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兰泉河之缘(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哲理

被孩子们扶下车,我抬起头看到这位老人,他脸上和我一样满是风霜留下的褶皱,但那眼神还是当年的他。我步履蹒跚走了过去,他向我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我们相扶着走进他家宽敞的二层楼,叙起六十年前兰泉河边的相遇……

那还是刚刚建国之初,一切建设都是从头开始,不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都满是热情,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其中的河道治理始终是摆在大家面前的难题。由于我县洼地多,河道没有经过治理,旧社会十年九涝,再加上连年战乱,百姓流离失所。从建国前的1946年开始,当时全县尚未完全解放,地方党组织就带领百姓挖河筑堤、修渠排水。1959年全县兴起了兴修水利工程的高潮,我和同村的壮劳力们奔波百余里一起来到兰泉河边。

当年没有测绘仪器,没有运输机器,男同志一人两个大筐挑土,女同志两个人一副扁担,踩着光滑的埝坡向上前行,很多人的手冻裂了,大家就让附近村里的赤脚医生给缠上医用胶布接着干,大家都知道这是利国利民、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吃点苦值得。由于我小时候生过病,我的身体并不如别人那样强健,连日的辛劳,经常头晕目眩,从没出过远门的我很想家,很想新婚不久的妻子,于是我就去向队长请假,被允许离队。我沿着尚未修完的河埝向北走,希望能够走到北边去县城的公路。那时的兰泉河沟岔纵横弯弯曲曲,附近村庄稀少,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河,我就迷了路,只好凭着印象向着北走。正在这时,后边大踏步赶上来一个人,他瞧瞧我,问我是不是迷路了,让我跟着他走,我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他是一个很能聊的人,我知道兰泉河是蓟运河的一条支流,它的源头是有名的玉田八景之一的唐水涌蓝。说到兰泉河名字的由来,他讲了一个传说:上天管水的仙女到人间视察,看到这里百姓勤劳善良,民风淳朴,但是由于水灾无暇自顾,流离失所,就顺手抛下了一颗兰色的珍珠,珍珠一落地,一股翠蓝的泉水淙淙涌出,汇成了大河,故名兰泉河。传说很美好,但其实在过去,为百姓带来灾难的,正是兰泉河那弯曲的河道,由于金水河和来自县域东北的老荣辉河汇入,差不多承接了整个北部山区的山洪,下游在小河口进入蓟运河,河床较低,受倒灌的洪水顶托,容易决口成灾,人民深受其苦,沿河两岸的洼地积水无法排入河道,成为“养老水”,终年不竭,两岸人民深受其苦。解放后在政府领导下每年都进行治理,今年更是达到了高潮。他给我讲惊动全县的“丈二窝”排水纠纷,通过耐心的思想工作,分化了上百个村组成的“自卫委员会”,兰泉河人发挥了奉献精神,让附近洼地的洪水进入兰泉河,为党和政府分忧解难。大家一起努力,一定能使兰泉河变成传说那样,变成蓝色的清泉。

我们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来到了那座著名的金代古桥他指给我看我看桥上的石板,抚摸着桥栏上雕刻的小狮子,说这是金代村里的一位叫杨采亭的人出资修建的,为的是帮助兰泉河边的村民通行方便,从古至今兰泉人都有一副热心肠。他要顺着河道往北走到源头附近的家,他送给我一块用当地有名的金丝小枣做成的“枣排子”作为纪念,鲜红的小枣密密实实的穿在一起,让我顺着这条路一直向东,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到了一座古桥边,我谢过了他分了手,一路上总在想着他的身影,觉得这个人很热情值得敬佩,对自己的“逃兵”行为感到惭愧。

改革开放了,经过治理的河道也比原来驯服多了。全县的水利工程也基本形成了规模,经过治理的河道也比原来驯服多了。2012年的一场暴雨洪水再一次让兰泉河上了电视,望着当地的干部群众一起封堵管涌,忽然想起多年未见的兰泉河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那位陪我走出迷途的引路人也成了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在强烈的思念中,我试着让孩子们在“朋友圈”找人。在很多热心人的帮助下,不到一星期我们就联系上了,就有了今天的见面。

我们的车沿着兰泉河大埝上一路走去,找寻我们曾经走过的路,原来的草屋变成了瓷砖瓦房,河边三三两两的农民在碧绿的葱畦里劳作,他也在向我讲述着兰泉河几十年的根本变化:在后来的几年,兰泉河每年都有一些工程,1973年至1980年又进行了六期治理和三次加固治理,兰泉河被洪水冲击的凌乱沟壑被整理成三条又宽又直的支流,完成了全部河道开挖、开卡、退堤、裁弯取直,筑提加固,修建闸涵和扬水站分泄田间沥水,甚至可以利用倒灌的洪水合理积蓄,化害为利。改革开放后,兰泉河边更是发生了很大变化,兰泉河人不仅不再受洪灾之苦,更是在小康之路上大显身手。在兰泉河水的滋养下,大家致富的劲头更足了,这里的大葱已经远近驰名,他家的小楼就是孩子通过批发大葱盖起来的。他还是那么健谈,头脑一点也不混乱。

我们站在兰泉河的尽头回望,河埝顶上是那么的平坦,埝坡上栽着整齐的杨树,树的影子撒在河滩上,河滩呈现出一种层次感,河边的小草毛茸茸的,像铺了一层绿色的毡子。高耸的防洪闸预备着抵挡汛期的洪水,由于两河交汇,闸下的河水非常宽阔,偶尔有小小的渔船轻轻滑过,颜色是那样的深蓝色。河边的小草毛茸茸的,像铺了一层绿色的毡子,河面上偶尔有小小的渔船轻轻滑过,颜色是那样的深蓝。

“兰泉河,终于回来了!”我心里默念着,也在祝福着……

武汉哪里有专业的治疗癫痫医院?武汉市去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专业成都癫痫病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