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夕阳中的陆家新屋(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故事会

(一)

时光飞逝,几十年的人生历程,转瞬之间就溜走。成功的喜悦、失败的苦痛;重聚的狂欢、分别的心酸;展翅高飞的激情、折翅坠崖的酸楚,都已如过眼云烟。

当年的有棱有角,已被年轮打磨出圆滑;当年的激情飞扬,已被岁月辗压出平淡;那折翅的雏鹰仍坚强地飞翔,早已飞得随风飘远,唯有我纯真的心一如当年感恩。

站在岁月的端口,才发现飞翔的自己如同风筝,那根幽幽、冗长的思念之线,一头连着翱翔的游子,一端连着年迈父母的心。回望回父母,他们已是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再也不见当年的意气风发。岁月就这样无情,将曾经美好的一切渐渐在长河中淹没。

我多希望,在父母尚存半丝聪慧、一缕记忆时,陪伴他们见证世间的繁华。我多想,借半寸光阴,让他们健康快乐,享受人间的美好。

(二)

星期六下班早,傍晚时分,带着爸爸和女儿去陆家新屋游玩。景区离我家非常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面积不大,方圆大约一公里,但风景优美,山水宜人,小路平整,偶而微坡,山脚下有一座抗战纪念馆。

“我们这是去哪儿?”爸爸问道。

“去陆家新屋,抗日战争纪念馆,衡阳保卫战的革命根据地。”我回答。

“哦,这些地方,我原来年轻来过吧?反正现在是不记得了!你现在好厉害,可以开车带我们到处走走,也不会丢。”爸爸用崇拜的语气对我说,“现在我怕走丢,心里没底,分不清方向。”

“你年轻时也走南闯北,肯定到过这些地方。”我指着右边的桥,“你走路走过这座桥!”

“这是哪儿?我不记得了!”爸爸喃喃自语。

一路上,爸爸都新奇地问这问那。到了景点,一块刻着“陆家新屋”的巨石,立在停车场的旁边。

下了车,我就招呼爸爸过去,让女儿陪着拍张照片。

爸爸有些害羞,推辞着:“不用拍了,真的不用拍,老了又不好看。”

“老爸真好看,拍照片是帮助你记忆的,等过些天,你忘了到过这里,看看照片就能记起了。”我一边说,一边安排女儿站到爷爷的左边,在风景石前,拍下第一张。

(三)

女儿活泼好动,要求单独走一条线路游玩,由她去了。我陪着爸爸来到景点入口,一簇簇葱茏的翠竹,在金色的夕阳下摇曳。一簇与另一簇在空中相互拥抱,像是一个天然的帐篷,密不透光。一条小石径,从竹丛的缝隙中延伸。竹丛的脚下,几根翠绿的竹笋,像绿精灵从大地中探出头来。立秋之后,却有春的使者在迎接我们的到来!我拿出手机,仔细地记录下这些生命中感动。不,不只这几根,而是无数的。或独立的、或三五成群,用春的涂料,向上的精神,展示着另类的美,我惊喜万分。

“这是黄竹,一年四季都冒笋。”爸爸看我感兴趣,对我解释着。

“哦,是这样的呀!”我用目光示意右边远处的,“那边叫什么竹?”

“那边是柿竹,只到春天才能长出春笋。”

我笑了笑,不语。

小时候,我就认识这些竹子的,可能爸爸忘了。柿竹,又称丝竹,一年四季长笋,竹笋呈绿色,竹子成簇生长,竹杆修长,柔韧度极好。黄竹,又叫毛竹,春季长笋,笋壳麻褐色。我的老爸,记忆中虽然还有竹子,但竹子的名称全部弄反了。

从竹丛小径走过几百米,数十几级阶梯之下,就到陆家新屋祖屋右侧。一幢古朴的南方建筑群,青瓦白墙在夕阳下熠熠生辉。檐下、窗额的木雕彩绘十分讲究,如意祥云飞禽瑞兽都栩栩如生。

前是清清水塘,后是绿色小山,站在祖屋前的平地上,爸爸由衷地感慨:“这里视野开阔,真是个好地方!”

“来,老爸过来,到这祖屋前拍一张,留个纪念。”

去的时候已是傍晚,馆内工作人员已下班,只有移动监控在左顾右盼地扫视着游客。我们没能进馆内参观,就在朱红色的门口和窗旁悄悄张望。

祖屋是1887年由陆成祖出资建成,房屋座北朝南、砖木结构,是一幢二进四厢的小院落,中间正屋,现作陈列馆,陈列锈迹斑斑的手榴弹和迫击炮弹,见证了历史。1944年6月,黄浦军校高材生方先觉军长,率领1.8万人,在此打响了衡阳保卫战,历时47天,敌军伤亡达41%,创下以少胜多(1:10),歼敌军事将领最多的辉煌战绩。两边是厢房,现作资料陈列馆。最左边的马厩,现作武警值班室。

(四)

离开祖屋,沿池塘左边走十几米,一条小径通往小山坡上,坡上有个中心亭。爸爸非常开心,飞快的脚步,走在我前面。

“这草丛中有人,还是趴着的。”爸爸在前面惊呼。

“人在哪?什么人呐?”我三步并作二步跟过去。

“老爸,这是花岗石雕塑,你看,这是趴在草丛中,眼睛注视远方,紧握着机关枪,等敌人到来,马上战斗!”

“哦,这边也有,这是蹲着的。口中咬着手榴弹的拉线,战斗马上开始!”

