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们(散文)_1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故事会

一、天堂

她曾经明亮的眼睛,被那层膜不断地遮蔽着,初时,尚能够看到花和草、人的笑脸,渐渐,便只能看到它们的影子,再后来,她的眼神,便成为时间的苔藓,若她记忆里,早年间土墙上的绿苔,有些黏,又有些腥,它们吸附在土的表层,令人生厌的表情。幼小的她,有双大大的黑眼睛,她盯着那些毛茸茸的,稠密的,粘连在一处的,散发出难闻味道的墨绿苔藓。那是一种不自觉的凝视,她不知道苔藓会在这样一种好奇的凝视中,连绵而有序地遁入她的身体之内,有一天,它们把她遮蔽了,于是她失去了光芒。她用手,在黑暗中抚摸自己的身体,消瘦的,枯败的,软散的,毫无生气的身体,仿佛是在抚摸厚厚的苔藓,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指甲里都充溢着黏稠的汁液。那种墨绿,让她不洁。她甩开,但是,它们依旧与她的身体粘合。她用手指撕扯着自己的指甲,直到撕扯出血肉,她依旧感觉不到疼痛。人老了以后,感觉会迟钝。她摊着血淋淋的五指,伸到水中,她看不见水的颜色,也看不见,时间的颜色。

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言谈,也不妨碍她的想象,她不停地说话,用她苍老的,颤抖的,悠长的语调,把过去现在翻来覆去述说成一种记忆,抑或,是记忆在述说着现实,这些述说,都将是主题,但都不是,它们都可被忽略,就像端坐在太阳的光里,披散着头发的她,已被许多物事忽略,被掀翻开,重新勾兑。她的叙述,是一场表情丰富动作夸张的表演,有时她会手舞足蹈起来,她瘦小的身体,因为一些毫无目的的舞动,而挪移了位置。她慢慢从一个角落移动到另一个角落的好几条棉被里面,她需要温暖,需要光,可是,上午的阳光,只怯怯地缩在窗台的尘灰上,那些尘灰,细碎的,杂乱的,在光里,缓慢地游移起来。聚光灯,把许多时间都聚集在一起,然后收敛成一捧土。

她层层迭迭的皱折,因为光的无法抵达,现出一种不洁的肮脏的深色,好象她曾被挖掘过,被割裂过,被浸泡过。有时,她全身浮肿,脸上便出现一种骇人的艳丽,那种红,让她的身体温暖起来,虽然她的头很疼,但感觉还是不错的,她的絮叨变得很轻,很轻,像天上的云,漂浮游动,一些甚微的好驱逐着那深重的、无边无际的暗色,她感觉自己也漂浮起来,她会笑,张着黑洞洞的嘴。

没有人相信她,只有她信着那样一样世界,那样的世界,便是一个远离了现世的空间,她把所有美的好的念想、希望都投放其中。她张着黑洞洞的、八十岁的嘴,在尘埃深处的屋子里,独自笑闹悲哭着。

她常好几天不吃一口饭,那样的她,是她愿望里干净而轻巧的她,她会遇见许多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那些人,穿梭在花丛之中,笑着问候她,他们吃很好的食物,有很好的收入,在那里,她年轻得一塌糊涂。从没有夜晚,只有明亮的光线,在从树的罅隙间穿过,印了她半边身体。寒冷,饥饿,贫穷,这些词汇,都将不复存在。她又恍惚觉得,那个轻飘的身体,不是自己的。她感觉到自己在飞翔,若鸟般飞起来,累了就歇歇脚,而脚下,便是遍野的鲜花和粮食。

偶尔有人来看她,看她昏睡的样子,总觉得她就要死了。他们把手放在她的鼻孔上,好象在盼望着她快一点离开,可是,当他们真切感受到她悠长细微的呼吸的时候,也没多少失望。一个人的生命,是由不了生命本身的。她的劫难有多深,生命便有多长。这点,怕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她闭着眼睛,看。

即便睁开,面前也是一色黑暗。她沉浸在黑暗中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光明不再企盼。她已经不在现世很多年了。她存在于一个自建的,或若是许多人帮她完善过的,另一个世界里。她并不在意那个世界的名字,她只是跟所有人一样,对它怀有无比的敬爱和向往。她甚至会说,我活得很好。一个老人嘴里的好,便是全部的好,真好,是一种不必修饰的幸福。

活在幻觉里,便是一种自我的满足。当现世逐渐抛弃和遗忘生命个体的时候,绝望并不是最终的结果。我们都将是拥有天堂的人,并在流于尘土,或被践踏,苟活的过程中,坚定着对它的信任,景仰。

