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在朝阳的那些日子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外国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213发表时间:2015-07-07 13:52:21 我们租住的这个小区,在北京的朝阳区,这里高楼耸立,马路宽阔,车辆繁多;街道两旁,槐树成荫、梧桐蔽日。是大都市典型的成熟小区的景观。   小区中心地带有片活动场所,是好多老人、孩子和看孩子人们活动的地方。我因为看孩子,经常光顾这里,与这里晒太阳的悠闲老人及看孩子的人们渐渐熟悉,这些看孩子的多是外地来京的姥爷姥姥。这里也有好多悠闲的老北京,多是退休人员,她们带着宠物猫和狗,有说有笑的议论家长里短,指点着看孩子带来的婆媳矛盾,品味着看孩子的人生价值,好像就她们不涉足看孩子,游手好闲的享受天年才是真正的幸福,她们是这里的主人,主要座位,较好的树荫理应是她(他)们享受,与这些外地进京看孩子的人员好似奴仆,即沟通又保持着很大距离。   有几位和我简短的攀谈过,这些老北京和我们这些流动人口不太好交流,她(他)们瞧不起外地人或乡下来京的这些看孩子人员,索性我的回答更直白,告诉她们说:我来自唐山的一个农村,是在任农民,为了给儿子、儿媳妇减轻经济负担,和老伴扔下家园前来看孩子。   几个月的时光使我们走得近了些,有些老北京大妈们开始不时地指点着我的行为,诸如孩子不要光脚出来;应该穿好裤子不要带个尿不湿就出来,这样不雅观;不要总抱着,太娇惯了不好;不要光脚在滑梯上走,防止弄脏脚脚;不要叫孩子在体育器械上乱摸,你们农村人就是不讲卫生;租房子多少钱呀,等等。我有我的看孩子方法,任她们指点江山,但也谢谢她们的好意。   其中有个五十多岁的退休女性,她的狗养得很好,每天在这里潇洒,最近,她和我搭讪起来。我夸了她的狗,她很高兴,愿意主动和我交流,她操着好听到京腔说:“这孩子真漂亮,你是姥爷吧?”   “不,我是孩子的爷爷。”   “你是外地人,她们说你是农民,我不信。”   “是的,如今的农民,不是屁股朝天头着地的时代了,农民不必市民差多少。”   “啊!你的孙女真好,我喜欢,来,奶奶抱抱。”   她接过孩子抱了抱,还亲了亲,那张不太白的面孔,笑咪咪的小眼睛显得很憨厚友好,她穿戴不讲究,身穿花格褂子和一条紫红色韩裤,和女儿给我的那条一样,身边站着那条大狗,我担心孙女,便接过孙女,教着孙女谢谢奶奶,她又笑了,她说:“我的儿子,孙子也很漂亮,你看….”   说话间,她拿出手机,亮出了照片,我认真地看了,的确很漂亮,我真诚的说:“你的儿子,儿媳妇,还有孙子真的很漂亮,恕我直言,他们比你要漂亮好多呀!”   她见我这么垮她的孩子们,很高兴,她说:“是的,我不好看,孩子们都比我好看。”   我问她说:“你有这么好的孙子,为啥不去看孙子,整天没事养狗有意思吗?”   她说:“我的孙子有他的姥姥看着,北京人很少有爷爷奶奶看孩子的,和儿媳妇有点距离不是坏事,所以北京的外来看孩子人口特别多,我和他爷爷每周去一次看看他们,一岁多的孙子每次见了我还是亲热的扑向我,叫我黑龙江去哪里治疗羊癫疯奶奶,这血缘关系呀,大山也阻挡不住的。”   “是啊,有血脉关照,奶奶永远是奶奶,你虽然不去亲自看孩子,我觉得你是个好奶奶。”   她兴高采烈聆听我的夸奖,我看看她的大狗,足有五六十斤重,狗对主人很温顺,躺在石凳上任她梳理摆弄,黑黄色的皮毛油乎乎的水灵,我又笑着开始夸她的狗,说:“你这狗养的真好,多少钱买的,他的生活费要比我的生活高吧。”   她听后眉飞色舞,嘻嘻嘻的笑着说:“是啊,每天有肉、大骨头、火腿肠什么的,生活费用不低,我啥事情没有,不养狗没事干吗去呀,这狗还是几年前花四千元买的。”   通过交谈和观察,她很喜爱狗,把狗照顾的很周甘肃羊羔疯治疗比较好医院到,和我照顾孙女一样。   我又说:“我也喜欢狗,但我不喜欢那些不注意环境卫生养狗的主人。”   “为什么呀?”   “很简单,因为我经常运动,每天要跑步,经常踩到狗屎,我讨厌狗屎。