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心灵】道一个万福上山来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976发表时间:2013-04-30 09:41:59 摘要:万佛山曾为一佛教圣地,后因世道变迁,沧海桑田,佛已不存。今因苍山峻岭,奇险秀丽,风景如画,辟为旅游之地。但上得山来,总会猜想当年之佛地风光。而佛系宗教,宗教本身是虚无飘渺的于是就有了以宗教情怀而感叹人生。 万福,万佛也。佛之所在,亦皆福地尔。   我是一个不彻底的无神论者,怕鬼,但不信佛。虽则如此,我还是记得那个叫万佛山的地方,记得那里一年四季的鲜花芳草,记得那里轻唱低吟的山涧小溪,尤其记得在那里仅有的一次绝壁攀越。当时的那种登险峰而临绝顶,揽群山而唱大风,无限风光尽收眼底的心旷神怡,至今难以忘怀。坦而言之,那种情怀,也的确涌动着一腔豪气,尽管近似唐吉·诃德,却也自当英雄相许。   我不信佛,也非林泉隐士,但万佛山在我的印象中,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流光溢彩。于是,本文的这个标题从那时起,就一直音犹在耳,尽管我至今也不知万福何处,甚至一福也未碰上,而对于那座险峰奇山,不敢说梦牵魂绕,但也始终记忆犹新。   或许古往今来,有福无福,源于先天注定。注定有福,你随时都能结得佛缘,别说进山烧香,叩首朝拜,即便足不出户,佛也会把福送上门去。而注定无福,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即便你亲临佛地,也是枉然徒劳,甚至还玷污了山门。我自信与佛无缘,虽然也曾上得山去,却未曾蒙得一丝佛面,“道一个万福上山来”也就成了十足的聊侃与自嘲。好在我本来就不信佛,也就没有徒手而归的沮丧和失落。   万佛山,通道的风景名胜。这里,虽然青山逶迤,群峰簇拥,但你目睹的,不是山的粗犷,山的荒芜,山的寂静,山的苍凉,而是山的妩媚,山的娇羞,山的俊俏,山的鲜活,是那种在绿色掩映下的神秘与神奇。   万佛山曾经是一方佛门圣地,有过法号长鸣,有过香火缭绕,坊间一直传说上演过方圆七十二庵、九千九百九十九位大法师讲法诵经的空前盛况,万佛山之名由此而来。只可惜那一团无比的辉煌与灵光,早已腾云驾雾,不知所终,只留下高大的参天古木与无边的郁郁葱葱,只留下春来桃红柳绿,夏日莺飞草长,秋去落英缤纷,冬日一片肃穆寂然。   岁月无情,沧海桑田。有道是佛法力无边,却阻挡不了该兴的兴起,该败的败落。尽管佛远离红尘,与世无争,不问人间纷扰,无视风花雪月,但终归扭转不了天地轮回,摆脱不了物换星移。近万名法师讲法的壮观盛况,七十二庵的金碧辉煌,如今却只有青苔绿藓下的断墙残壁与荒草丛中的破砖碎瓦,可能还依稀记得一二。   一簇荒草,几抹泥沙,不管是曾经的“福地洞天”,或是曾经的“人间天堂”,都已付与了一片鸦噪斜阳,几声虫鸣荒秋。记得在一座孤峰的半道上,茂密的荒草覆盖着残缺的宅基和破碎的瓦砾。不用考证,那里也曾有一座寺庙或道观。善男信女们在那里顶礼膜拜,抽签许愿,以求洗涤前生的罪过冤孽,换取今生或者来世的金玉满堂以及出人头地。他们带着美好的祈盼,却在虚无飘渺中求证扑朔迷离的梦。但是,夙愿是否也曾经开花结果,也曾经装扮过他们的人生,日子是否曾因此而春风阳光,这一切都无人能够猜得,如同一道古老的谜,无论谜面与谜底,都在那座寺庙轰然倒地之时,纷纷支离破碎。然后,或被山风吹落深山峡谷,化着几粒尘土;或随了一缕山岚,于寂静的溪涧山谷间缠绕经年。而让人曾为之痴迷依恋的大佛,去了哪座青山,哪座奇峰,那就只有佛自己知道了。  持续状态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 万佛走了,万佛山留了下来。但是,佛自空门入尘世,虽然不为红尘所累,但也未必视红尘为洪水猛兽,深恶痛绝,即便是远离繁华喧嚣,羞与风花雪月为伍,耻为功名利禄所系,但也不是绝然地不相往来。尤其奉佛之人,即便“清心寡欲”,也未必“六根净除”,心如死灰,形同槁木,至少“物欲”是“寡”不了的。   