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读书记(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我比较爱看书,妻子也比较爱看书。在县城租住后,家里未接网线,无电视、无电脑。孩子傍晚放学回家做作业,我和妻子便在一旁看看书。在明亮的灯光下,这样的夜甚是宁静而温馨。

孩子多少受到我们的一点儿影响,面对紧张繁重的学习任务,他尚能偷闲看一些课外书。学业成绩原地踏步,未见长进,但近半学期,看完了《三国演义》(线装版)、《羊脂球》、《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狼图腾》、《骆驼祥子》、《简爱》以及本土作家写的《烽火湘鄂边》等。刚放寒假,一套精装本的《射雕英雄传》又让他爱不释手了。我不曾看过《射雕英雄传》,在他做作业的时候,便拣来瞧瞧,待他作业完成,却不肯拱手相让了。于是父子俩便抢夺、耍赖、谈判一番,最终还是书落儿手。

望着儿子看书时安然倾心的样子,不禁忆起自己儿时的读书的一些事儿。

孩提时,父亲给我们三姐弟每人几毛钱,叫我们去街上逛逛,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呵!我们会沿着蜿蜒起伏的公路蹦蹦跳跳的向街上去,一会儿一起牵着走,一会儿排着队顺着走或倒着走,一会儿把路边的树踢上几脚,一会儿捡拾石子把路上的狗子吓得飞跑。

到了街上,最受我青睐的是油粑粑儿。常有妇人在街道树下或店铺阶沿,置一土炉,炉上置锅。炉内不断添加柴棍木屑,烟熏火燎。油在锅里翻滚之时,妇人用铁提铛盛满米浆放在锅里爆炸,几个提铛,交替使用。油粑粑儿炸好后,还要放在油锅前沿罩着的扇面铁丝网上沥一沥。那妇人的脸上有黑灰,手上有黑灰,只有那象棋子大小的油粑粑儿在我眼里是黄亮亮的。计划买点别的,只能是来时的一点儿念头了。抹一抹油渍渍的嘴唇时,几毛钱便也功成身退了。

二姐不像我这样馋,她总会在我们买吃食时独自离开,去别的地方买些连环画或者少年读本,如《英雄赖宁》之类的。回家后,她埋头看书,我们顿觉得无趣了。于是便抢了她的书远远的跑到安静的角落看起来,直到父亲和泪痕满面的她一起寻来。书归还给她,心里便一阵失落,觉得油粑粑儿虽然很香,但咕噜间就下了肚,书的享用时间还是长些,好看的书还可以反反复复的看。便决心下次上街一定买书。到了下次,照样在炸油粑粑儿的摊点前停住了脚步。

读初中的时候,课外书籍还是比较匮乏的,不像现在的中小学校有图书室。“书非借不能读也”,借来的书得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来读。

那时我们晚自习安排了科目,但老师是不在教室里看管的,偶尔也会巡视。初二时的一次物理晚自习,我很快的把作业做起了,便拿起借来的《十二寡妇出征》(评书)来看,那是关于杨门女将忠烈保家国的一些事儿。看得入迷,以致老师走到身边竟浑然不知。老师把书一把夺了去。看到书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受凌迟一般的酷刑,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和纸屑一样零落破碎。老师为“以儆效尤”,规定但凡数周之内的物理课,我必须站在木黑板后面听课。那时的木黑板斜倚在墙面,靠两个木腿立着。我站立在后面,鼻子紧贴着黑板的反面,别的学生或许这时看到的黑板是四条腿了。我只能是“听”课了!我只听得见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书写敲击的声音,只听得见老师的彩色普通话,也不知道有不有同学在看我的腿,暗自取笑我。想到杨宗保死得那般惨烈,想到寡妇之流还那么顽强,而自己双腿麻木,亦犹困阵中待毙,更觉暗无天日,悲从中来。更何况那同学还等着我赔书呢!禁闭期满后,替那位同学做了数周作业方息事宁人。那时对物理老师怨怼不已,直到有新物理老师接替才罢。

岁月远逝,往事翕忽。现在一想,若物理一科因此遭遇而放弃,导致中考落榜,人生或是另一番未知的境况了吧!就像一枚抛出的硬币,该是B面了吧!

和儿子看了同一本书,时常会谈论。他记忆力比我好,人物比我记得清,说来头头是道。我担心他看书只会停留在故事情节上,通过几次交流我发现有点轻视了他。在看《烽火湘鄂边》时,他问,作者考证了没有?难道那个时候也叫太平镇?在看《简爱》后,他说这是写女性独立和爱的小说,里面的外貌描写和场景描写很好,情节倒好像不是怎么吸引人。我说,你看《射雕英雄传》肯定对里面玄乎的武功感兴趣!他说,历史上是有铁木真,你说是不是有郭靖和杨康呢?还说《射雕英雄传》太多伏笔和悬念,让人读来欲罢不能!

有时,我也会陷入一些茫然,近些年,书是看了些,但总记不住什么,总感觉自己错过了看书的黄金时期,看得再多,也不会有多大收益了。近日,看到一段关于阅读意义的文字“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吃了很多的食物,大部分已经一去不复返而且被我忘掉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我的骨头和肉。阅读对你的思想改变也是如此”,心里便稍稍感到宽慰。

突然感悟:一生中,精力和财物都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在“油粑粑儿的摊点前”过于流连,别的地方自然去得少了!

哈尔滨的什么医院治癫痫比较好呢?哈尔滨专业的癫痫病医治医院在哪癫痫发作对人体有多大伤害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