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桃仙酿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句子大全
春风一吹,桃仙镇的桃花便姹紫嫣红起来。
   有粉色打着朵的,有白得像雪的。
   顿时,桃仙镇的大街旁,小溪沿岸到处开着袅娜的桃花,花香鸟语,莺歌燕舞。
   桃仙镇有三宝:美酒、美女、美景娇。许是桃仙镇的水质特别,桃仙镇酿出来的美酒那真是名扬四方,盛誉海外;桃仙镇出来的女孩儿个顶个的美丽妖娆。柬埔寨那个元首西哈努克来访,点名要喝桃仙镇的美酒,点名要桃仙镇的美女来夹道欢迎。喜欢美女的西哈努克亲王说,桃仙酿是他一生中喝过的最香醇最迷人的美酒,桃仙镇的美女是他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美人。
   这小镇盛产的美酒当中又数桃仙酿最为盛名。这个桃仙酿不是出自别人之手正是出自桃仙镇的酒学博士林子轩之手。这个林子轩可不是凡人,他从法国波尔多留学归来,便在家乡开始完成他在法国酿制的梦想。造一坛好酒,让天下人尽享美酒佳肴。历陈经年泡制,终得一个好的配方,一酿成名,使人踏进桃仙镇就可闻见那一地桃仙酿的馨香。用林子轩的话说,人生最不能辜负的就是美酒、美女和美景。
   桃花妖娆,醉了清风。桃仙镇游人如织,林家酒坊,生意兴隆,日进斗金,财源滚滚。这林子轩的大名随桃仙酿的品牌声名远播,一时间到处都有人才请林子轩去辅导酿酒,泡制精美良方。
   林子轩身高八尺,不胖不瘦,相貌堂堂,一副圆圆的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度。美女见了没有不心动的,不由得会多看他几眼。就是男人看了也会再看几眼有的甚至会生出几分嫉妒恨,而林子轩呢?则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如若有美女不多瞅他几眼倒是不正常。他依然故我,他一研究起酿酒来就会忘掉一切,什么美女什么婚姻,他都忘的一干二净。他熟视无睹,不走心,只有酿酒的配方才会走进他的心里。使得他都已过而立之年,依然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尽管父母万分焦急他的终生大事,但对他来说,却是不急不恼不温不火。
   这天,林子轩正欲去酒坊研制“一坛香”秘方,就见马路对面走来一绝色美女,见到他忙施礼:先生,请问桃仙酿酒坊怎么走?
   林子轩就有些茫然,有几分彷徨。他光顾看美女了,竟然有些忘了美女的问话。待那美女再次问起他时,他才呃了一声,赶忙做答:前方直走,见路口右拐既是。他还头次犯了花痴。这个美女是谁呢?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不得而知。
   林子轩内急上了趟厕所,待他走进林家酒坊,去寻那绝色美女时,却无论如何也寻她不着。那美女真是来无踪去不影。林子轩不禁有些纳罕。
   如果说林子轩对婚姻大事一点也不急那是假话。每逢佳节,他便愈加失落。一则有同学都已抱儿子,二则父母催促有加。但茫茫人海,寻觅知音何其难也?相爱简单,相处太难。如今的女孩要么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要么不会家务,不懂礼仪;要么不懂诗书、不会女红。也难怪风流倜傥的林子轩挑剔,谁有他这么优秀的条件谁也会好好掂量掂量的。
   林子轩从酒坊跺出来,向鸳鸯桥走去。满街桃花芬芳,美酒飘香,不禁有些飘飘然的感觉。这鸳鸯桥可不寻常,据传要是相恋的男女从桥东向桥西来回走三回,这男女就一定会永结连理永浴爱河。镇上有好多对青年男女的洞房花烛都应验了这一美妙的传说。
   林子轩心绪有些不宁,他不知道他走出来干嘛?还从来没有过如此的境况,心有些乱动。
   按理说,镇上有好多名门望族争相上门求亲,但却没有一位女子能入他的法眼,使得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仍然孑然一身。