僧尼也是肉身,不过是以佛门与尘世交界之处,作为他们的立身之所罢了,一只脚踏着祥云,另一只脚仍然踩着尘土。他们是佛的代言人,佛依靠他们而活着,依靠他们而显灵。而他们照样靠食五谷而生存,衣食住行对于他们同样是生存的第一需要。当生存状况有了基本保障之后,他们也同样会祈求生存环境的改善,祈求生存方式的转变以及生存质量的提高,这不也是一种欲望吗?佛对他们是理解的,宽容的,因为佛不仅大慈大悲,而且普度众生还得依靠他们去卖力。他们对佛是尊崇的,爱护的,因为他们不仅离不开佛光的照耀,而且更需要借佛而填饱肚子,维系生存。   万佛山的佛,各奔东西,寻找能够安身立命的地方去了。而新的栖身之地,佛光与人气自然今非昔比。佛乐意乔迁,奉佛之人更乐意乔迁。于是,在离万佛山不远的双江岸边,一方叫“独岩峰”的独立岩石,孤傲地拔地而起。那里,一座取名“青云寺”的寺庙,挂在悬崖峭壁的半山腰处。   那寺庙虽然简陋,难挡风雨,但香火却是从未中断。万佛山的大佛们,也可能有一两尊投奔去了那里。因为那里无论自然风物或人文景观,万佛山都逊色几许,尤其尘世风情,万佛山只有自愧不如的份儿。不信,你爬上独岩峰顶,脚下海绿翻卷,头上云蒸霞蔚。极目远眺,连绵的青山你怎么数也数不过来。双江北去,拍山绕崖,浪花含笑,涟漪弄情。县城郊外的农舍村寨,笙歌木叶,鸡啼犬呔。而溪边的草地上,时时都有牧童横笛。这样一方风情山水,不仅同样可以渴饮山泉,静听鸟语,闲观日升月落,更若有闲情逸兴,还可以求田问舍,以事桑麻,不愧是修身养性的绝好去处。而一江之隔,则五彩缤纷,灯红酒绿。佛在那里,可以近距离感受人世沧桑。这一切,远比万佛山来得实惠与精彩。   也许万佛山来的佛在那里安了家,尽管没有富丽堂皇的大雄宝殿,没有精描巧绘的雕梁画栋,没有古香古色的绿瓦红墙,没有烟火飘渺的香炉金鼎;没有佛祖如来,没有莲花观音,更没有“四大金刚”与“八百罗汉”,甚至连晨钟暮鼓、木鱼罄钵也依稀难闻。但是,住寺僧尼却你去他来,把原本不怎么起眼的青云寺,经营得有声有色,供奉得佛光生辉,普照远近。小寺名声在外,求子求福者甚众。   万名法师风云际会的万佛山,不得不选择沉寂与清静,因为它早已被遗忘在另一片蓝天白云之下,寂寞中陪伴着一轮又一轮山月,无声中作别一个又一个春秋。十多年以前,我登万佛山时,万佛山远不像今天这样名声响亮,差不多还属于“养在深闺”的“杨家女”,虽然天生丽质,却不为人识,误过了几多花期。   我是在朋友们的鼓动之下,才踏着如画秋色,走进那片绿树林海的,走进那块被冷落的神秘土地的。那时,站在一座直上云端的巍峨山头之上武汉癫痫特效药,举目四野,青山泛绿,林海苍茫。虽然时已深秋,而山下依旧芳草萋萋,山上依然山花烂漫,凝重的秋色中不乏红溢绿涌,一山鸟语花香。秋风,秋色,秋意,如歌,如画,如诗,更如梦,实让人醉在其中。记得在半道上,我偶尔回首一望上山的路,让人长长地抽了一口冷气。刀削斧劈的岩石山体,头晕目眩的悬崖峭壁,头上天高云淡,脚下深沟大峡,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也许,人在往上爬时,往往缘于一种向往,也就多少有了几许英雄豪气,无论是世事的艰难或世道的坎坷,不管是攀越绝壁或是蹈海踏浪,都会因一种昂扬的情绪而浑然忘却,过险境如履平地,而回头的感受,却又是幡然两样了。看来上天堂的路,也并不那么好走。所以从古到今,想上天堂的人无以数计,上了天堂的人则实在寥寥无几,甚至压根儿就没有见过天堂。   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感慨犹在,当时的情景犹在。目尽青天怀今古,纵览人间又秋色。万佛山回归了自然,回归到固有的山光水色之中。它失去了神秘,但拥抱着神奇。神秘是人赋予它的,可以随时获得,也可以随时失去。而神奇,则是它的造化,它的永恒。   道一个万佛上山来。我不信佛,万佛山也早已没有了佛。但如果有幸,我也许还会登临,还会一如当年,“道一个万佛上山来”!   共 29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