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站在石榴树前(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一、真正的金黄

端量楼下的石榴树好些日子了,看着那一树树的黄叶,有一种悸动。

我百度了一下古诗中描写黄叶的句子,查到200条的时候,仅有三条把黄叶写得明朗一些。也就是说,在古人的眼里,黄叶几乎就是伤感的象征。特别是飘落的黄叶,更是时光飘逝的形象比喻,是怀念旧人的最佳寄托。

纳兰性德的《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纳兰夫妇伉俪情深,琴瑟和鸣,不料,“生而婉娈,性本端庄”的卢氏婚后三年因产后受寒而亡。这让重情重义的一代才子痛苦不堪,触景而生情,写下了不少悼念亡妻的诗篇,甚至有论者认为,纳兰性德的诗风都为之一变。

纳兰性德在一首《如梦令》中更是写到:“黄叶青苔归路,屧粉衣香何处?消息竟沉沉,今夜相思几许。秋雨,秋雨,一半因风吹去。”

黄叶和青苔铺满回去的路啊,觅不到你留下的温馨的脚印,更嗅不着你令人心醉的衣香,如今在哪里呢?久久没有你的音讯,我只能在夜晚的忧愁中看过秋雨,听过秋风。窗外连绵的秋雨不解我的相思之苦,我的心啊,被秋风吹去,一半落在山崖,一半落在江头。

是啊,触景生情,伤心人见伤心景而生伤心情,自然而然。但是,这与黄叶无关,与心有关。

站在窗前的我,看着楼下的石榴树,似乎另有一种感触。金黄的叶子在秋阳下温润,宁静,并不因瑟瑟秋风而失去方寸。落下的,翩然而舞,不慌不忙,从容安详;枝头的,淡然而立,不惊不乱,静如处子。

明代唐寅有诗句“黄叶玲珑映落晖”。在唐寅的眼中,无论是漫天飘飞的,满树摇曳的,还是遍地铺满的,黄叶都精致细巧,都玲珑可爱,在夕阳之中熠熠生辉。

立冬的石榴叶子,是真正的金黄,像极了春天的迎春花,抑或是连翘花,娇嫩,鲜亮,温软。我曾经惊羡过银杏的黄叶,可比起石榴的黄叶,银杏的就显得那样局促,那样凌乱,那样猥琐。你看,石榴叶子,椭圆形,长长的,舒舒展展,像纯金锻造出来的金箔,像玛瑙雕琢出来的玉片,小孩子还说像刚炸出来的面鱼儿……

初冬的夕阳怯怯地涂抹在金黄的叶片上,有点儿凉,也有点儿暖。叶片儿很舒心地享受着,她知道,即使这样的淡淡的夕阳,也没有多少日子了。说不定,今晚寒霜倾城,她们就会铺向大地,绣出黄金毯一床,让风中的翠鸟做好梦一场。

我独爱一抹余晖中的金黄,喜欢“数分红色上黄叶”的斑斓,却绝没有“一瞬曙光成夕阳”的喟叹。既然“夕阳无限好”,何必再叹“只是近黄昏”呢?

宋代张先八十八岁娶小妾,苏东坡调侃说“一树梨花压海棠”,曾让人咧着嘴笑了好几百年。张先的确出格,但他的“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精神不得不让我们颔首。我想,张先娶了小妾只活了八年。这八年,我想应该是荡气回肠的八年。八年,小妾给他生下一双儿女。

我并不是说羡慕张先,也不是认可张先的行为,我是说当满树绿叶变得金黄的时候,我们除了欣赏,还要赞美,甚至还要享受,绝没有必要伤悲。

唐代僧人齐己说:“馀生岂必虚抛掷,未死何妨乐咏吟。流水不回休叹息,白云无迹莫追寻。闲身自有闲消处,黄叶清风蝉一林。”宋代姚勉说:“黄叶如金红如锦,枯梢无叶更觉清。”

伤感了几千年的黄叶,盛开出灿烂的笑脸;淡淡的夕阳飘向静静的枯梢,即使是一朵残红,也要清清爽爽洒人间。

春看花,秋看果,初冬赏金叶,这就是石榴的生命旅程,抑或是我辈的归宿?

