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乡愁(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外国文学

阳光透过厚重的玻璃窗照进来,尘埃在飞舞,病房里一片寂静。只有空气中弥漫的消毒水的气味一阵一阵飘来,才让我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在这样的时光里,总会想起童年。一群戴着小雷锋帽,裹着青布棉袄花布衣衫的男孩女孩奔走在雪地里的情景——厚厚的积雪在笨重的棉鞋下发出“咯吱咯吱”声,团个雪球你追我赶,把那个脚下一滑摔倒在地的家伙团团围住,捧起大把大把的雪扔他……然后,雪地里笑声一片,时有尖厉的哭声隐隐传来……然而,在童年最美的时光里最觉温馨的还是夏日的黄昏。

放学的铃声终于想起。集合,整队出发,我们大家便嘹亮地唱起”学习雷锋好榜样……”出了校门,拐个弯,逃出老师的视线,我们几个要好的小姐妹不约而同插队,头挤一块儿叽叽喳喳商量今天去哪里打猪草,在哪里等待,并反反复复叮嘱那个拖拉不守时的人,“来迟了我们就再不等你”……我快跑冲进家门,把书包往炕上一扔,大喊——“妈,妈,我们放学了,我要打猪草去了。”然后,拐进厨房拧一块妈妈刚烙好的热馍,一手提起廊前的篮子飞一般出大门了。只听见赶出大门的妈妈生气的大喊:“今天不需要你打猪草……”家里需要不需要不是我考虑的,但我自己是需要去打猪草的。不去打猪草,我和她们怎么玩儿呢?不和她们一起,那我怎么度过这无聊的黄昏呢?啊,幸亏我跑得快,不然让妈妈逮住就不好过了。

我们约好在村口见面。我总是第一个到的,坐路边的树墩子上优哉游哉的吃馍,向出出进进忙忙碌碌的叔叔大爷们问好,他们总是那么几句话:

“放学了?”

“打猪草去?”

“真乖,放学了还知道帮你妈干活,这娃能干的很。”

……

天天这么几句,我听着咋那么熨帖。于是,天天见面,老远我就喊叔叔婶婶大爷大妈的。等我们五个来了四个,刚刚生气不打算等那天天最慢的一个了,大老远就看见她跑来,一上来,两手抱肚,上气不接下气的解释:

“我……我终于……终于把我两个妹妹甩开了,……我妈我妈说我回家要打我呢!”

看她这样,还有可能挨打,我们顿时不计较她的老迟到,反而给她出主意:

“要是你妈打你,你就来我家,别回去了。”

“今天,你打满满一篮子猪草回去你妈就不打你了。”

“你妈再打你我们就告诉老师,让老师警告你妈”……

一路上,我们就像一群麻雀般拥进玉米地。夏天,玉米杆子长高了,阳光狠狠地晒了一天,玉米地里有些闷热,不知谁提议:

“这里有空杆(长瘪玉米的玉米杆)呢,咱们吃了再忙吧?”

一呼百应,才感觉刚吃了馍确实有点口渴。于是,我们四散开找空杆。吃空杆是有经验的,要选那种外皮发红,瘦瘦的,只啃下面两三节。我们一人拿一节玉米杆大啃特啃,当甜蜜的汁液从喉咙咽下去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世界美味!每个人啧啧赞叹自己的有多香甜,总有人会忍不住诱惑要求互相尝尝,谁也不嫌弃谁。吃好了,还要围在一起开开会,说说今天学校里的大小事。比如,我们的语文老师女朋友来了,她怎么的漂亮;班里的霸王下次再欺负我们,我们就告诉老师;谁今天把我的橡皮踩了一脚;谁的同桌太讨厌,老是超过“三八线”……我们的会议天天都有新话题,会议的结束是由太阳决定的。等我们中的某个人突然发现玉米地里的阳光不见了,惊呼:“快点,打猪草吧,太阳快落山了。”我们大家意识到时间不早了,才认认真真搜索哪里猪草多,谁发现草多的地方就会叫大家一起去打。这时候,一个个头对头,或背对背就忙开了。

如果实在草太少,我们也会想办法尽量装满篮子的。一个办法就是“害人”——偷偷的摘人家黄豆叶子,洋芋叶子,萝卜叶子,上面再浅浅的覆一层草。这要是回家被妈妈们发现会狠狠地揍一顿的,可是篮子不满回去,在路上也会被人笑话死的。有一次,打的草不多,我们就把篮里的草一遍遍的弄得松松软软,使它看起来尽量多一点儿。结果半道碰见一个大爷,他满脸堆着怪异的笑容:“篮子里有一只兔子跳呢!”我们看看,没有啊!后来才明白他是嘲笑我们篮子里的草太少,过于稀松。为了脸面我们总是冒着挨打的风险作案。不过,我们还发现一个方法可以让草变多——那就是把草浸在水里,草会变硬,装在篮子里也就多了。于是,我们就各自在河边用石头垒起一个小水池,打点儿草往池子里一浸,打点儿浸一点儿,等回家的时候从水里捞出来再装篮子。就这样,我们拎着一篮子的水和草滴滴答答上路了。那样的时光里,我们的半条裤子也常常是湿漉漉的,但我们依然麻雀一般快乐。

走在回村的路上,夕阳像一顶帽子戴在对面的山头,天空蓝汪汪的,天边悠闲的云朵一会儿像故事里无所不能的孙悟空,一会儿又像一条活泼的小鱼儿。炊烟从家家屋顶升起,村子里弥漫着浓烈的蒿草味儿和新鲜牛粪味儿,混合着妈妈呼唤孩子的声音,孩子玩乐吼叫的声音,村头牛官赶牛的声音……

现在,我也常常回去,我的故乡变了——柏油马路又宽又大,路边装上了太阳能路灯,家家红砖青瓦房,高墙大院紧闭的红大门,机器耕种……老黄牛的影子已经远去,大爷大妈们的身影永远不会再出现在村头,叔叔婶婶们早起鬓发斑白,孩子们的喊叫声也是稀缺……那个弥漫着蒿草味儿和新鲜的牛粪味儿的故乡只活在我的记忆里。那袅袅炊烟声声呼唤,多少个黄昏让我恍惚,多少个夜晚让我怀念……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是在有月亮的晚上想起……”一时间这几句诗迸进我的思绪,我才懂得了——“乡愁”!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较专业?武汉权威癫痫病医院郑州哪个医院癫痫好哈尔滨医治癫痫的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