二、丝巾

她习惯用一条丝巾把自己裹住。这是一种略微窒息的,略微温暖的感觉,如果没有一条丝巾的缠绕,她便会觉得自己缺少了点什么,她会慌遽、忐忑,甚至举止明显局促起来,同时在短时间内阴凉会袭击她的喉咙和颈背,她会有无处可逃的绝望,或者末日降临般的恐怖。于一条围巾的依赖成为她人前的标志。

她是温雅的,即便遭遇一场惊心动魄的灾难,她都因为有丝巾对身体的一丁点眷顾而安稳起来。周围的人,从来都觉得她是好脾气的人,不生气,也不对质,不反抗,好象她本就一团空气,存在的若隐若现。人多的时候,旁人会忘记她的存在,尽管她的颈间,有一条丝巾,不分季节,不分冷暖地裹覆着她,提醒着旁人的眼球,她还是会被人们暂时遗忘掉。

她竟然是喜欢着这样的被遗忘。她的微笑,因为丝巾色调的变换而产生出来的深浅多少,均无人知晓。但她总是微笑着的,让人以为,她是迟钝的人,悟不透旁人的明脸暗眼,言语调侃,这样她便成为一个不避闲的人。她成不了一堵墙,阻挡不了那些流言蜚语,但也成不了一面回音壁,将别人的勾心斗角传递出去,她可能仅仅作为一个实体存在,类似沙发、办公桌之类的物体。并没有不妥,谁都不能否定她的人生和价值,她愿意以这样的面貌穿行于街道和公路上,路过树木和商店,走回那个属于她的居所,便是她之所求。

她习惯同款式的纯色衣服,新衣旧衣,太过雷同,使人们产生她从未换过衣服的错觉,倘非要找到她新鲜的亮点,丝巾只能勉强算是。事实上,她的丝巾都是真丝的,价格不低,可惜因是裹在她颈间的,没有张扬的裙衫托衬那条丝巾的美丽,那些美渐渐沉积凝固起来。她安静地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电话响起,然后整齐地将电话内容记录在雪白的纸上。她的字是那种工整的、不缺一点一弯的书写,不了草,也不歪斜,像一列排列开去车厢,她从不出错。但没有人发现她这些明显的优点,大家对于她这项可有可无的工作不大感兴趣,就像她坐在那里,跟没有坐在那里一样。有时她会故意消失几天,潜意识里,她希望有人用充满疑惑的口吻问她一句,但没有谁会问起她的行踪。没有人打听过她的过去,也没有人关注她的未来,即便现在,她都是极易被忽略的。

难得她不悲哀。生活的样子,本身便是规正的的样子,她早适应了这样的样子,如若她特立独行,不论是她还是旁人都是难以承受的,那样的话,她将会成为旁人传言的体裁,如此这般地随便勾勒,都是她却都不是她。其实那样的她跟现在的她有什么两样呢?成为别人的传闻主角,跟从来不曾被别人记得过有什么区别呢?都是一样地活着,一样地被柴米油盐等小事困惑,大家都是讨生活的人,生活才是主角,人,不过一个副词,半虚半实,可有可无。所以她活得颇自如。

她的孩子是个漂亮的姑娘,如果仔细看,会觉得是一个比她小几号的她,许多人都夸奖她的孩子漂亮乖巧,但所有人都忘了这个小女孩,不过一个她的翻版,如果他们仔细观望一下她,会觉得,他们的同事,那个沉默着微笑的女子,原来是一个好看的女子。但大家已经习惯将目光抛向她以外的地方,花,草,树木,鸟雀,虫子,植物,动物,在她之外,在所有人之外,在房屋之外,在大地河流之间。其实人是渺小的,只有人自己在乎自己的存在消失,在乎自己的冷暖和适。

她习惯这一种框架式的生活,有板有眼地把自己安适地放置其中,不自由,但也不束缚,刚刚好。聪明如你我,却去追名逐利,张牙舞爪地争强,到头来头破血流,身心俱焚,时光不曾因你激昂过而怜惜安慰分毫,它待你如她。你我蓬头垢面,疲惫不堪地回头,看到她从时光中款款而出,随她的,还有予她婚姻的、设了俗囿的那个男子,春天的阳光照着他们微笑的脸,他从货架上取下一款丝巾,她端端地戴到颈间,他们甚至没有说话,目光把所有的客套都免去了。她习惯地紧了紧丝巾,松垮和随便不是她的。

