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新年(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浪漫青春

冬日的清晨是暖暖的,不知几时出的暖阳;从被子里抬出头,睁眼的那刻,我就感觉到窗外的光有些明铄。这一刻,我确认自己再无睡眠了;回想,这长长的一夜,可是所谓的跨年夜,我便什么也没做,看小说看迷糊了就睡了。这懵懵懂懂的一夜,想不起自己作过什么梦,再一回想,像似有,又像似无了。

休息的日子真好,一面可享受自由的阳光;我可以躲着它,也可以淋浴在它的怀里。一面受着低沉的软弱,在自由的时间里,就这么傻傻地坐在被窝里,猜不出自己是真傻还是假傻;可我感觉,傻了才好呢!这多像梦里的一景呢!可我始终想不起新年的梦了。

我是接了颂的电话后才决定起来的,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新年了。好端端的冬日,窗多阳光如此明媚,这真是九十冬日的好日子,可不得自己作废了。电话里,我说:“好的,这就起来了。”

记得旧年夜里,我忘记洗头了。据说:什么脏东西留在新年里洗,是可去霉气的,我就感觉自己在旧年里是一身的霉气,从年头到年尾,什么不顺的事都撞着了,这里就不再提起了。一边用脸盆打了冷水,就烧起热水来洗臉了。也准备出门了。

电话里,颂说:“想去西埔街买回家过年的衣服。”挂了电话后,我在纳闷地想,这么大个镇,成堆的衣服店;贵的,便宜的都有,他怎么想起去远一半的西埔街呢?

西埔街,是一条名副其实的乡街,它在珠海市斗门区里。我曾在那个郊外呆过五年,那个地方并不太好,有新街两条,旧街一条,再后来又多了一条;隐约里有着镇的影子,可惜这两年变化不大,还是如三年前,我离开时那样。

来到这,仿佛是一点也没变样,这街道,这楼房,这山峦,依然如故,唯独自己变老了几岁。街上的面目,一一不再是昨日天的。

下车后,我们先在一家小吃摊里吃酸辣粉。这家店,我还记得三年前的影子,就是我和颂坐的位子上;如今的桌子是成了旧色了,桌面还添了一层油腻的黑渍。

那天是个腊秋的早晨,我们是熬了一夜的班出来,穿着是夏装的短袖;山上已是挂溝了金黄的阳光,可徐徐前来的泠风,不时透人出秋的冷气;我们便双手互抱着,来到了这家叫作“重庆酸辣粉店的摊上”

这些摊子一字排开,是坐落在嗅水沟上的,半年前,这沟还在,流着很黑的水,晚上是臭气熏天。就是经过半年的工程,臭水沟不见了,只见街面宽敞了一倍多;据说,这臭水沟就在路下了。

再是,把街分成了两边,中间搭起了一条长棚,里边又分了许多间小棚,小棚就租给了作起生意的人来。我很怀念这条街,那些年年岁岁里,我不知走过多少回了,可我总感觉,似乎还会重来似的。

回想那个清晨,我们四个老乡在一起吃酸辣粉,还喝着早晨的啤酒,那冰冻的啤酒,一杯下肚,是寒气冲冲的,像全身的血脉一样滚动。我想不起,我们为什么会喝酒呢?想是一时的开心吧!

那天早上,我们也没喝醉,就如平常那样适可而止了。

这味道还在,酸酸,辣辣的,这粉的味道也好吃,依稀间,我放佛又看见曾经的画面;此情此景就如还在眼前似的,如今就剩我一个人还在这边,来时我也告诉他。我虽隔着近,也很少过来,像胖子,瘦子,回家就没来过了,我们从此也就各走各的路了。从前的友谊,也就化作了过往;就如,与颂一样,同样也会消失的。

同样的店铺,人来不绝,颂是一家一家的看,而我,像带着回忆的呆子,说不出一句话,总感觉自己是个敏感的人,处处留恋着,记忆就这样一层一层的堆积,我是站在了尖顶上,望着这迷茫的记忆,一点一点拾起,曾经的心伤,成了如今的过往,这岁月也就够怪的。

颂走时也不停地回头望我,说:“你怎么了,像个木头似的?”我纳纳地说:“没什么了,感觉这么怪了。”他说:“呵!又怀旧了,可今天是元旦,新年了!”

一下午,我们便是绕着这几条街道,颂也挑到了他买的鞋子,衣服,裤子,他兴高采烈地说:“这下好了,过年的新衣服也买了,就等着回家过年了。”听了这话,我越感伤怀,说想过年,与不过年,有何区别;小时候时是盼着过年,长大了是愁着过年;现在呢,没感觉了,过与不过与我何干?!

冬阳开始落下了,天空挂起了寒风,车上是拥挤的人。车站上车时,我还叫颂特意绕过栏杆站到最前边,生怕挤在人群里出事故。人生都是事事难了的,就如新闻里所写的,新年夜里,上海市的外滩上就发生了一起痛心的踩踏事故,至使三十六人死亡,四十三人受伤。我也是一边逛街,一边在网络上看到的,这惊恐之心怕是又振惊了中外了,多少人为他们惋惜了,可逝者如斯,活者心痛了。

车上也有不少议论起这事的人,如今的网络,就如同一个整体似的,什么事都一目了然;且说这种大事,议论中有同情的,有不同情的,不同情的是,想不懂,好好的走路,就怎么会遭这种事,何况大家都是成年的人,竞如孩童一般糊闹,真可谓好笑了。我坐在车上听着,事如几出,凡命运都有一劫吧!命运的长短,我们是不能左右的,可命运的走向,还是决定在我们手中。

......

合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较好?癫痫服用托吡酯治疗出现脸红是怎么回事保定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