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雪峰山的冰雪记忆(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故事会

每到冬季的寒冷天,我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小时候老家这么一幅画面:天空细雾蒙蒙,混混沌沌,如鸿蒙初开。漫天的雪花肆意地飞舞着,“嗽”“嗽”的雪花飘落声让大山里的村落显得格外寂静。雪花下得越来越大,如一团团棉花从天而落,不需要多长时间,整个村子和周围的山上就变成了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是感觉到小时候家乡的雪峰山冰雪特别多,每年都要下几场大雪。特别是雪峰山上的帽子岭自小寒节过后,几乎都是被白雪覆盖着。有时侯,大清早起来把堂屋门一打开,哇,一个晚上竟悄然地下了这么厚的雪。门前的禾塘上和前面房子的瓦屋上,被铺上一层厚厚的白雪,看上去,如棉花一样轻柔和清纯。村前村后的山上,也是一片白茫茫的,让我感觉自己一个晚上就跌进了童话世界。房屋旁边的菜园子里,那几棵光秃秃的李子树也如初春一样,一不小心,就盛开出满枝丫洁白的小花;那一颗颗包得紧紧的大白菜变成一团团大小不一的雪团,凌乱地散落在厚厚的雪地里;昨天还是绿葱葱的那块大蒜地,现在却只见几片绿叶片零乱地爬在白雪上面,犹如几笔随性的线条,让人感到些许生命的骚动。

小时候,每到下大雪过后,除了打雪仗,在自家禾塘里堆雪人等游戏之外,最喜欢玩的游戏还是滑雪。滑雪的道具也没什么讲究,家里有条件的就可以做滑雪车,前面一个钢珠滑轮兼做一个“T”字形的方向盘,后面一根木棒套上两个钢珠滑轮,木棒上面钉上几块杉木板,“哗哗”地滑在雪坡上很是威风。如果谁家小孩拿出来玩的话,其他小朋友都会很羡慕他的。当然大部分都是从家里拿出一块厚一点的松木板,到大队部旁边那条有点陡的路上滑雪。

大雪过后的村子,特别的安静,就连平常喜欢“叽叽喳喳”叫的麻雀也不见了。而孩子们在大队部那里滑雪时的声音就显得特别的大,欢笑声传得很远,犹如一声声集合的号角,吸引着村子里更多的小孩子来玩,甚至有些大人也会来玩一下。有人坐着一块木板,双手各抓一根短木棍当做滑杆,一边用力往雪地里撑,一边大声地喊着“哦嚯”“冲啊”,飞速地滑了下来,一不小心,就翻到路边的沟里,引得大家“轰”然大笑。也有三个人坐在一个滑雪车上,压得滑雪车“嘎吱”“嘎吱”的响个不停,颠簸中感觉滑雪车都要散架似的。有些没有拿滑雪工具的,干脆就坐在雪坡上,双手往地上用力一撑,头往后一仰,“唆”地就滑了下去,随后翻身又往坡上跑去。手也红了,脸蛋也红了,嘴上哈出的是一串串白蒙蒙的热气。下雪天似乎是山里孩子们的节日一样,大家一个比一个兴奋,都在尽情地玩着,追逐着,从不感觉到冷是什么滋味。

铺雪下过之后,一般第二天就会出大太阳,屋瓦上的雪也就开始慢慢地融化,天空也变得清朗湛蓝。屋后面远处雪峰山的帽子岭也褪去了她神秘的面纱,露出银白色的妆容,耸立在遥远的云边。周围一排横着的山岭,也是银装素裹,光采熠熠,如一座座通天塔,直插云霄,让人感到雪峰山的冰雪是多么的雄伟,多么的壮观!

雪峰山里的天气也是变化无穷,上一场雪还未融化,另一场更大的雪又接踵而至。村子里每一座房子的瓦檐下都悬吊着一排排晶莹剔透的冰挂子,而用杉木皮盖着的猪栏屋的冰挂子格外长,如一把把倒悬着的锥子,透着一股股冷森森的寒气。有时候摆个板凳条,站上去用力扳下两个,一只手拿一个,当剑一样地挥舞着。有时候又会用自己的舌头去舔一下,立刻感到一股寒气传递过来,舌尖一下就麻麻的,赶紧就把手里的冰挂子摔落到地上,变成几节,如一节节通体透剔的碎宝石。

209国道经过雪峰山的这一段路,有“雪峰天险”之称。我记得读高中的时候,有许多次都是下雪天乘坐班车翻过雪峰天险。由于班车司机是本地的,对路况熟悉,即便装着防滑条也开得快。班车时而行走在雾蒙蒙的半山腰上,时而又会盘旋在一片雪白的九道湾之中。山上的树木被雪压得东倒西歪,一些树枝上未曾零落的红叶,被剔透的冰凌覆盖着,如寒冬里绽放的点点腊梅。平日“哗哗”作响的溪水也无影无踪了,只见一沟沟被雪冰盖着的岩石凌乱地裸露着,沟里的一堆堆冰凌,或悬挂着,或横躺着,形态各异,一切都显出沉寂而又不失狂野的张力。

巍巍如昆仑,冰雪妆群山,雪峰山因雪而得名,记忆中的雪峰山又因雪显得美轮美奂。它犹如一条狂傲的雪龙,不时在无垠的旷野中飞舞着,散发着耀眼的银光。

西安市的癫痫医院哪家便宜癫痫发作该怎么急救河北有专业癫痫医院吗西安癫痫病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