝天工作的盛况,带我到民众乐园去听戏,到新华电影院看电影,给我买各种各样的图书,这些都是我最早接受到的文学艺术的熏陶。而最令我难忘的是每天父亲从长堤街给我买回的早点,有热干面、豆浆、油条、面窝等,那黄灿灿酥脆的面窝,那天然纯正的芝麻、黄豆的香味,几乎成为我整个童年记忆里最美妙的感觉。

父亲居住的房子是一幢老式的两层楼,里面一条走道,楼上楼下住了十几户人家。厨房和水龙头是公共的,到了做饭时间,家家户户在厨房里做饭,边炒菜边拉家常。倘若一家炒辣椒,满楼都是呛鼻的油烟味。但大家毫不在乎,有时甚至两家打伙吃饭,谁家有什么好菜,准会叫隔壁左右的都来尝尝,彼此亲如一家。长大后见过北京的四合院,总感觉长堤街就是北京的四合院。

印象中,长堤街的巷子很窄,倘若两边做生意的门店把摊子稍微往外摆一点,整条巷子最多只能容两辆黄包车通过。那时候,武汉是全国著名的火炉,盛夏的傍晚,窄窄的长堤街两边早早地就摆满了竹床和躺椅,男男女女都穿着睡衣一起乘凉,一起聊天,然后在竹床上和衣而睡。倘若凌晨三、四点钟起来,沿着长堤街走一遍,你会发现满街都是白晃晃的胳膊啊,腿啊,还有酣睡中不经意露出的肚皮,有时甚至还有男女勾肩搭背的美景。那时,你会感觉整条街都在睡梦中,整条街的人都在做着香甜的梦。

可是,对于像父亲这样住在楼上的人,是没有办法在街面上占到一席乘凉之地的。因长堤街的很多建筑都是连在一起的,屋脊挨着屋脊,于是,多半时候,楼上的住户就会选择在屋顶上乘凉。那时候,每到傍晚,父亲就会提水从二楼的窗户爬出去,泼在外面的屋瓦上,等温度降下来,然后搬一块木板架在两个屋脊的相连处,就成了一张床。躺在这张床上看天上的星星和听地下汽车的鸣叫,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童年的暑假。

父亲去上班的日子,闲来无事,我总喜欢独自一人逛街。由于方向感差,怕走丢了,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沿着长堤街窄窄的街道漫步。长堤街可真长啊,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似的,有好几次我走到中途就折返,而即便是这样,也要花费掉几个小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长堤街全长4000米,是武汉市街龄相当的街道中最长的街道。

正如长堤街的名字所言,长堤街早先是一道长堤,它是在公元1635年,亦即明崇祯8年,由汉口通判袁火昌主持修筑的。西起硚口,东止今江汉区东堤街直至长江边,是为后湖堤,或称长堤———后来人们为纪念袁通判,也叫袁公堤。正是因为有了袁公堤,才有了堤内汉正街的成长、发展和繁荣。清同治三年,亦即公元1864年,汉口筑城堡,在袁公堤外筑城开壕,一为防“寇”,二为防洪。汉口有了城堡之后,袁公堤随之失去了防洪作用,就有居民在堤两边建屋起楼,逐渐形成了以堤身为轴线的几乎与汉正街平行的街市。长堤街,用了近230年的时间,完成了从无到有、从堤到街的嬗变。

如果说汉正街是汉口的活化石,那么,长堤街,就是汉口从草创到繁荣的见证———汉水改道之前,武汉市只有武昌和汉阳两个镇。明成化年间,汉水改道从龟山北入江,汉阳分娩出了一个水淋淋的汉口:到处都是水凼湖荡,到处是苇塘土墩……新形成的汉水北岸,不知何时,有了渔舟;土墩子上,不知何时,有了炊烟;渔舟唱晚,似生命的歌谣在唱响;袅袅炊烟,似生命的旗帜在招摇。于是,苗条的渔舟群中多了臃肿的货船,星星点点的墩子上多了垦荒者……明清两代以来,长期隶属于汉阳府的汉口,最早的居民是谁,恐怕难以考证。在明嘉靖四年设置汉口镇时,汉口仅有人家1395户,6978人;到袁公堤筑成后的明代末年,汉口才成为著名的码头;汉口跻身“四大名镇”,已是清代初年的事了……

袁公堤筑成后,早年的汉口很有诗意。堤内,从汉正街到黄陂街,沿河一带,帆樯林立,商贾云集,茶楼、饭馆、客栈、风月场,鳞次栉比,市廛物欲,红尘滚滚;堤外玉带河,夏秋水涨,三十余座木桥石桥,连同两岸杨柳,映在水中,现出许多姿态,真个是“杨柳依依玉带河,搔首弄姿赛秦淮”。

早年没有成街的长堤,有过无限的风骚、风光和风韵,而成街后的长堤更有着老汉口的厚重、沧桑与深邃,它逶迤向前,龙钟而执着。

父亲退休以后,大哥顶职去了武汉,仍旧居住在汉口长堤街。我因工作的缘故,去长堤街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偶尔经过繁华的市区主干道,走进长堤街那坑坑洼洼、密集、喧嚣、狭窄、破旧的街道,竟让我有一种穿越时空,走进一副陈旧的历史画卷的感觉。

这几年,汉正街搬到汉口北了,武汉老城区改造的步伐也迈向了长堤街。去年,我去长堤街,发现沿街都建起了围墙,有的上面写着醒目的大字——“拆”。大哥告诉我,他们这块马上要拆迁了,古老的长堤街将逐渐消失不见了……

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这本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每一次变革都意味着一次进步与新生。也许,长堤街真的会从我们的视线中退出,但她如一位慈祥的老人永远令人喜爱,令人尊重,令人怀念。

原发性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呢哈尔滨比较好癫痫医院有哪些左乙拉西坦片最大药量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