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江岭的夜有多长(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故事会

一路的雨水浇灭了入徽的星光,也浇灭了婺源沿途村落的灯火。夜,大海一样绵延,无边无际。我们长途跋涉,去看江岭的油菜花,以及这里水墨般的徽派民居。抵达江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雨就像我的急刹车,突然打住了。先后敲开村子里所有的客栈,都已经是曝满,看来我们要露宿江岭的山野了。

深更半夜,四围的山峦都寂静静地睡着了。

而山风像不爱睡觉的顽童,趁此机会溜下山来。本来山腰和山脚的油菜花早也和山峦一样睡觉了,经山风这么一撩一弄的,睡眼惺惺的油菜花,便有了嗑嗑碰碰。你挤我一下,我就推你一把。像幼儿园放学的小朋友,一时间没了秩序,乱哄哄的,挤得大伙香气淋漓,还不肯罢手。

我老远就闻到了油菜花散发的那股馨香气息。感觉山风仍在幸灾乐祸,好像今晚不搅得油菜花们发动一场家族之间的战争不可。这时候的山风己似个野孩子,看见油菜花的这般模样竟然有几分得意。以为在这个雨后初晴的夜晚,没有月光和星光,谁不知道是你这个掏蛋鬼的恶作剧?

当醒来的油莱花们手挽着手,像大海的波浪一样汹涌澎湃,似乎已经完全失控了。山风这才知道闯祸了,就开溜!从山腰,窜到了山脚。居然还吹着风哨子,大大咧咧地进了村庄,看那副德性,脚不住、手不停的。一会儿,摇摇老屋前的那树梨花,吓得梨树的花蕊乱颤,生怕从枝头被撵下来;一会儿,推推老屋那闭紧的大门,好像它也是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借宿的。

殊不知,一路奔波的我及同伴们还缩在车子里过夜。

从三月初的油菜还没扬花起,天南地北的人流踏青而来。一下子涌来那么多的外乡人,小小的江岭撑得肚皮子胀破衣裳,胃功能又岂能消化得了?看那停满公路两侧的大小车子里,不时还有阵阵的嗑声逸出来吗?尽管他们先我们抵达江岭,可他们的际遇和我一样,实在有点惨不忍睹。

说惨的,还有谁家坪子里的那树桃花。其实,也不全关山风的什么事,是那桃花自个儿一瓣一瓣地跌了下来,仿佛黛玉的眼泪纷飞。当然,桃花并没有去惹那山风。我作证,是那只躲在桃枝上睡觉的花猫窜了下来乱了方寸,刮痛了桃花的身子。桃花仍然怪罪山风,没有一点风度,不晓得怜香惜玉。

而那只花猫躲得无影无踪了。

似乎这一切是在悄然之间进行的,抑或是村庄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习以为常,全然没有半点知觉。仿佛村庄睡得比山峦还沉,想像那屋里的人都做着春梦,美滋滋地不泄露半点梦靥,连那些先我们进村的旅人,梦里不知身是客。

今夜,露宿山野的我,也想溶入这甜美的梦境中,却委实无法入眠。仿佛举世皆睡,我独醒似的。的确,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切那么新鲜、透亮。我实在做不到随遇而安?

凌晨两点了,放眼一望,远近天际黑压压的一片。

一个人独自下车。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火光,我在马路上来回走动,又不敢擅自走远。如果天气还好一些,如果天空挂了一轮明月,那情形又不一样了。至少我还能无所顾忌地欣赏夜色,纵情夜景。大凡一处好山水、好风物,不止白天才适合观光,有时夜晚呈现的姿态与白天的截然不同,甚至带有某种神秘性。

今夜,没有日月星光的照耀,我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太贪图红尘俗物,口里却念念有词:既来之,则安之。就像泥泞是水的尘埃一样,在这条泥泞的小道上,我提起裤脚小心翼翼地走……香烟在手中一支支明灭。我不知抽了多少支,也没有点亮天上的星空。手总是下意识伸进口袋里掏烟,发现只剩下一个空盒子。一下子,便觉得这个夜晚长了许多,也空洞了许多。正愁拿不出什么来打发这个漫漫长夜,只见一盏灯忽然亮在那家挨山脚最近的客栈里,像点燃了我抛出去的目光似的。心,咯噔一下,也就亮了。