只有略微窒息,才,略微温暖。

三、笑脸

她接受一些疑惑、探伺、问讯的目光,同时也被闪回曲折的言语打探,只所有这般人间常态于她说来,竟是褒贬无碍。也是,一个不足五岁的小孩,接受要比猜测更使她兴奇。

她暂时不会觉察秘密在她生命里存在的事实,她进而以为,秘密这东西,如气体一般,飘荡在空气中间,被许多人猜测和破译,躲避和推移,但不会成为生命里的包藏。

她是做姐姐的人,从落地成人便注定,她有天生的母性,包揽着弟弟的蛮横霸道,也默然地习惯接纳和忍让。有一点她是诧异的,因为她跟弟弟同日生,大人们说,她先落地,为姊,而后的小孩该是弟。她渐大时看到旁人的姐弟,相差了几岁,做弟弟的,爱撒娇,做姐姐的,微笑而亲爱。可是她不是,她也是喜欢一切新奇的人,她想要的,弟也要,她不要的,他亦不喜,两个人常生间隙,但因年岁小,忘性大,再加上家人强调姐姐一定要施忍大度方为姐姐应有的样子,她渐渐地舍弃了喜和闹,变得随和可意。即便如此,弟弟也常哭,两个人一起在院子里玩,他因跑不过她,也哭;他因受不到旁人的关注,也哭。他哭的时候,祖母会责备她或者呵斥她,她是委屈的,但却不得小心翼翼起来。

闲人在边上看着,压低了声息窃窃,说她被抱养过来的身世,也说她这样子年来是要受气的,谁家不爱自己的亲生子,有时也说她父母的德行欠缺,亲的和养的,都自私,不管不顾她的感受。

这便是一个包裹严密的秘密,而这秘密仅限于她,秘密在世界里是被剥离开来的,有人甚至知根知底,连旁系纠结都可解的开,只是她,不明究里,欢然地跑出来跑回去,拿水和食物给祖母怀里的弟弟食。

院里的葵在七月分外茂盛,一棵棵齐刷刷地立正,仰面随天空里的太阳微笑,是一种对滋养和关护的感恩和敬畏,这笑脸便也纯净真诚,不着俗痕。她的名字便叫葵,尚小的她,很是喜欢这个字,她爬在板凳上,用一截旧铅笔在纸上用力地画,是一张超市的宣传单,上面有饮料和小吃,她把自己的名字就写在这些饮料和小吃上,那个“葵”字写的大,也歪斜,黑色的铅,划上去,把那些色彩都遮掩了。

一个没有秘密的人却是一个大秘密。许多年后,她长大,怕是要讪笑自己曾经的自以为是的。但当下,浑不觉。她好好地生长着,在旁人家里,喊旁人为父母,敬旁人为长辈,护旁人的孩子,天经地义。

夜里她也做恶梦,梦里洪荒世界,一色混沌,没人没花,无山河大地。

她是一个叫葵的女孩,没人教她念过“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寂”的诗句,却自带有“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的任意恣肆、自得其乐的意味。微风过,园中葵与她倒是相般,皆擎起一颗笑脸,收受世界的德泽和光辉。

邻饲白鹅,行将起来大蹼拍着水泥地,脖子伸伸缩缩,畅畅地叫着便到了她跟前,她身后的弟却吓得瑟瑟,她本想蹲下来摸摸鹅头的,祖母却呵斥她,有哀哀的哭音,她便拉了弟走得远远的。有犬亦来,又是寻着她,这次弟弟惧声矮了,她便可蹲下来,跟迎过来的犬说话:狗狗乖,莫吠宝宝。宝宝是她弟,愣后生也在她身后响应:狗狗乖,莫吠宝宝。

远远地看到母亲回来,她喜悦地迎上去,养她的母亦不知道在众人面前掩饰,竟生一脸的厌恶。或若她以为自己也包裹严密,正是,户口薄上承认了的,谣言自是虚夸,只要她不明白应承,旁人言说不过风过耳尔,如此,做母亲的偏袒男孩,也是顺理成章。葵便乖乖地立在几颗灿灿的葵前。葵是来自乡下的祖母种的,她的小手也曾拿捏过几颗,便以为,所有灿然的葵,都是她的作为。她的悦,又是一种年少少有的难得。她睁大黑黑的眼睛看着母亲怀抱里接纳了弟弟娇憨和肆意,有羡慕,也有渴望,但她是姊姊,该稳重端庄,忍让大度,亦笑对面前自己的母亲弟弟,似与己无关的释然。

秘密依然是秘密,没有人在短时间内戳穿它暗色的里子。生命的残忍性,也就在这里,明明白白是欺瞒,却不能说破。葵在夜里垂下了它的脸,但总感觉它是笑着的,那样的金色,旁的植物难效仿。它也不张扬不惆怅,只端然地立在蒙昧光线里,安定稳顺,廓然自喜。

陕西癫痫病医院能治好吗辽宁著名癫痫医院治疗癫痫花费高吗癫痫病会突然尖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