爸爸也明白了,好像也意识到那场景那气氛。

在池塘边、小山坡上,在中心亭的下面,在隐蔽的草丛中,有趴着的瞄着机枪;有卧着的正咬着手榴弹的拉线;有半蹲的、蹲着的瞄着拍击炮,所有雕塑的眼睛,都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再现当年抗战现场的惨烈……

沿中心亭下到半坡,再走几百米,就到了陆家新屋的牌坊。牌坊的位置相当于与半坡齐平,比祖屋高出一百多米。

牌坊主体为白色的花岗石,木质材料的斗拱,黑色的琉璃瓦衬得牌坊更加耀眼。牌坊也由三个部分组成,主体的中间“陆家新屋”四个大字,苍劲有力;牌坊的两边构造也十分精美,飞檐翘角,形如轻盈展翅的飞鸟,上面分别写着:

越雷池侵沃土倭兵逞凶烽烟烈

护衡岳保家国将士喋血浩气轩

爸爸非常感慨:“好大气的牌坊,层次感强,三个部分有十二个角!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牌坊。”

“来来来,老爸,你到这儿来拍一张,这么大气的建筑,跟你非常般配,因为老爸也是伟大的。”我招手叫爸爸站在指定方位。

爸爸非常开心,笑得合不拢嘴,嘴巴里仅剩的几个门牙,被他笑得露出来,模样非常可爱。

爸爸的脚步越来越轻快,几百级阶梯,他没有停歇,就直接下去到谷底。

一条小溪蜿蜒流过,溪水清澈见底。可能是温度太高了吧?或大或小的石头,都懒洋洋在水里躺着。水中的小草却非常热情地点头,招呼着过往的游客。溪边,大人带着孩子,用玩具的钓鱼工具和渔网在水中嘻戏。

远处,两座拱桥连着两边,桥上的浮雕,精美生动,或花草,或飞鸟。近处是朱红色的木桥,桥栏高有一米左右,精致的木雕,愈发透出古香古色。右边清清的水塘,水草们藏在水中若隐若现,像美少女,娇羞地蒙着面纱。左边是荷塘,荷叶们见到我们的到来,都争先恐后地挤着,探出圆圆的笑脸。青蛙正在荷塘举行会议,会场一点都不安静,“呱呱呱、呱呱呱。”每个会员都在说话。

爸爸兴奋地这边看看,又跑到那边。

“来,老爸,你站这儿来,我再拍一张。”

“等我笑一笑了,你就拍。”爸爸说,“你看我笑得好看吗?”此时,他像个害羞的孩子,轻轻的问我,仿佛这景色太美,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与美景相配。

“你笑和不笑都很好看,在我心中,老爸是最帅的!”我笑着,把刚拍下的照片递到他面前,“你看,小桥流水荷塘,还有我的老爸,多好看!”

爸爸看着自己的美美照,乐得心花怒放,又有点不好意思,抿着嘴巴,这回把那几颗俏皮的门牙抿回嘴里了。

(五)

穿过荷塘,沿着溪水边走过几百米,一路阶梯,直达国防广场。

广场内,一台退役的飞机置放在广场的中央,上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赠”的字样,已有些模糊,可机身的银灰色依然光鲜。飞机尾部方向,放置着一个,看起来像一节军绿色的火车车厢,车厢上耸立着像军绿色的船帆,那是712型天气雷达监测仪,主要用来探测影响航空作战的雷雨冰雹等天气。飞机头部的方向,分别是一台退役的迫击炮和一台坦克。

“老爸,过来和飞机拍一张。”

“好的,你说我该站哪儿?站这里行吗?”爸爸像个天真的孩子,真不知站哪儿好。

我让爸爸站在飞机的侧面,迎着晚霞的余辉,把他的笑容和飞机一起定格。

穿过广场边的健身场,就到停车场,女儿也刚好到车边跟我们汇合,一路返回。

车上,爸爸还十分兴奋。

“这么好看的景色,你妈妈没来,真的可惜。”

“没事,下次我带你们一起去看。还可以去看别的地方的美景。”

到家后,爸爸还在眉飞色舞地对妈妈讲述今天的游玩,感觉他意欲未尽。

弟弟来电话问侯爸妈,牵挂他们身体好不好,得知他们身体很好和游玩的情形,当即表示,明年带着爸妈,坐飞机去北京旅游,并留照片作证,帮助爸爸记忆。

我期待他们出远门去游玩。当他们俩坐飞机去北京时,祈祷爸爸还有一缕记忆,当看到天安门城楼、看到五星红旗徐徐升起,我希望爸爸妈妈也会雀跃、也会欣喜!

(六)

昨天的尽情游玩,爸爸还算正常。今晚下班回来,他竟然糊涂得不知道洗澡,不会关水龙头,也不会穿衣服。

妈妈和我帮他忙完后,坐到电脑前,我感慨万千。

一直以为父母就是我的全部,而现在,我们做子女的才是父母的全部;一直以为有父母的陪伴,我不要长大,而现在,父母才真正需要我们的陪伴,他们已变成没长大的孩子;一直以为,我和父母住在一起,就会永不分离,而现在却感觉,和父母的分别是近在咫尺。

我的心在哭泣。

时光,我请求你放慢脚步。

夕阳中陆家新屋的照片,每一张都闪光、珍贵!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儿?武汉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哪家专业辽宁小儿癫痫病医院郑州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