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瘦水寒烟清唱一曲扬州慢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4-8 分类:外国文学

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想必是勃勃生机的春意,逢着一个绝妙的落处,那里有天下不同的小桥流水,有天下不同的异花奇草,才能把春的心思发挥得淋漓尽致。如同一个诗人,终得一处绝妙的风景,心与自然瞬息想通,笔下生风,一蹴而就,挥洒出一篇惊人的词章来。

我没逢着你最美的妆容时,把你印刻心中,却在你素颜寡淡的初冬,来觅你千年的风流。无意偷窥你的清寒,你的消瘦,那种退却粉脂,退却繁华的回眸,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冷寂,扶风弱柳的怜惜。

越过镇扬大桥,已经远眺到你的身姿,那是都市楼群林立高耸的高调与招摇。穿过宽阔的街道,大运河竟然在城市的腹地,与车辆一起奔走。“车水马龙”这四个字一下子就窜到我的眼前,车如流水,车与流水并肩正匆匆。如此形象,简直不用任何解释。

瘦西湖的水,是不是也是这般摸样?是不是和这大运河密不可分呢?

“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清代钱塘诗人汪沆点字成金,瘦西湖由此冠名,并蜚声中外。何为“销金一锅子”?坐在车上不免有些急切,到底耗了多少的金,铸就了烟花三月的不老传说?

大抵我们游览一处风景,都是来去匆匆,但也会把蜻蜓点水的本事发挥到尽兴。从南大门入园,是最经典又最省时的主干线,依着“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指点,长堤烟柳开始带我们步入十里波光的迷蒙与绮丽。

漫步小桥,九曲十八弯;移目湖面,一泓清秀缓。

尽管初冬,寒则肃杀。但是园内一草一木,姿态不弱,还在浅吟低唱;一轩一榭,别致生动,静钓寒烟。特别多的则是几步一柳,依然袅娜柔美,舒卷飘逸,似团团绿色的薄雾轻拢湖面,万般柔情御寒风而舞!

花来衫里,影落池中,固然是春风得意,但寒潭渡月,洗净铅华,也是傲然无声!虽见惆怅与薄凉,但又艳又寂!

伫立湖边一石上,观一艘艘画舫,轻舟剪水,穿桥而过,卷起的涟漪拍打着脚下。彼此在一观一望中相互成景,一静一动中相互成趣。滚滚红尘,匆匆踏歌,蓦然发现有一处风景静卧于此处,任光阴荏苒,岁月婆娑,却不逢不若,不疾不徐,自我调息,不露嗔喜,也不足以生忧。

折步继续前行,走上五亭桥,这是瘦西湖的标志,也是扬州的象征。该桥建于莲花堤上,清扬州两淮盐运使为了迎接乾隆南巡,特雇请能工巧匠设计建造的。桥的造型秀丽,黄瓦朱柱,配以白色栏杆,亭内彩绘藻井,富丽堂皇。因为建于莲花堤上,还是因为形状像一朵盛开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羊癫疯治疗哪里好 莲花,所以它又叫莲花桥。它是仿北京北海的五龙亭和十七孔桥而建,南秀北雄,气质独特。

坐在亭内,听导游指点介绍,亭上有宝顶,亭内绘有天花,亭外临夏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里 挂着风铃。五亭桥的桥墩由12大块青石砌成,形成厚重有力的“工”字型桥基。清秀的桥身和沉雄的桥基黑龙江羊角风到哪治比较好 ,两者为什么能配置得如此和谐呢?答案就在桥洞。五亭桥的桥身由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卷洞组成。空灵的拱顶卷洞配上敦实的桥基,桥基在直线配上桥洞的曲线,加上自然流畅的比例,就取得了和谐统一的视觉效果。难怪中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这样评价:中国最古老的桥是赵州桥,最壮美的桥是卢沟桥,最具艺术美的桥就是扬州的五亭桥。

如果乘船从桥下穿过,可以数出五亭桥一共有着15个桥洞。这15个桥洞,洞洞相连,洞洞相通。《扬州画舫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每当清风月满之时,每洞各衔一月。金色荡漾,众月争辉,莫可名状。”说是每到满月之夜,五亭桥下十五个桥洞中每个洞都含着一个月亮。“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这种奇特的景致欣赏不到,才是十分的遗憾!

“浩歌向兰渚,把酒待秋风”,这是瘦西湖中钓鱼台的对联。一道长堤伸入水中,人立于此,五亭桥、凫庄、小金山、白塔,尽收眼底,可谓风景绝佳处。钓鱼台原为“吹台”,为扬州汉代已有的园林名称,是吹奏丝竹管弦之地。

康熙、乾隆下江南,均六次到此。据说乾隆一日游览瘦西湖,垂钓兴起,于是于吹台处垂钓。苦于皇帝垂钓半晌仍无鱼上钩,皇帝尴尬异常,诸盐商遣人携活龙鱼到水下,将龙鱼挂于勾上,于是勾落鱼起,皇帝异常开心。但只钓上龙鱼,皇帝心有疑虑,宠臣和珅引用明代谢缙对联答复皇帝:“凡夫岂敢朝天子,万岁金钩只钓鱼”,皇帝大悦。

帝王钟爱,卿相逢迎,倒是给一方富甲盐商泼水撒金的机会,不然怎会有瘦西湖一夜起“白塔”的传说?十万两白花花银,一夜堆起一座酷似北海的白塔,财大气粗不说,马屁也拍得极其豪爽,霸道,而且还名垂千古!历史如烟散去,白塔依然耸立,用金子堆起来的不仅是白塔,还有整个瘦西湖!但是风韵清流,妙如天成,闻不到丝毫铜臭的俗味,看不到丝毫人造的做作。

十年一觉扬州梦,似水流年打落青楼红帐的薄命,留得楚腰纤细掌中轻的曼妙和轻盈,一种闲情,自由自在,十分逸致,淡定自如。那四桥烟雨、木樨书屋、梅岭春深、湖上草堂、绿荫馆、二十四桥等,美景纷至沓来,让人应接不暇,心迷神驰。恰遇午后细雨纷纷,虽寒风沁骨,烟雨迷蒙,漫步其四平市有几家羊角风医院 中,一把把流动的雨伞岂不是一朵朵飞来的水上花?

姜夔于夜雪初霁之冬,初到扬州,自度一曲《扬州慢》,当年兵荒马乱,四顾萧条,但二十四桥仍在,只是波心空荡,冷月无声。一湖瘦水,宛如锦带,如飘如拂,时放时收,潺潺流淌了千年的诗意和浪漫,却也包容了多少朝代的沉重和倦怠。依水而梦,以柔载情,又有多少文人志士,高官达人,带着一身的落寞和羁绊,豆蔻词工,怆然挥笔。大抵在浅吟低酌中也可以挥一挥尘世的跌宕、人生的失意吧!

晚归,雨越下越大,念桥边红药,来年春事会逢谁?销金锅子堆风流,绿杨城郭埋伏笔,一枝独秀,孰于媲美?冬雨细听,隐入黄昏,不厌其魂,拂拭心上尘灰,但目送、碧翠微。回首旧游,一川烟草,记忆犹新,笔瘦花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