   林子轩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鸳鸯桥上,这时忽然一股旋风吹来,一下子他便被这股旋风网在中央,他还没来得及说“旋风旋风你是鬼三把镰刀砍你腿”,就已然被旋风托起,尔后就随着旋风云里雾里,不能自己。
   待林子轩醒来,他方知自己进入了如梦如幻的仿佛桃花源一般的世界。
   窗外,山高林立,怪石嶙峋,满目绿色,层林尽染。百花吐艳,蜜蜂飞舞,清风几许,桃花盛开,芳香扑鼻。
   西安有哪些医院专治儿童良性癫痫病 身边一绝色美女相伴而卧,那美女举手投足,媚眼那叫一个妩媚。百花深处杜鹃啼,恩爱缠绵,欢情如梦。林子轩看见美女似曾相识燕归来,恍如梦中得头彩,一下握住那美女的手:不羡神仙不羡仙,只羡天朝有缘人。
   那美女起身,端过来一坛酒,浅浅一笑,说,尝尝俺酿的醉清风。这可是用蜂蜜做配方,再加上这二龙山龙眼的泉水酿制而成。说着倒了两杯,递给林子轩一杯,自己一杯,两人碰了下杯,一饮而尽。林子轩道了一声,好酒!便觉七窍生风,身轻如燕,浑身是胆,目光清澈。
   那美女徐徐走到林子轩的对面,两手相握,款款深情地说:轩哥哥,我叫梓芸,慕名已久,情非得已,将你绑来,今生愿以爱相许,共度残生。宁负江湖不负卿。
   林子轩如沐春风如浴春雨,激动不已,但是向来家规苛责的林家是否会同意这门亲事呢?山风一吹,林子轩不禁打了个寒颤。
   林家酒坊一如往日红灯高悬,绸缎飘舞。管家和仆妇们忙忙碌碌,进进出出。
   这时一仆人到林老爷堂屋相报,说是桃仙镇的邻镇--营城镇大户柳老爷携女前来登门拜访。林老爷赶忙出门相迎。柳老爷在营城镇的地位就像林老爷在桃仙镇的地位一般。柳老爷是名门望族,是一言九鼎之人。人到一定地位就会不知不觉地和与自己地位差不多的人交往,也就是如今所说的圈子。人的地位不同,所结交的圈子也就不尽相同。这也许就是人们所常言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林老爷和柳老爷握手寒暄,让进正堂,好烟好茶相待。林老爷待柳老爷携小女坐定,方才仔细打量柳老爷小女,这一见不打紧,林老爷顿时眼前一亮。那小女往那一站仿佛一棵美人蕉一般,婷婷玉立,倾国倾城,美若天仙,媚眼是一种罕见的尊贵高雅。柳老爷扼须一笑,悠悠开口:“今日特来送还紫砂壶,多谢林兄赏脸拿回家中把玩。多谢多谢。”林老爷略微点头致意“客气!客气!!你我手足之情,岂能见外?常来常往,情义深重。”顿了一顿,“令爱可是初次见面?在哪里高学?”
   柳老爷赶忙介绍,“小女柳依依,年方二十有五,实乃不才,刚从伦敦学毕归来,正在休憩,闲来无事,便陪我特来林府一拜。”并让小女柳依依向林老爷施礼。柳依依赶忙施礼。林老爷喜上眉梢,略作回礼,直夸贤弟教女有方。林老爷似乎想起什么,忙问管家,子轩在吗?管家说,不在。林老爷便对柳老爷说,“实在可惜,犬子不在,不然让他们兄妹一聊,或许能聊得来,一样的海外留学背景,一样的年轻向学。”柳老爷附和到,“所言极是。令郎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如若能结秦晋之好,那是兄弟的造化。”林老爷说,“若能结秦晋之好,那是我们林家的福气。令爱美若天仙,知书达理,我看就这么定了。待犬子回来,择良辰吉日,举办订婚之礼。”两人越说越兴奋,柳依依则面若桃花,略显羞涩,低眉抚弄自己的辫子。
   又聊了些时辰,饭菜已做好,便备酒席款待柳家父女。林老爷席间不时问林子轩回来没有,见有些时辰不见子轩归来,便有些烦躁,款待完柳家父女,送走客人,便匆匆走向酒坊。前屋后屋,左屋右屋,仍不见林子轩踪影。林老爷便有些放心不下。但林老爷毕竟是男人,还能沉得住气,可林太太却有些气沉丹田,挂念不住,竟放声嚎啕了。林老爷走过来说道:还不定是怎么回事呢?你哭什么哭?晦气!马上找人。
   一时间林家大乱,车车鞍马马蹄疾,人人哀叹叹声起。这时大管家给林老爷出主意,如果林公子晚上不回,就报衙门相助寻找吧?林老爷手拨念珠沉吟半晌,说:中!
