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八一】花落的世界(散文·家园)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多少次花开花谢。踟蹰在绿叶成荫的树下,倾听着落花低语,你的心是否会有小小的遗憾呢?

又一个夏日的轮回,我的心就是那片落花,那片姹紫嫣红渲染过的生命最后的辉煌,悄然落于青草,也将终归尘土。

生命的终结总有一个过程。花瓣的红晕渐渐消退,而对阳光和白云的痴情,逐渐转化成对芳草、斜阳的无奈诉说。浓荫斜下的阳光,偶尔说句悄悄话,而我更多的时间就是携裹着自己的心事,任时光吮吸掉身上那美丽的字眼。

落花如我,我如落花,如火的夏季重复演绎着繁盛和凋零。绿叶张扬着,但这个季节是属于月季花的。我们上班的地方到处都是月季花的影子。火热的太阳正炙烤着大地,大多数月季花凋谢了自己的辉煌,仍有极少的月季花坚守着那片美丽。看吧,这是别样的生命力!那虚弱的花朵少了层层花瓣的堆砌,美丽的颜色似乎也变成了单一,但这种坚韧和顽强依旧是壮丽的生命赞歌。

忽然间,我的心头浮现了那个坐在轮子上顽强生活的女人。有人说她性情怪异,有人说她不近人情。可是,当她找到了施展抱负的平台时,早就把身体的残疾忘到了脑后,而是将整个身心全部投入到村里的整治当中。修路,修桥,村容,村貌,在她的带领下有了很大的改变。很早我就听说过她的残疾,据说是唐山大地震留下的下肢瘫痪,这也让她美丽娇小的身躯,成为了人生永远的遗憾。

活着就好!活着,就是用生命诠释坚强的意义。

她的心是美丽的,她坚强的背后也有着柔情似水的一面。在大男人面前,她是一座难以撼动的山,也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冷艳的白月季。可对孩子们,她却是那样的温柔。她没有自己的家,没有自己的孩子。她开了一个小卖部之后,孩子们就纷纷拥到那里买东西,任由孩子们把货弄得乱七八糟。她总是用慈善美丽的笑容看着孩子们,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俏皮玩耍一样。

如今,又看到了大多数花谢时,这些零星的顽强生活的月季花,更加可爱动人,也就想到了那个与岁月顽强抗争的女人。

现实就是那样,柳荫中的月季花在风中依然笑着,笑着。太阳雨绚烂着五彩,却吸走了晨露的晶莹和大地的潮湿。干涸的土地升腾着热气,灰色的水泥路面显露出固有的死板和呆滞,即使踏上去,也没有什么激情。那个女人的故事远在几十里之外,而我们则要在这楼宇里,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闲聊着自己的心事。或许,像花一样凋谢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在相对单调的世界呆久了,就需要改变一下自己……

没有风,也就没有了空气的灵动。高大的椿树庸懒地伸展着自己的腰身,绿色散碎的小花隐隐约约,拼尽全力也开不出艳丽的色彩。躲在楼宇中的人们不用仰视,因为站得再高,也高不过不断上升的楼层。树木的高大也被消减了许多,松树和冬青依旧着自己的平凡。院落中的红红彤彤的樱桃,也已消失了,树下贪吃的人们早就没了踪迹。那叶片褶皱着岁月就等着季节向前的眼神,等着夏日阳光的重复和秋天那一声雁哀了。

那个穿着迷彩服的工人提着扫帚来到小院里,清扫着树下的落叶和青草的碎屑。红砖铺成的小路上,残存的落叶和飘来的残花片羽在扫帚的驱动下攒到了一起,被运到了垃圾转运站。那个熟悉的身影每天都会出现。那个伴着春夏秋冬在楼下清扫的人,好多次与我擦肩而过。都市的人并不都是锦衣玉食,并不都是上层社会的佼佼者。当用扫帚扫去生活中的落叶尘垢,我们会感觉到那份平静和安详。顺着他轻快的声音和节奏,我们踏着楼梯的清响来到他的世界里。青草的碧绿伴着野性的香味,伴着花屑流落在俗世中的断肠,不用去天涯,芳草处处侵阶长。

花香飘逸,环绕着两栋不起眼的小楼。我把这个世界甩在了身后,走出小小的铁门,走进绿色主导的世界里,去聆听绿叶和时间的絮语,去感受落花和芳草的亲密。我弯下腰来,想给它们带来点人气。羞涩的落花和小草好奇地看着我,它们并不想让陌生人了解自己的心事。我有些失落,就像失落了整个花季。黑色的蚂蚁爬上了嫩嫩的草尖,细长的触须划动着绿色的叶脉,仿佛用它们在童话中才有的方式,进行着彼此的心灵沟通。自愧于没有它们那样的契合,可我还是不肯离去,哪怕作为一个旁观者,也能体会到其中的奇妙。几个上班的同行,没有我这般无聊,他们冷漠地走过回廊,走过木槿树。

那颗失落了果实的桑树,幽怨地矗立在紫叶李包围的群落里,那灰色的枝干和黄绿色的叶片显现出了与之不同的光彩。我没看到过紫叶李的果实,没看到它纷纷扬扬的落花打动季节的诗篇。夏日里的那些白色小花过后,只有紫色的叶片还在摇动着失落。桑树只是沉默、等待,等待着紫叶李的小花开启流浪的最后挽歌。桑树花开了,并不艳丽的小花结出了令人惊叹的一串串果实。黑又甜美。溅落到大地上,那柔软、甜甜的汁液引来了无数人的贪婪。但是,路人饱餐之后,还会掉落到地面上。那黑色的表皮裂开,沾染着黑红色的枝叶,就在人们的脚印踏过后,碎成了忧伤的眼泪。

我流泪了!为了被时光碾碎的青春年华。为什么那么多才华横溢的诗人,只会赞叹花开时的艳丽?为什么不敢把笔墨驻足在零落成泥的残花呢?难道真的害怕一语成谶吗?害怕自己的未来,就像它们一样被无情或无意的践踏!

如今,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我看到了那熟悉的紫黑色,又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我。

一个有些伤感的孩子,正看着熟透的桑葚发呆……

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病医院贵阳癫痫正规的医院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