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亲情是条柔软的绳索_1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唯美句子

(文/萱小蕾)从记事起,他就目睹父亲吃喝嫖赌,还常常在醉后的夜里对他和母亲拳脚相加,第二天醒来时,却不记得妻儿身上的伤痕从何而来。

他慢慢学会了怜悯辛苦持家、懦弱沉默的母亲,也慢慢开始在心里憎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在这个不温暖的家里长到十八岁时,父亲冷冷地对他说:“我养你到今天,义务完成,从今后你别再指望我,我老了也不指望你!”他的心里浸满一阵又一阵的凉意。

失学的他,越来越不爱回家,有时呆在网吧和朋友家里,也辗转在外面找了工作混温饱。除了偶尔回家看看母亲,他对那个家毫无留恋。几年后,他的母亲被确诊癌症晚期,他对父亲的恨意又增了几分,他想,母亲的病是父亲气出来的。

他搬回家里开始尽心照料母亲最后的时光。对父亲,他仍然冷言冷语。送走母亲后,他还是离开了家。几个月后,他便得知父亲带了新的女人回家。时隔不久,却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他那好酒的父亲酒后骑车摔成重伤,生命垂危躺进了重症室,等着一大笔钱抢救生命。

闻讯赶来的外公外婆气得浑身哆嗦,气急时说:“不用管他,你妈被他气死,尸骨未寒他就找别的女人,现在是报应,死了活该!”他却拨通了所有朋友的电话,一个一个借钱凑手术费。他那躺在医院的父亲虽然每月工资几千,却因为好酒,根本没有任何积蓄。而新找的那个女人,只来医院看了一眼,便再无踪影。

好不容易凑了一点钱,不到两天,就像石沉大海一样被吞了个干净。他一筹莫展,人仿佛瞬间就瘦了下去。外婆看了心疼,又劝他说:“当初你妈生病,他都没拿一分钱出来救她,如今是他自己造的孽,你尽力就行。”他蹲在医院的走廊上,紧紧揪住自己的头发。

16岁那年,他跟同学代家人去吃酒席,席间两人因为好奇,多喝了一些白酒,回家后,他进洗手间洗澡时,酒精上了头,很快晕在了里面。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每天凌晨才会回来的父亲,却突然回了家,踢开了洗手间的门,给他裹了被单,背着他跑了好远到医院,将他救了回来。事后说起,只是因为那天的父亲总是心神不宁才赶回了家。

他想,那或许就是所谓血脉相连的力量。他没有听过父亲的好言好语,可自己的生命却是他给的,还不止一次,无论这人生是否活的精彩,无论他们表面上关系有多僵冷,那骨子里流淌着相同的血却永远无法改变。

他拼了全力,包括卖掉了家里唯一可栖身的那套小房子,左邻右舍看他不计父亲的从前,也纷纷伸出援手,虽然在大家心里,他那父亲早已众叛亲离。他整日整夜守在医院,直到父亲终于醒来,然后寸步不离地照料了一个多月,给他擦身、给他喂饭,给他揉躺痛的背和腿……

父亲看他的眼神透出了从未有过的柔软,说话时因为愧疚变得小心翼翼。当父亲终于开口问他是否恨他时,他淡然地说:“救你是天性,照顾你是责任。”虽然语气仍然生硬,但心里却湿润了起来。他终于发现,跟这个人之间,不可能做到没有关联,亲情是你从诞生开始上天就安排好的,别无选择。

癜痫病治疗费用高吗武汉癫痫公立医院黑龙江什么癫痫病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