   有人来报说林公子是在鸳鸯桥上不见的,有说看见林家公子和一绝美佳人搭话来的,又有人说看见林子轩在茅房解手的。不一而足。
   林家大院红灯高悬,彻夜不眠,昏黄的灯光如同瞌睡人的眼一般无精打采。
   林老爷累得筋疲力尽,歪躺在床上。林太太哭了一宿,眼泪似乎已经哭干,这时已经剩下鼻涕一把接一把,大管家带一哨人马也是跋涉千山万水刚刚回来,从失望的脸上已经写满了答案。
   桃仙镇已经是金鸡报晓,太阳从东方慢悠悠地升起,死一般的寂静恐怖的可怕。
   这时一对马蹄子的声音瞬间划破了宁静的天空,由远及近的向镇上驶来。林老爷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跑向屋外,林太太、大管家等一哨人马忙挤向屋外。
   黑骏马驼着的会是谁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随着马蹄子的声音由远及近,林老爷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望眼欲穿。林老爷头次感到“望眼欲穿”这个词的分量和精准。当林老爷看清骑在黑骏马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公子林子轩时,他激动的眼泪在飞。
   黑骏马一路狂奔一下子来到他的眼前,林子轩和一女子一起下马,然后跪在地上给父母大人谢罪:孩儿不孝,让您们惦记了。林老爷子上前欲扶起林子轩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管家!备酒庆贺一番。
   林子轩不肯起来,向父母介绍到:这是我的女友梓芸。林老爷和林太太这时才注意到那个女孩,惊在一旁,竟无答语。片刻,还是林太太疼儿心切,忙说,起来吧起来吧,进屋再说。于是林子轩和叶梓芸慢慢平身随父母大人而行。大管家去张罗酒席了,自然是千杯桃仙酿,一醉方休。这是后话。
   林子轩手拉着叶梓芸的手来到了林老爷的客厅,待林老爷坐定,他们俩面对林老爷站定,像受审的俘虏一般。林老爷开始由喜转忧。林老爷子喜的是林武汉治癫痫病哪些医院比较好子轩终于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忧的是他已经和柳老爷为子轩定了他的终身大事这可让他怎么和人家柳老爷交代?要知道他在镇上可是一言九鼎的人。不想这两天时间却有这么大的变化,这不能不让他百感交集心急如焚。林老爷看着他俩,也不言语,慢慢点燃了一支烟,然后徐徐抬起眼打量起叶梓芸来:粉色的小衫,灰色的小靴,黑色的小辫,眉清目秀的山野少女长得像画中人一般,静静地站在林子轩的旁边,看上去也算般配,但是和他给武汉癫痫病最好医院是哪个私定姻缘的倾国倾城的柳依依相比,不免还是逊色几分。寂静,死了一般的寂静,使得林子轩怕的要命,他是深知老爷子的厉害的。客厅里的空气被一根火柴都能点燃。
   这时还是林老爷压了压火气,开口了,子轩,你把这姑娘送去客栈休息,然后你回来和我讲讲你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林子轩马上回说,好!于是拉着叶梓芸大步的离开了这间空气即将要点燃的客厅。到了外面他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心胸顿时舒畅起来,他最怕的是林老爷当着梓芸的面把他一顿训,让梓芸也为难,他怕梓芸受连累胜过自己受罪。林子轩让身边的仆人伺候好梓芸先在自己房间休息,然后转身去接受林老爷子的训话。
   当林子轩一个人站在林老爷子的面前时,他明显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他轻松可林老爷子不轻松,林老爷子马上像山洪爆发一般爆发开来:娘西皮,我已经给你定了婚了,就是营城镇柳大人家刚从英国留学归来的柳依依。人家貌美如花,海外归来,你却给我领回来一个村姑。你三十几年不找偏偏在我给你选择完的时候找,你这是存心跟老子过不去?
   爹,恕孩儿不孝。孩儿实在不知您已为我私定终身。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情,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我也是情非得已。但是我已属意梓芸,孩儿怕有得罪了。
   乱弹琴!儿女终身大事,岂能孺子作主?再说当今世道,要讲门当户对。否则岂能光宗耀祖延续我林家江山社稷?
   爹,梓芸虽出自乡野,但多才多艺,会酿酒,会养蜂,会搜猎,会吹箫,这次是她救了我,才使孩儿不致被山贼虏去,才使得林家财产不致受损。
   不要说了!她有恩与你,你报恩就是了,给她几千大洋重重的犒赏她,但不至于你以身相许,你是我们林家的根,你的婚姻必须我来做主!林老爷重重的把茶杯往桌上一放,桌子上发出当的一声。
   爹,我乃留洋之人,深知家国兴亡,匹夫有责。但个人婚姻意味个人幸福与否,在西方,婚姻自由乃为一切自由之本。只有实现真正的自由,方能发挥出个人之潜能,方能振兴伟业。否则我心不畅,焉能兴家立国?林子轩奋力为己辩白。
   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定了!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姑娘怎么打发走!你可以走了!林老爷怒发冲冠,看都不看林子轩一眼地说。客厅的火药味十足。
   我保留我的观点和想法!林子轩激愤无比的走出了林老爷的客厅。
   当林子轩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叶梓芸不见了。林子轩打听谁谁都说不知道,他跑遍了整个林家大院,累的他气喘吁吁,但叶梓芸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站在十字路口,林子轩在想,叶梓芸去那里了呢?
   林子轩站在街头不知所往,这时瞌睡虫袭来,他差点倒在地上大睡,他挣扎了一下,艰难地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得有人喊他:少爷少爷,不好不好了,衙门来人闹事了。林子轩一轱辘爬起来,抹了抹眼睛,就跑到院子里来。
   就见大管家正在和衙门的官吏在争吵,他走上前去,就听大管家说,你们已经来征过好几次捐税了,怎么又来征收了,还让百姓活不活了?

共 652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