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嘻嘻嘻嘻嘻的笑过后说:“是的,我也讨厌,那些人给我们珍爱环境卫生的养狗人抹了黑,我这个背着的包里总是带着手纸,把狗拉在便道上的粪便弄干净。”   “你是好人呀,你是养狗堆里面我最尊敬的好人,谢谢你。”   我的表扬使她的脸笑得花一样的灿烂,打哪后她每次出来都主动和我打招呼,看来老北京也不一样,她愿意和我交流,她很满意我们的交流。   是的,我经常踩到狗屎或受到大小狗撒欢时的惊吓,我饱受其害,加着八倍的小心还是踩到过多次狗屎,一次家里寻找臭源,竟在我的鞋子底部发现了狗屎,因此我对养狗人有种偏见甚至于反感和厌恶。   一天,我推着儿童车,欢心的逗着孙女步入这个休闲场所,却被七八只小狗拦截了小路,我推着儿童车努力避让,小心前行,忽听有人大喊:“喂!注意,不要轧着我的狗狗。”   我闻声抬头,只见几位养狗的老北京里,有一位五六十岁的胖嫂在朝我喊叫。我心里有些不高兴,心说,这一米多宽的小路,有一堆小狗围在我的儿童车前嬉戏打闹,还有一只小狗在拉屎,它见主子发怒,便朝我愤怒的汪汪乱叫,我的车过不去是我在努力避让,何况又没有轧着你的狗,反而你不问问吓着孩子没有,你却像狗一样的乱叫唤,我抬头回答她说:“这是狗拉屎的地方吗?你把狗引开,这是人行道!不是它们玩耍的地方。”   她见我驳斥她,翻转白眼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开始招呼她的狗,她说:“大宝,二丫,三妮,四蛋,小五子快找妈妈来,可别叫人家把你轧了!快找妈妈来。”   我看着她开始亲昵滴招呼她的狗狗,心里有些宽慰,可与狗成为母子的呼叫声却引起我的反感和鄙视,她竟做了狗的妈妈,不知她的儿女是否同意她的叫法,她的孙子还得管这帮狗叫姑姑或叔叔哇,难道她把自己纳入了狗族了吗?难道这个世道就这样让她糟蹋人性吗?是啊,我断定她的儿女没有同她一起生活,她们有孙子不去看护,而在狗的身上释放情感,真是怪哉,怪哉。   难怪这里好多养狗人都这样称呼,甘愿做狗的妈妈,以做狗的妈妈为荣,是不是闲心难耐,还是脑子出了问题,是不是极力填补子女不在身边的空虚呀,不过她这样在众人面前做狗的妈妈,还真是对她子女的极大侮辱。   北京朝阳区,这里的环境卫生在我的想象中应该是一流的,可事实并不如意,环卫工人忙乎半天也防不住狗屎,我有时不到公园里跑步,放射性的选择路线跑跑,想见识北京的风光美景,却经常被狗屎困惑,有时脚下为躲让突然发现的狗屎,竟差点崴了脚。人行道路边的土地或树科旁有很多干枯的狗屎,还有新排出的,树和电线杆子下面,是狗撒尿的地方,狗尿流淌,臊味难闻。   我沿着巴河跑过几次,这里的人行道上,经常有这样的情景,人们在为狗让路,老远的避让,这里到处有狗的身影,狗蹲在人行道上排完大便,还体面的用后爪刨几下道路,意思是把粪便掩盖起来,可它的主人却视而不见,扬长而去,一走了之。   这些大型狗,养狗人经常撒了狗链在遛狗、放风。人们在运动,狗仔在乱窜,一次我竟被迎面而来的大狗突然发怒而惊吓一身冷汗,还好被它的主人及时控制,不然一场人狗大战会迅速爆发。为了安全,人们不得不提前避让,我跑了几条路线后,最烦人的就是与狗的遭遇,不得不又回到了公园里跑步运动,公园里没有狗,也没有狗屎,空气也好,环境也美,就是夜晚路灯太暗。   我在想,北京这样有影响的大城市,为什么不解决这样的狗患问题?大城市的狗等宠物该不该收敛或禁止。 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哪里  我忽然又想起去年外孙从英国回来,我和夫人带他去街道市场买菜,他看到到处是乱放自行车,到处是垃圾,到处随地吐痰,到处有狗在乱窜,八岁的孩子竟说出这样的话,值得我们国家高管的深思,他说:“中国太脏,狗太多,太乱。”   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共施恩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 29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