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家园】冬去春来(散文 外二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唯美句子

【冬去春来】

南方的冬天是模糊不清的,忽而烈日当空,让一层层厚厚的外套纷纷剥落,干燥的皮肤上渗出与季节不相称的汗珠;忽而又是阴风肆虐,老天爷端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连伸个懒腰也是无精打采的。樱花、桃花、油菜花陆陆续续地绽放,恣意摆弄着一片灿烂,隐隐地透出几分春的气息。

冬,是冷漠?还是存心无视春的挑衅?尽管春的舞姿热情如火,妖娆妩媚。面对那一片片艳丽的花海,冬冷冷地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让红的、粉的、黄的、白的,尽数开放的花朵都挽在一片烟雨中。没有如诗如画的飘渺、没有如歌如笙的韵味,找不到江南女子一袭轻纱凌波漫步的身影,找不到温雅书生一支洞箫意蕴深长的叹息。冬的不舍,是这样的绵长与无助。

时不时,就来场雨吧,只是这雨,远不如春雨的清新。多想透过那飘落的雨珠望见十里之外的世界,叠翠的山间殷红的杜鹃;多想踩着单车扬着长发把笑声一路高甩,跳跃的音符灿烂的阳光;多想张开双臂仰卧在一片清新的花海中,流动的芬芳放纵的思绪……而此时,冬仍是吊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眼角是耷拉的,任你百般搔首弄姿,也绝不抬头睁眼,仿佛与春就此扛上了。你炫你的艳丽,我舞我的乾坤,还不信人们都能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穿越阴冷潮湿的雨,去踩踏那满地的落花。难不成都能学得黛玉荷锄葬花的诗意“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奴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知是谁?”只是低头垂眼,落在双脚的泥污上,也断断没了那些雅兴吧!

我只是俗人一个,那些阳春白雪、超凡脱俗的意境只是书中寻得,断不敢在生活中所为。“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只是瞧着春的脚步近了吧,又怎的乍暖还寒?冬意未了,春意又浓。争争嚷嚷间,让我如何是好?好一个冬去春来!

【忆语“十年”】

慌乱中尘烟四起,耳畔又似传来大漠马蹄声……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就像此时壶中的金骏眉,纤细的茶身看似脆弱无力,却又如此清晰地翻卷在热水里,莫名就淌出一汪赭红色的心事!

茶香,透过壶口静静地溢了出来,还来不及在你的唇间咂出味儿,就被桌上浓浓的鱼香、肉香所包裹,亦来不及品尝美味,便将目光流连在尔等身上。熟悉的脸、熟悉的眼神、熟悉的动作、熟悉的一切让我忘记了这之间竟然留有十年的空档。

一阵热热闹闹、你推我嚷的,往事就在恍惚间如同庭院里的爬山虎,张牙舞爪着,恣意爬上我的鼻梁,躲在那小小的镜片后,伺机而出。我仿佛又见你的青涩、你的激情,你绯红的脸颊暗暗写下的对未来美丽的期待……我来不及翻开下一页,仔细听听那时的你都说了什么,镜片便被火锅里冒出的蒸汽模糊,一遍遍地擦拭,又一次次的模糊。或许有些岁月,一旦走过,便不再回来。即便此情此景仿佛被穿越,却已是物是人非,你我已回不到当初的模样、当时的心情,而今围聚在一起的,是那个主动洗去纤尘,回归本我的自己。相聚不是猎奇,只是在曾经共有的时空里,寻求那份相似的温暖、简单的温暖。

时间就是一把没有声音的刻刀啊,我寻不着你的刀柄却被你无形的刀尖所琢,甜蜜与忧伤、奔波与安逸、光芒四射还是隐于人后,哪个才是你想要的模样?我们如此问时间,时间也如此问着你和我。是啊,问天、问地,何不如问己?常觉命运弄人,命运又何尝不是按照你我的心思朝前迈步呢?有些事、有些人,似乎是无解,又似乎是心之所趋。人生所走的每一步,就像是剥开洋葱的外衣,我们总想看看洋葱的心到底长着什么模样,却无奈剥了一层又见相似的一层,再剥亦是如此。这一层层的相似,一层层地剥离,不正如我们的生活吗?平淡,还是平淡,艰辛,仍是艰辛,只是每剥上一层,多多少少是要挂上几滴泪的。这泪,是酸痛的吗?是苦涩的吗?或者只是它不小心激着你的泪腺,“泪”便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如此而已。或者说,这“泪”本无味儿,只是你剥时的心事、心境跑了进去,便使它有了百般滋味!

忆过往,纵有多少艰辛如今也成了美丽;望未来,纵有多少美好如今也是顾虑重重。人啊,总觉得当下咀嚼的都是苦涩而忽视了身边人、身边事。回忆里纵有百般美好,也比不过活在当下啊!以旁人之眼观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羡其拥有最美的一瞬。你我因缘相聚几载,哭过、笑过、忙碌过、或许还曾因不解而生怨?只是在茫茫岁月长河中,高兴的、不高兴的、解得开的、解不开的不都随波而去了吗?花开花落,含笑带泪,虽只是弹指一瞬,也足以迷人,令记忆历久弥新。

重回首,去时年,揽尽风雨苦亦甜。愿君一切都好!

【碎碎念】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花开时,春色满园,香气袭人;花落时,蝶舞缤纷,辗地为泥。抬头望尽花色浓,回眸已是人去空。缘来只是镜中月,花谢花飞飞满天。

意念这东西,就是存于心中某个角落的物件,一旦遇着合适的烟火与温度,便燃着了。顿时之间,火光四射、色彩斑斓、瑰丽无比。然烟火有灭时,当视线里只剩下泥地里的那丝苟延残喘,空气凝固了,鼻孔里呼出的气息也就多了几分寂寞。

来时的匆忙,由不得你细想,那一路绽放的光芒,只是心中的幻象所存。眼瞅着、憶想着,似一团团祥云驾鹤而来。待茶香散去,水清人静,舞茶者手里拔弄着的,是那撮过了气儿的、蔫儿了的叶儿。都有热闹时,只是那热闹,离不了那烧沸的水。

莫羡尔,尔自有苦乐哀愁;莫羡尔,成钢绕指柔只因其百炼。路纵有千条万条,也只能择其一而行。有即是无,无即是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莫忘尔心当初为何而来,又岂能忘了奔何而去?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

西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陕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癫痫病的人寿命有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