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老家的菜园(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外国文学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都知道,不管是山上人还是川里人,家家户户几乎都是有个菜园的,至于这个园子的规模,那就又另当别论了。

在我的印象里,韭菜是必不可少的了。韭菜的香味,平时是不显现的,一簇一簇的长在那,如果不是个彻头彻尾的乡下人,还真有点分不清哪是草哪是韭菜了呢。土壤肥沃的田埂地头,韭菜的长势自然很好,叶子宽而长,绿油油的一大片,在太阳的照耀下更是绿的发亮。北方人以面食为主,如果让一个北方人吃一半载的面,我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让他们连续吃几个礼拜的大米饭,我猜想是没有几个人是受得了的。吃面,如果想吃出个味,韭菜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油炒的韭菜,不管是哪种面,都是好吃的要紧了,尤其是浆水面。我甚至觉得吃浆水面,如果没有韭菜,那它的美味至少得大减一大半的。白净的面条,翠绿的油炒韭菜,飘着油花的浆水,盛夏的时日,吃上一碗,真的是解馋的不行了。

说到浆水面,我又想到了黄花菜,吃长面如果没有这个菜,那长面的档次是要掉好多的。黄花不但好吃,它还好看,黄色的花儿,绿色的叶儿,看起来显眼的很,吃长面的时候,那怕是在里面少放点黄花,它的味道就不一样了。黄花更难得可贵的是它太容易存活了,墙脚跟,地角头,只要有点土壤.少许的雨露风水,它就活的特别的好。

家里有点闲置的地角,不大,开垦了出来,离家也比较近,索性就当成了菜园子。

北方农村的种菜,它是一茬一茬的。冬天种点香菜、菠菜,等天稍加地暖和,嫩草初醒,河水翻涨,菠菜与香菜就恢复了精神头,嫩绿的叶瓣绽了开来,田家小舍、河水绕田,在暖洋洋的春光下,菠菜与香菜绿油油的一片。这时的菠菜,嫩嫩的,做饭的时候,只需将它放在热水里稍微的烫一下,再拌点醋汁,如果喜欢辣椒,也不妨加点,甚者,北方人很是钟情于大蒜,捣碎了,和菠菜拌在一起,那就味道更佳了。当然,香菜的吃法程序就没那么的复杂了,更多的人还是喜欢生吃,稍加的刀工,丢在面条上,白面绿菜,别有一番味道。我受了母亲的影像,喜欢将香菜剁碎点,放在锅里,油水稍加的爆炒,有股焦熟的问道,和在面上,喜欢的不行。

母亲是个喜欢动的人,一辈子都是个闲不住的命,一有时间就去搭理自己的菜园,夏天来临的时候,他更是忙的不停,从市场买来的菜籽,选好了位置,一颗颗的撒了下去。微雨蒙蒙,我似乎听到有个劳苦了一辈子的北方的农村女人,指挥着一颗颗蔬菜瓜果的住所。茄子那是你的地,不要当了辣椒的道;西瓜,你最是霸道了,老是将蔓藤伸到了旁边人家的地,这可不好啊;西红柿,我知道你劳苦功高,那么细的杆腰,却要拓展如灯笼的果实,我支个桩子,你来休息会吧。

菜园虽小,母亲却总能将它搭理的花样齐全,这段记忆,任凭风浪起,任凭地覆山翻,也很难消融。

郑州哪家专科医院能把癫痫病看好?乌鲁木齐癫痫医院哪个好北京市专业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