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刘玉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哲理
三姑平时喊别家闺女名字的时候,我们都挺乐呵的,可这天三姑大老远地喊着刘玉的名儿,我这心里莫名地酸了上来。瞬间,又多么希望听到的是一阵推搡的声音,是玉儿用扫把赶三姑出门的声音。我赶紧跑到了门口来看。   三姑在外面叫了几句没听到回应,加大了脚步就走到了刘叔家的大门口,三姑探头又往里边叫着:“小玉,玉儿在家吗?玉儿她爸,有人在家吗?”   刘叔从后房里回来话:“诶,三姑来了,这么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吧?进来坐咯。”又赶紧给三姑挪了椅子来。   三姑一阵老媚笑上来,听得实在恶心,完了又轻轻地在面前拍了一个对掌,说:“哎呦,玉儿她爸,三姑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啊,可是给你们家带喜来了。”   刘叔还在给她倒水,三姑又说:“那个玉儿啊,人长得可是漂亮,这十里八乡就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看的姑娘了,她爸,你看玉儿也不小了,今年都已经二十,也该给她找个婆家了。你看城南镇的旺大财家境怎么样,那家境是没话可说的,在我们这个地方也算得上是富裕人家,现在人家就找上了我,说让我给咱玉儿保个媒,你看这事怎么样?”   三姑说了半天也没见到刘玉出来,就扬高了脑袋往后屋探,看不见人,就问:“那个老刘,咱玉儿在不在家呢?”   “哦,不在,玉儿她到河边洗衣裳去了,你在来的路上没看见么?”刘叔盖好热水瓶盖子,把茶罐倒了水端给了三姑。   三姑接过茶罐,又连着气笑道:“没,没看着,刚才一路上小跑过来,都想着你们这门好事呢,眼珠子就没往那边看了。”三姑把茶罐送到嘴边前,拢起两片嘴唇往茶罐里吹着气。   三姑喝过水,又笑着撩起了话:“老刘啊,我们都是看着玉儿长大的,玉儿她妈走得早,你一个人把她拉扯大也不容易,我知道,玉儿她谁的话也不听,就听你这个当父亲的,你看这事怎么样,你给个准话,能搭上这门亲事,那玉儿的后半辈子可就衣食无忧了,你也希望玉儿能嫁个好婆家嘛。”三姑一说话,一脸上扬的皮肉就遮不住她嘴里镶嵌的四颗金牙,油光油光的,手掌一说一拍的,非常有节奏感。   刘叔笑面满满地听着三姑说话,完了才回答:“这事我也不好说,孩子长大了,让她自己做主吧,人家不嫌弃咱家贫寒,当然我们也没有拒绝别人的理由,这事三姑你要不当面问问小玉,还有问问她姨,这孩子比较愿听她姨的。”   “哎呀,老刘啊,真不知道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你不替自己想,也得为孩子的后半辈子考虑,嫁给这样一个家庭,你还犹豫个啥哟,她姨能亲过你吗,她姨也就是个外人,要不是这样我特地来找你说这许多事做啥,我直接找她姨就是了。”三姑的话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你想想,那汪仁育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才,多少人想嫁人家还不愿意娶呢,人家可说了,不管你要多少聘金,这礼金是一分不少你的,你就算算,这玉儿嫁过去对你是有多少好处的。”   三姑与刘叔在屋里聊着小玉的婚事,我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心里的酸楚也越来越浓烈,小玉要被嫁到外地去了!   我和刘玉从小一起长大,还有村头的刘小聪,因为我们三人经常玩在一起。刘玉长得漂亮,从小被大人们哄着,说她天生丽质长大了一定能嫁得很幸福。每当有人在刘玉面前说这话,刘玉就红着脸跑开。我们也常被大人们笑话,说我和刘小聪都没有福气娶到刘玉,刘玉是要嫁给城里人当太太的。也是在这个时候,刘小聪会站出来反驳,说小玉是天上的神仙赐给他的,他这辈子非小玉不娶,不管小玉答不答应,他就是等到白发苍苍也要等到小玉。   而我,每当听见刘小聪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这心里头都酸酸的,我知道我也喜欢着刘玉,可是我脸皮儿薄,没有勇气说出那么不知羞耻的地老天荒的话来,我的命里注定是要失去她的。   