这时候,我这个三百度的近视成了明眼人,像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一样,没有丁点迟疑。仿佛那才是我的岸,我的终点站。我的出现,把那个店老板着实吓了一跳,那哗哗流响的声音嘎然而止,连忙把那支射程算远的家伙直往裤裆里塞,好像如临大敌一样,两眼直蹬我这个不速之客。在距他丈把远的地方,我收稳了脚步,连连喊着:对不起!并说明了来意,他这才如释重负。我跟着他走进了堂屋里,如愿地买到了香烟,他还给我让坐,并端了一杯热茶说,愿不愿意打地铺?就有了我与他的聊天。

这位胡姓的店主其实蛮年轻,今年才三十二岁,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大十岁。那黑黑的皮肤显得有些粗糙,身板子却鼓墩墩,水牛一样壮硕。看得出有使不完的力,一定是庄稼地里的好把式。胡老板埋怨我不早些联系住宿,人家个把月前就订好了房间,大多是在网上约定的。他还告诉我:他家种了十亩地,过去主要靠田养家糊口,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做梦也没想到,那开了几百上千年的油菜花会在一夜之间,成为他和他们江岭人致富的兆运。天南海北的人,一齐朝这里涌来。就是没有油菜花开的季节,游客们照样络绎不绝。可以说是逼着他赚钱,客栈由此应运而生。至于你们千里迢迢而来,又哪个地方没有油菜花呢?

是啊,在中国农村,几乎处处都能看见上好的油菜花,为何江岭偏偏成了油菜花的故乡?大家纷沓而至。这一点,我也没有探悉清明。何况,我又不是一个哲学家、思想家,会从人与物的精神层面上分析,甚至对这个地域刨根问底,弄个水落石出。我充其量是半个诗人兼摄影爱好者,人家说江岭三月春光好,相约说来,我就来了。

从店主家出来,已经是夜半三更了。

我仍然没有回到车子内打盹、眯一下。便觉得自己不像一个山水霞客,而更像个守更的使者,驱赶着黑暗,迎接着光明。

这个时候,连山风也收敛了起初的野性,安安静静地伏在油菜地里,仿佛也累得趴下了,一动也不动的。山风不闹了,那些不知名字的虫子就钻了出来,也不知是谁惹了谁,踱在这条还有泥水的乡村公路上,我听见那虫子们喋喋不休……一声长,一声短的,有时还争吵得激烈,不知什么事情白天没有扯清场,晚上睡一觉醒来接着吵。反正,我一句也听不懂虫子的语言。我像到了国外一样,非得请一个懂外文的翻译,方能弄清谁是谁非。管着虫子们闲事的人,在这个夜晚恐怕也只有我了。兴许虫子那点屁大的事,才不劳驾我这个宠然大物。好像自己也是一条不安份的虫子,游离于田野阡陌之间。

隐隐地,就听见了水声。

沿着那水声指出的方向,我一路寻觅过去,仿佛是寻找夜的灵魂。

今夜,身处异乡,便有了漂与泊这两种感受:水是无依的,漂泊也是无依的。水是凄柔的,漂泊也是凄柔的。水是悠长的,漂泊也是悠长的。漂是动的,而泊是定的,漂无方位而泊有。

那么,今夜的我,是漂,还是泊?我要让这溪流的水声来回答。

今夜的我,忽然想起那个唐朝的李太白?或许,“念吾一身,漂然旷野”,暗夜无边,只有孤灯一盏,在夜风中摇曳。心境虽有相似,但际遇仍有不同。与李太白的漂泊相比,我偶尔的游山玩水,只不过是短暂的放风时间,我才会尤为珍惜。

此刻,盈耳的溪水声渐近,且清爽爽地脆响在我的脚下,格外亲切。

借着那丁点的天光,顺青石板铺的仄道,过了一座石拱桥,看见一块石跳伸入溪水中央,我走过去,索性蹲在石跳上,聆听溪水快乐且无忧的心律跳动。

她穿过几千年的岁月,仍旧有韵地流淌着,跨越时间和空间,朝着永恒奔走……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波不也是惨兮兮地魂归海南吗?此刻,李唐的喧哗也好,赵宋的忧伤也罢,早已化为尘土灰飞烟灭了。尘世的烦恼,在清明的溪水中得以洗涤。溪水幽婉,一边抚慰着我受过伤的心灵,一边哼着清朗朗的水韵歌谣,把我心境洗得恬淡透明,清澈见底。

所谓禅宗的彻悟,大抵不过如比。

浸染在江岭水气盈盈的夜晚,也许是我前世修来的际遇。

丙戊酸钠可以治疗哪些病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权威西宁癫痫医院地址辽宁有好癫痫病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