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降头术之五毒灭魂术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外国文学

刚从泰国出差回来不久的陈唐刚回到自己的安乐窝中,女朋友代静儿就给他来一个十分甜蜜的拥抱,“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人家想死你了!”“恩。”“你什么意思么,一个恩就打发我了。”陈唐看着一脸委屈的女朋友,于心不忍道:“好吧,等会陪你逛街,怎么样?”“这还差不多。”“好了,我去洗个澡,累死了”陈唐说罢便急冲冲的向浴室走去,弄得代静儿一脸的疑惑。

浴室中,陈唐飞快的脱下自己的上衣,上身赤裸的照着镜子,只见上身连着后背出现了无数细小的黑红色肿块,陈唐暗自怒道:“什么泰国最纯的姑娘,简直就是一个浑身都是病的老太婆,赶紧抽时间好好去看看,这什么怪病?”“亲爱的,好了没有呀,人家都等的着急了。”“哦,马上就好。”陈唐洗了洗手,然后穿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上海的夜景是那么的美丽,陈唐和代静儿手挽着手亲密的走在公园最安静的小路上,时不时的还亲昵的说几句悄悄话。这时从前面走来了一个戴着草帽的老头,老头用浑浊的双眼看了陈唐好久一阵,才悻悻离开,还不时的低语几句,弄的陈唐疑惑万分,这时好奇心很大的静儿松开陈唐的手,很有礼貌的拦住那位老者,老者刚开始沉默不语,最后拗不过静儿的再三询问,这才道出心中所想,不多会老者便真的离开了。陈唐看着一脸半信不信的静儿,准备从她那里问点什么,只听到静儿说了几句“不可能,不可能。”随后二人便沉默回到了安乐窝。

家中,静儿很严肃的让陈唐脱掉自己的上衣,陈唐心中暗叫不好,最后在静儿都快能够杀死人的目光中,才慢慢脱去了上衣,静儿惊讶的叫了一声便哭了起来,弄的陈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时静儿开口打开了沉默:“老人家说你乌云盖顶,印堂发黑,不是惹了脏东西,就是中了邪术,我刚开始不相信,老人家说证据就在你的上半身,你说,你到底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你要不实话实说,咱们就分手。”陈唐听了静儿的话,沉默好久,最后才道出实情。

原来在泰国出差的时候,经同事的同事介绍,认识了一个叫雨霞的舞女,雨霞不仅身材苗条匀称,还能歌善舞,最重要的是雨霞十分善解人意,陈唐三两下就和雨霞同居了几日,并且许诺了很多海誓山盟,并且互留了信物,谁知道就要离开的那一天,陈唐才让人给雨霞说自己不过是随便玩玩,不要当真,并让人把雨霞给自己的信物退了回去。后来陈唐发现自己的身上就出了这些黑红的肿块。“静儿,别听那老头胡说,这可能只是普通的皮肤病而已,到医院看一下就好了,今晚咱们邢台市治疗老年人癫痫病哪里正规都一起静一静。”陈唐说完便回到书房,静儿则回到了卧室,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陈唐听见静儿在客厅里大叫,急忙从书房赶了出去询问情况,只见静儿指着客厅地板上的一个洗脸盆说道:“你看!”只见洗脸盆中的水质发黑,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静儿让陈唐从里面拿出那个东西,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这谁干的?”“我”陈唐顿时郁闷不已,静儿偷偷看了一眼正要生气的陈唐,轻声说道:“是那个老头让我这样做的,是为了济源市治疗羊羔疯医院怎么走检验,你是惹了脏东西,还是中了邪术,看眼哈尔滨市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啊前这个情况,肯定是后者,前者的话,水会发红,剪刀不会变锈。”陈唐坐在沙发上,望着一盆黑水,说道:“老头没说该怎么办?”“去找他,他住在公园后面的木屋里。”看来这丫头早都计划好了,说罢便和静儿一起走了公园的木屋。

来到木屋,只见屋中摆放了一个小型的神龛,草帽老者看似已经恭候多时了,静儿向老者说明了家中的情况和陈唐在外的事情,听罢老者让陈唐脱掉上衣,静躺在自己的床上,老者看到陈唐身上的血红色肿块,便肯定说道:“果然是降头,而且是蛊降中最邪恶的五毒降,幸好碰见了老头子我,不然你的小命就要见阎罗了。”此刻老者手端着一个木碗,将碗中红色的粘稠液体倾倒在陈唐的上身。陈唐顿时疼的大叫了起来,静儿正欲过去安抚,老者制止了她,只见陈唐身上的肿块顿时全部溃烂,留出一股股黑水,随后又是一股股黄水,接着是一股股绿色的水,一股股蓝色的水,最后是一股股红色的水武汉癫痫医院哪家较好,直至全身出现了细小的血珠,陈唐才停止了大喊。

“幸好这五股毒水没有发作,不然这位年轻人一定浑身溃烂而死。”老者说罢让静儿拿点清水来把陈唐的身上擦拭干净,静儿十分感激这位素不相识的老者,就在静儿即将擦拭完陈唐的身体时,陈唐猛然口吐五色粘液,浑身抽搐,静儿大叫着请求老者帮忙,老者定睛一看,知道这是降头师发怒了,要和自己斗斗法,老者拉开静儿,取出身上佩戴的玉佛,轻轻按在陈唐的胸口,口中那是阵阵有词,“砰”的一声,老者身后的神龛霎时自己爆裂开来,老者顿怒,从床下拿出一碗鲜红色的黑狗血,掰开陈唐的嘴猛然灌了下去。并在陈唐的胸口用自身精血写下了一种奇怪的符咒,

老者大声念叨:“乾坤盖世茅山道,三清上师显威灵,降妖伏魔清万恶,阴阳五行噬邪魔。”顿时天地间雷鸣电闪,乌云密布,猛烈的怪风吹的木屋是摇摇晃晃,老者似神明一般入定,完全不理会周围的环境,只是静儿吓的不知所措。

“陈唐”猛的起身对着老者大声说道:“老家伙,这次你赢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陈唐便大口吐出各种蠕动的毒虫,一下躺倒了地上不明生死,直到天地间又恢复了正常,静儿努力叫陈唐的名字,陈唐才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静儿在陈唐安然无恙,心里的石头顿时放了下来,老者情若游丝的说道:“回去吧,好好的过日子,我累了,要休息了。”陈唐和静儿一起点了点头向木屋外走去。

三日后,已经康复的陈唐和静儿带了礼物从家中赶到木屋,来答谢老者。只见木屋中的老者已经化为干尸,陈唐和静儿顿时泪如涌泉的向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后叫人把老者的遗体安放在上海三清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