早前听大人们说过,长大了娶不到媳妇就找三姑帮忙,三姑拥有一张天生的神嘴,三姑出马的媒事从来不会有冷席。以前还不太愿意相信,但是看多了也就自然信了。   那天,三姑和刘叔在家里的谈话,我听着听着就走了神,最后只三姑带着一脸满意的笑容离开刘叔家,我赶紧跑到村头去找了刘小聪。我像一个二愣子似的把三姑来说媒的事告诉了他,“小聪,苗三姑要把你的玉儿嫁给城南镇的汪仁育了。”   小聪听到这事,脸色骤变,嘴上叽里咕噜骂:“这个老不死的,那么多女娃子不去说,说到我家玉儿头上了,看我不弄死她。”刘小聪愤怒难抑,手里抓一把柴刀就要出去,还好我死力抱住了他,拉扯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第二天,我和刘小聪一同去找了小玉,却不知道要说祝福她还是要挑离她,我哑口无言地看着他们在争吵,刘玉说事都是爹定的,刘小聪指着小玉家的方向,说:“我岳父大人就是被钱财给迷惑了,不对,是被那个苗老不死的用钱财给迷惑了。”   刘玉哭笑不得,她说:“那我能怎么办,我又不是你生的,我爹把我养大,难道要我父女反目吗?”   “哎呦,我的玉儿呢,你就不能对你爹说两句还不想嫁的话,你可以说你还小,想在家里多伺候你爸几年时间。”   “小聪哥,三姑都说我已经二十了,不小了,何况我爸已经应了人家,我还能说什么。”刘玉笑了笑,又说:“还有,再强调一次,是我爸,不是你岳父大人,要说也是金哥的,金哥可以叫岳父,你只能叫刘叔。”小玉对着我眨了几下眼皮,我赶紧把视线移走了。   刘小聪扳过刘玉的头,直视着她,说:“都叫了这么多年了,你的金哥不稀罕,我稀罕,他叫刘叔,我叫岳父。”刘小聪又对着一旁的我伸来一根食指。   到最后耗了三个小时,也没说上半句有用的话。末了,小玉说要回家做饭,刘小聪对着小玉的背严肃地说了一句:“你要嫁,我留不住你,你嫁了,我依然在这等你,如果你过得不好,一定要回来找我,我一定等,只要我还活着。”   刘小聪是铁了心要毁了这门婚事的,小玉还没嫁过去呢,这就已经盼着她嫁过去会过得不好。刘玉低着头,说:“那就等到那一天再说吧。”说完头也没回就走了,我和刘小聪也散了。   而那一次说媒,也不知道三姑是用什么法子说服了刘叔,小玉的婚事就真的被三姑的一张厚嘴给说成了。没几天,汪家就送来了聘礼,大队人马搞得好不热闹,鞭炮炸过的屑头沿着进出村子的路上铺开了好几里路,活着的人都知道刘玉和汪家的这桩亲事是定了局。我们也明白,小玉是嫁定了,留不住的。   汪家的办事效率高,送聘礼的第三天就安排人把小玉接走了,村里的人都围在路边看迎亲的队伍,我和刘小聪也在人群里。鞭炮噼里啪啦响着,炮仗点到哪里,喜糖就发到哪里,那边的人抓着一把硬喜糖分给小聪,他僵着不去接,旁边的人便伸手过来接走了。当时人多,也不知道那个接喜糖的人是谁,刘小聪回过神来就要去踹分喜糖的人,队伍中点炮仗的人恰好把一串点燃的鞭炮扔到了刘小聪脚下,噼里啪啦地炸着,刘小聪一看脚下炸开了,才赶紧跳出了人群,等再要去踹人家,已经挤不进人群了。   炮仗炸了好长一段路,听着声音越来越弱,迎亲的队伍渐渐走远了。小玉是坐在轿子里被抬着走的,那天,我只看见轿子上挂着红色的绸条,完全看不到小玉的脸。   小玉嫁了,我也死了心,只是刘小聪并没有善罢甘休。   刘小聪本来就是个调皮的家伙,他自小就那么调皮捣蛋,从小就敢在小玉面前说自己有多么喜欢她的话,敢在大人面前信誓旦旦说娶小玉的话,连他爸妈也管不了,以致后来,也索性不管他了。他就一直调着,再后来,就调成了一个混蛋,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个烂人,好吃懒做,还经常去外面打架斗殴。也因为这样,他敢在众目睽睽下刁难苗三姑。   刘小聪一直就不喜欢三姑这个大嗓门,再加上小玉是被三姑牵线嫁出去的,他心里早就想好好的修理三姑一番,只是一直都时机不够成熟。终于有一次,在洗衣滩的小桥上被他撞见,三姑在前面走着,刘小聪也没多想,就跑上去把三姑推下了水。虽然是夏天,但是从桥上推下水也吓了一跳,三姑从水里站起来,全身都滴着水珠子,站在水里大骂:“你个小混儿爹娘缺管教的,好在这水不深,要不然就得淹死了。”   在旁边洗衣裳的人全都停下来看戏了,就是没人敢去扶三姑一把。刘小聪站在石桥上笑得前弯后仰,也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六十年前就该把你淹死了,这又让你多造了不少孽。”   “你给我说清楚,我造什么孽,你下来,我跟你没完,你个小混儿,不学好的,欺负我老人家,你给我下来!”三姑抹着脸上的水,朝着刘小聪站的位置走了过去,伸手就去抓他的脚,想要把刘小聪也拽到水里去。   刘小聪赶紧跑到了桥头,三姑见捞不着他,又自己爬上来,走到刘小聪面前,指着他骂着:“你看看你,这么大了也没个姑娘家嫁你,你今天把我撞到水里,这么坏的人,活该你要单身一辈子。”   三姑步步逼近小聪,小聪没有动手阻拦,只是往后退着。“你说你为什么要把我撞下去,你要给我赔不是,看看有没有受伤,受伤了还有赔医疗费。”三姑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检查身上哪里有没有摔痛。   小聪见状,更加大笑起来,三姑觉得小聪这是在笑她,伸手来打小聪的脸,小聪急中生智,一抬脚跨进了水里,水花“啪”地溅了开来。三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小聪在水里大叫起来“快看啊,三姑打人啦,三姑把我推下水,三姑要打我了。”三姑在桥上惊慌无语,也想跨脚跳下水的,再看那一米多高的桥面又怯步了。   旁边洗衣服的人看得很清楚,确实是三姑伸手去打小聪,小聪才落水的,这事把三姑闹得没理了,赶紧下到水里去把小聪牵上来。回来之后,三姑推小聪落水的事就传开了,大家都在说,小聪是不小心撞到三姑,而三姑是故意推小聪落水,这事也让小聪过足了报复的瘾。   从那次以后,三姑见了刘小聪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远远地就会躲开,要是来不及躲开的时候,小聪定会狠狠地修理她。刘小聪的性子也变得越来越坏,在外头混的小青年都让着他,知道这个瘟神毫无道德底线,惹不起,小聪在社会上也名气大增,一时间竟然收了不少小弟,成天酗酒赌博,坏事没少干。   小玉出嫁后,我在南方城市寻了份工,到年关了才回来,家里的许多事都只是听村里的人说起的。汪仁育家祖上传下来的事业很多,小玉嫁过去没多久就把刘叔也接了过去,刘叔在汪家的采沙场做监工。本来做得挺好的,但是一次事故把刘叔埋在了沙堆底下,做事的人因为害怕而没有及时喊人来救,以致错过了救援时间,到后来发现的时候刘叔已经死了。   小玉她姨一家人帮着把刘叔带回家里来,就葬在她母亲的墓旁,那时候小玉正怀孕,办完刘叔的事就回了汪家。可能是因为那阵子伤心过度,影响到了胎儿发育,生产的时候难产,镇上几个接生婆都被请到了汪家,汪仁育在屋外焦虑地候着,催得一班仆人手忙脚乱的。   无论接生的人多么忙碌,最后还是没有让小玉顺利当上妈妈。汪仁育知道小玉产下的是死婴,而且还是个女的,就再也没理过小玉,说这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一件事,说小玉带着邪气,是要来整垮他们汪家的丧门星。   小玉接受不了汪仁育的侮辱,恳求离婚,汪仁育在这一点上倒也没犹豫就让小玉走了。小玉身负二悲,回来没人照顾就住到了同村的小姨家里。   三姑听到小玉的事,特意上门来看了她,原本是要来安慰的,去的那天刚好刘小聪也在,刘小聪一见三姑来,就把小玉她姨家的狗放了出来。那狗也奇怪,那天特别听小聪的话,小聪让它去咬三姑,它一出笼就朝着三姑跑去。三姑看见黄狗追来,挤弄着粗腿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喊“救命”。   后来听说那一次三姑跑得特别快,都说没见过六十岁的妇人能跑得赢狗,他们和我说起来,都在形容三姑就像鬼附身一样,“嗖”一下就穿过了小木桥。黄狗追到木桥这边就停了,虽然三姑逃过了这劫,但是在回去的路上还是摔了一跤,他们说是被狗追丢了魂,走路都颤抖,从路上摔到了田里。三姑那次把左腿摔断了,我回去见到她的时候左腋窝下夹着拐杖,人也老态了许多,看上去就像一个八十岁的老婆子。   小玉在她姨家住着,和我家不远,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蹲在门口摘菜,我远远地看着她,她穿着大件的棉袄,看起来笨拙得紧。她摘完菜起身,我怕她会看见我,就转身走开了。   春节过完,我又回到了南方城市做工,在这边也相了几个女孩,但是都不投缘,没深交就黄了。倒是刘小聪很快就给我发来了喜帖。   鄂州哪治癫痫病治得好哈尔滨癫痫病人能根治吗伊春癫痫病医院电话哈尔滨哪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