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小区里的声音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1456发表时间:2016-05-09 22:31:36 摘要:住在一个乡镇小区里,总是能听到那些声音。 这是小镇新开发的一处居民点,有个俗气的名字:阳光嘉苑。位于镇区南部,规模不大,配套设施和服务都跟不上,算不上标准的小区。但对于乡镇来说,应该不错了,所以,房子盖好后很快卖完,大都是下面的村民为孩子预备婚房的,也有生意人或工薪阶层。为了上班方便,我也在此购买了一套,顶层,小套。   搬进来之后,上班出门,下班回家,出出进进,生活平淡、平常、平铺直叙。上班或下班,遇到住在附近的人,微笑、打招呼或装作不认识。天长日久,都成了熟人,但彼此了解却甚少。   印象最深的还是在这片楼房内外发出的各种声音,谁来了,谁走了,谁开始干活了,谁和谁又吵架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发出声音,演绎当下的生活,简单又复杂。   最早留意声音缘于院子里的几只狗。那些狗是一个老头养的,那时有几栋楼还正处于建设阶段,老头负责看管工地上的设施,狗应该是他的助手。大概有六七只,个头都不大,白色的、黄色的、杂色的。狗们每天在院子里溜达、嬉戏,有时会发生一些莫名的群殴,失败者发出绝望、委屈或愤怒的叫声,在楼道间回荡,经久不停。在晚上,他们依然吵闹不休,会让我想起那句歌词:还有那看家狗,叫得,叫得,咋就那么狂……   一天深夜,吠叫着的狗们突然偃旗息鼓。一个醉汉闯进了院子。醉汉夸张地叫骂,惊醒了楼上的许多梦中人,也吓倒了狂欢的狗。醉汉在一栋楼下叫嚣:你个不要脸的……出来,跑哪个……野男人那里去了?X货!X货!有些不听使唤的舌头让他的表达断断续续,但声调是高的,主题也是明确的:要找自己出轨的老婆。他骂着,声讨着,倾诉着,一个大男人此时已完全没有了尊严。一个不顺的婚姻故事在那个夜晚被强行插入人们的梦境,相信一定有人在床上依据楼下醉汉的言语推断前因后果,或幸灾乐祸,或表示同情,但也有人不满自己的美梦被打断,有个男人推开窗户向下喊:叫什么叫,半夜三更的!想死啊?醉汉立即冲着声音发出的单元楼跑去,作上楼状:你有种你给我出来,怎么着?大概楼上的男人不想跟醉汉纠缠下去癫痫病人脸色发紫的情况怎么治疗,砰地一声关上了窗子。醉汉又叫嚷了一会,他的那个跟人跑的老婆始终不见动静。努力未果,只得作罢。   等院子里所有的楼都落成,更多的人陆陆续续住了进来,看工地的老头也完成了任务,卷铺盖回家了。随着而去的还有他的狗。之后,那个醉汉也再没有来过。   这儿离一家酒店很近,酒店是小镇最好的酒店,经常承办镇上人家的喜宴。有钱的人家在喜事头天的晚上招待客人时,还要放烟花。忽通忽通,那是火弹飞出的声音,噼噼啪啪,那是火弹在空中爆炸的声音。爆炸后的火弹,在夜空分裂成炫目的繁星、花朵、线条和枝杈,烟花朵朵,带来了绚烂的美,但也蛮横地惊扰了人们原本安静的生活。每当外面放烟花的时候,一开始,剧烈的响声总是让我们措手不及。听不到电视里的对白和解说,电视信号也会因受到震荡而使画面产生道道波纹。更无奈的是,越是有钱人,越是拼命地放烟花,有的竟能持续半个多小时,这期间,你再烦躁,再气愤也得忍着。有时,我会想:难道庆祝婚事非得要别人跟着遭罪吗?烟花真的能丈量出幸福的深浅吗?   小区离镇中心较远,住户购物就成了问题,要跑一公里左右的路到菜市场或超市,路上车多且粉尘飞扬,确实是劳神烦心。一个中年妇女看到了这点商机,就从菜市场批发了一些蔬菜、熟食、水果等,到各个居民点叫卖。她到我们大院时,通常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大多数住户已经吃过中饭,开始午休了。   所以她虽然能一定程度上给我们提供方便,但还是不怎么讨好的,一个是她到我们这儿时,车上的菜已所剩无几,且不够新鲜,再者是她的吆喝干扰了爱午休的人。她的声音尖细有力,有种穿透力:买黄瓜、番茄、土豆、辣椒喽………,买西瓜、苹果、香蕉喽………,买鸡肉、豆腐、豆腐干喽………。   那天,我在楼下遇到她,打趣说:嗓子这么好,可以当歌星啦。