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冰心】体检(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浪漫青春

七月的一天,天空不见一片云彩。烈日如火,炙烤着大地。树上的知了百无聊赖地叫着,不觉得给人带来点点倦意。

早晨,匆匆洗漱之后,开车到“每年大健康体检中心”去体检。一到门前就发现,偌大的一个停车场,满满的全是车。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一个停车的地儿,将车停好向屋里走去。

体检中心是专门的,刚一进门,便有一个类似于导诊的美女笑着迎过来,快步走到我跟前站定,然后红唇微启,礼貌地说了声:“您好!”在了解到我要体检哪个套餐后,她两手半握放到小腹上部,迈着职业步伐将我引导到采血处。接下来,采血处的小护士,在做好一系列问询、贴签、对我手背上的血管进行了简单的消毒之后,她顺手拿起采血的小针头,直接扎向刚刚消过毒的血管的位置。其实,对于扎针我还是有略微的害怕的,看到她将要把针头扎到我的肉里,我顿时闭紧双眼,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在感觉到一小下刺痛之后,我睁开眼睛看着针头连着的采血管,但奇怪的是,采血管里并没有血液流出……小护士抬头看了看我,把针头略微的往外拔了一点儿,随后又沿着血管向另一个方向推去,这样一次又一次,她不断地尝试着。这期间我劝那个小护士“不用急,要么把针拔了重新扎一次吧!没事!”她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红着脸仍反复地用细小的针头一次次试探着,我也被动得尝着这一次次在肉里挨扎的滋味。几次尝试之后,仍然不出血,无奈之下小护士喊了别人过来帮忙,她趁机就躲到后面去了。新来的这个护士,相比之前那个年长了一些。她小心翼翼地捏起还在血管上扎着的扎管,把针头略微的往外拔了一下,然后顺着向我的血管里推去,终于出血了!我的心也顿时跟着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挨扎了!在这之前,我也有过几次被扎的体验,虽说每次都怕扎,但更怕扎不到正处,再来回地在肉里拉动针头,不停地尝试,一直觉得这个疼远远超过再扎一次的疼,所以对这种作法,我打心底里是非常抗拒的。在经过排队、采血之后,大约一个小时过去了,接下来,我又去做了彩超、生化等,接下来是内科、外科。

内科诊室里坐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大夫,她个子不高,肤色略黑,但一眼看去,你能明显感觉到,这是一种健康的肤色,一个眉清目善的大夫。但与她交流之间,能感觉到她虽年龄略长但丝毫不失优雅,话语间透着一种高素质,亲和力很强。她对我的身体状况进行了询问之后,问我检查过哪几个科目了,问我近期身体是否有哪里不舒服等等。之后,她让我平躺在床上,她把左手平放在我的腹部,右手握拳,轻轻地敲打自己的左手背,她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对我的肝、胆等进行了逐一的检查,她说这是通过被体检人对这种拍打所产生的痛感描述,达到发现病灶的目的。之后,她又检查了我的背部等等,在与她经过简短的交流之后,我很容易得知了自己哪里不舒服、该做哪项具体的检查、应该用什么药、如何做好保养等等,我想:这或许是我此次体检最大的收获了吧!检查完内科,出门排队等待检查外科。门口的长椅上,坐了好多排队等待检查的人,他们有的人在谈论说外科的大夫如何如何等等,我坐在那里,定定地看着手机,等待别人喊我的名字。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外科诊室的门开了,大夫喊我进去。我走进去,关上门,礼貌地点了个头向大夫示意下。她也是一位老大夫,皮肤很黑,走起路来腿略跛,见我进来,她让我坐下等一会儿。她把手头上一位体检人的单子做了简单的整理之后,抬头对我说:“以前做过什么手术吗?”我如实回答了。随后他又问:“哪里不舒服吗?”我一一作着回答,她也忙着在电脑上作着记录,随后她又问我:“你以前做过甲状腺的彩超吗?”我说:“没有。”听到我这么说,她看了看我,她先让我把头扬起来,用手边捏边按压了一下我的脖子,然后对我说:“呀!孩儿呀!你的甲状腺有结节,我建议你做个甲状腺彩超!”听她这么一说,我开始是不信的,因为之前也没感觉不舒服呀!我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按照她刚检查的位置去捏,没摸到,又对照刚她按的位置我也按了按,还是没有按到,于是我问:“在哪儿呢,我怎么摸不到呢?”她说:“这个是摸不到的,得有特殊的专业功底儿,像我这样经常给人看甲状腺的人才能摸到,很准的!”我迟疑着,她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紧接着说:“这个最好还是查一下吧,如果有癌变,早发现不是?”听了她的话,我犹豫着要做还是不要做,在这儿做还是去别的地方做呢?她看看我,接着便说:“我给你开一个吧!一共也就200块钱,我们这儿现在还有活动,你做这个检查还能送你个头部彩超,这个非常合适的!”在我犹豫之时,她已经麻利地开好了单子,我顺手接了过来,推开门,边走边想,这个检查需要做吗?但前段儿单位体检也检查甲状腺了,明明没有事的!但如果不查吧?万一真有呢!这时我的感觉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在经过仔细思考之后,我想还是做吧!如果真的有病的话,我还可以及时治疗。我拎包跑到一楼大厅交了200块钱,上搂排队等着做甲状腺彩超。大约排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做上了!经过细细检查后,彩超室的大夫说:“啥也没有呀!你的甲状腺很好!没有问题昂,孩子!”我接过片子,把她赠送的脑彩做完,无恙!体检中心,这里有“白”大夫,也有“黑”大夫,有病查自然免不了,但无病让你查,未免就有点儿过份了吧!

时隔一周,母亲从农村来了。因为肚子不舒服,由我带她先到这儿检查一下身体,用的弟弟的体检卡。那天检查时,我全程陪着她,在做完一系列检查之后,又到了那个让我做甲状腺检查的老太太那儿,由于体检中心的要求,只能由母亲一个人进去检查,我在外面等候。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门开了!那个大夫把我喊进去,对我说:“孩子!你母亲的甲状腺有个结节,你给她做个甲状腺彩超吧!我们现在有活动,做甲状腺彩超送……”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直接说:“不做了!”然后接着母亲就出来了,留她一脸老褶,目光呆滞地立在那……出来之后,母亲对我说,前段时间她做过这个彩超的,甲状腺没有问题,这次为什么又让她查……

经过这次体检,我深深地觉得,常规体检固然重要,因为它能让我们及时发现身体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体检也确实是一个牟取高额利润的手段。虽然我们不能否认“体检”本身的科学性,但商业性的“体检中心”,“黑”大夫的存在,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污染着医疗这块本该清纯的土地,无病让查,只为赚这点儿昧心钱,她们的良心难道真的不会痛吗?

许昌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左乙拉西坦片都有哪些危害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