二、最后的石榴红

花坛里的石榴树被寒风冷霜打扫得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只有峭楞楞的褐色枝桠冷眼望着冰凉的天空。

令人惊喜的是,三三两两鲜红的石榴还坚定不移地挑在枝头。虽然小得并不起眼,但依然把枯瘦点缀得灵性十足,便有了些许的暖意。

第一次吃石榴,是读大一的时候,枣庄的同学从老家带来的。那石榴,有拳头大,掰开之后,那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石榴籽儿,真的像精心打磨的宝石。忍不住捏一粒,放到嘴里,凉凉的,双齿轻轻一磕,酸酸甜甜的,齿颊生津。

校园里的石榴是不能随便采摘的,超市里买了来。剥开了的石榴,还是多年前那样的鲜艳,那样的晶莹,那样的灿烂,鲜艳如火,晶莹如玉,灿烂如心。

曾经读过“五月石榴红似火”,但这说的是石榴花,而不是石榴果。

真的,我喜欢石榴花,喜欢她的与众不同。不像桃、李、杏,先把花开得如痴如醉,开得疯疯癫癫,开得目中无人。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心不甘情不愿地抽出芽,长出叶,不久,“零落成泥碾作尘”,美其名曰“化作春泥更护花”。

石榴花则不然,枝叶享受初春的阳光,将嫩黄呈现的时候,石榴花连个影子都没有。在枝繁叶茂的时候,她才姗姗走来。初开,一如羞答答的少女,轻舞罗裙,绯红双腮。不久,石榴花就安塞腰鼓般热情奔放,如朱砂如篝火,如鹤顶之珠,如猩猩之血。

迎风而立的石榴花,连浅浅淡淡的气息都没有。我嗅了半天,想了半晌,才明白,石榴花啊,你抛却了对馥郁的追逐,毕其功于一役,才将颜色开得如此彻底,如此深邃,如此令人震撼。“只待绿荫芳树合,蕊珠如火一时开。”于是,留影的,存照的……间或不断。

石榴花很淡定,乃至冷艳。萌动,含苞,绽开,翻红,自夏徂秋,络绎不绝,一任猩红摇曳在翠绿的枝头。石榴花开得并不张扬,甚至含蓄得雌雄同体,也就留下了更广阔的空间,给了叶子,叶子便毫无顾忌地吸吮着阳光,雨露,月华,星辉,他们懂得,秋末冬初才有真正的灿烂。

花的盛开,就像五彩缤纷的烟火是一样的,一阵风吹,便无踪无迹,正所谓“花无百日红”。石榴花,深谙此道,当花儿还在羞答答的时候,她已经悄无声息地孕育着果实;当花朵笑脸绽开的时候,果实也初露端倪,在茎与花之间慢慢膨胀。于是,花与果摇曳枝头,同沐朝阳,共担风雨,亮出一道别致的风景。

石榴花的凋落,给人留下的不是别枝的伤感,而是收获的喜悦。那灯笼似的石榴将花儿的红艳延续。猩红的花儿,将浓浓的情愫沉淀,染红了圆圆的石榴果。是啊,灿烂的不仅是猩红的花儿,还有石榴果晶莹的心。

瘦削的枝桠间,站着一只不知名的绿色小鸟,像一片绿叶,在微风中摇曳着。它显得那样孤独,却又那样别具一格。在萧索的西风中,那是一点灵动的神韵,一曲气定神闲的歌谣。

对面树上,一颗红红的石榴果,宁静地与鸟儿相望。这颗石榴,太小了,如果不是树叶落了,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影子。而此时,在翠鸟的眼中却格外的鲜艳,也格外的大。

鸟儿环视了花坛里的几棵石榴树,竟然发现,每棵树上都有一两颗、三四颗红灿灿的果子。鸟儿兴奋起来,在枝桠间穿梭,落在石榴果上,啄一下,又一下,终于尝到了酸酸甜甜的吧?一阵嘤嘤,又飞来一只,落在石榴果上,啄一下,又一下……

那些硕大的早已让人唇齿留香了,这些石榴果都是被人放弃、遗漏的,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枝头。终于,鸟儿认可了她们;终于,我,也为之颔首,为之凝目,为之驰心。

突然,有几个灰色的身影毫无顾忌地穿过花园,惊动了翠鸟。那是沧桑写满脸颊的男人,那是生命之重压弯了腰的男人,那是日日毫无怨言地整修着花坛、甬道,甚至捡起甬道上枯枝败叶的男人……几乎无人知晓他们的姓名,一如无人品尝的树梢上羞怯的石榴果……

最后的石榴果,对得起翠绿的叶子,对得起猩红的花儿,对得起蓝天,对得起白云……

倏忽一想,我是不是也有一颗灿烂的心?

如何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得了癫痫应该怎么治疗抽搐就一定是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