她不好意思地笑,回了一句:好,当歌星。我问:你怎么不早点来,现在人家差不多都吃过饭了。她说我得从街里走家串户卖过来,到你们这就晌午了。我又说那人家卖油条的来得就早。她说卖的油条都是头天晚上炸好的,当然来得早了。   实际上我对那个买油条的女人也是有意见的,她来得又太早了,每天早上六点刚过,就合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开始在院子里用小广播播放事先录制好的吆喝:买油条奥,油条………买油条奥,油条………,一般情况下,都是卖油条的把我从早上的梦中惊醒的,而我那时还总是困意十足。同样吵人的还有那些收破烂的,早上和中午,总是不断“破烂拿来卖”的喊声,好像院子里有无穷无尽收不完的破烂。   夜深了,人静了,也没有狗叫了,其它的声音总还是要有的。年轻人爱过夜生活,他们在镇区街里的饭店喝完酒,又到歌厅唱唱歌,或去其它的什么游乐场所,回来自然已经很晚。多是骑着摩托车,一进院子便趁着酒劲猛按喇叭或猛加一下油门,如同平地起惊雷,让静寂院子里的人们为之一悚。没有门卫、保安什么的,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在深夜放肆,似乎谁也管不着。   基本的物管还是有的。一对夫妇,五十多岁,负责收水费和清理院里的垃圾。院子里的日用水是他们从水厂购买然后转卖的,每月根据各家的水表数收费。但每次收费那老男人都说自己不赚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些钱,总数和实际用水量不相符,因此水价也总是不定,一会是每吨2元,一会又是2.3元,搞得大家都很糊涂。有人去质问,他也支支吾吾说不太清,只是赌咒发誓地说自己折本了。其中有一户坚持不交,包括每月13元的卫生费,说再好都不交。结果收费的老男人和那家的男主人闹了起来,据说还动了什么工具,结果老男人严重被打,胳膊受伤。派出所出面,也没调解好。老夫妇一气之下,在大门口骂了几天人,之后就声称不再管院子里的吃水问题,垃圾清运也不问了,谁想干谁干,反正他们是干不了了。搞得一院子的住户怨声四起,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谁对谁错?众说纷纭。最终开发商出面,协调解决了用水问题,但一堆堆的垃圾依然还在各个楼前放着,在那个炎热的夏日发出难闻的气味。   都是为了生活,大家都不容易,但在利益面前,我们各说各话,因此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在客厅了突然听见北面的卧室里有响动,悄悄起身去看,原来是一只鸽子停在了窗台上,瞧见我,它竟然没有飞走,我很轻易地把它捉到了手中。它的左腿上套着一个写有字母和数字的圆形标签。猜想它一定是只赛鸽,飞越了万水千山,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结果我的窗台就成了它的漫长旅途上的一个小驿站。我伸手捉住了它,来到客厅,我举起它的身子仔细看腿上的标签的时候,它好像不太乐意,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咕噜声。它的嘴尖有水要滴答下来,想是太累了。喂它米饭,它不吃。顿了一会,我决定放了它。放它之前,我对妻子说:给我们留个影吧。妻子便拿起手机,让我站到南窗台。我光着膀子,手举鸽子。但因为光线不好,照片的效果很差,模糊一片,人和鸽都看不清。我们不想再让鸽子在我的手里担惊受怕了,也不想耽误它完成自己的使命,于是,打开窗子,将它放了出去。它脱离我手的束缚,扑棱一声展开翅膀,向东南方向飞去,很快就飞离了小区,飞出了我们的视线。飞上天空的刹那,我听到它“咕”地叫了一声,好像是对我没有为难它的感谢,也好像是表达飞向新旅程的兴奋。   我们在他乡寄居,为了各自的生活目标不停奔波,与那只信鸽何其相似。   共 28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注意什么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