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说泗水、游泉林(散文)_1

    一、程琨说泗水午后,我们包租了一辆的车,离开岱庙。一路笑侃,刘老师一句提醒今天是个好日子,于是有关“七月七”的话题在车厢里被烹炒的意犹正酣。到地儿,推开车门,我还不知身至何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 烟雨走峡谷 (散文)

    在一个深秋里阴雨绵绵的季节里,我去了恩施大峡谷国家地质公园。还是因为这里的原始神奇、天地灵仙、壮观伟岸、大地造化、生态美景吸引力,让我徒步走马观花地跋涉了九千多个台阶,行走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老马的午饭(散文)

    当老伴满脸嫌弃地嘟囔着将饭放到桌子上的时候,老马才意犹未尽地关掉了手中的收音机。老伴一直看不惯他听收音机,说是除了下地干活就整天拿着个小匣子到处瞎转悠,听得都是些不着边的国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柳家胡子史(散文)_1

    曾经,上个世纪我们的故乡,勃兴一支支土匪武装。他们的兴起和衰亡,就是一篇篇值得记忆书写的故事。一、“南大荒”土匪的消灭辽河三角洲曾经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和芦苇塘,被称为东北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踏着夕阳向着无锡“八中”归去(散文)

    我的中学就读于江苏无锡市第八中学。与千里之外黄海之滨奤套小学相比,1977年秋的无锡第八中学明显显得高雅无比,整幢整幢优美教学高楼鳞次栉比。孔庙“明伦堂”旁操场司令台广阔而气派,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那年丁香】谁家的孩子不疼娘(散文)

    一孩子,你属虎的。几天前,刚过的二十一岁生日。现在的你,赤身体重不低于一百九十斤,身高也足足有一米八,应该是个顶天立地能扛事的男子汉了。不知为啥?你却死要面子活受罪!娘面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秋天的雨,季节走过的美丽足迹(散文)

    将不同时间记录下来的关于秋天的雨的文字,编辑成一段雨中优美的抒情,串成一串动听的风铃,纪念那些逝去的秋雨,在下一个秋季到来的时候,再细细品味,让秋雨湿润和洗涤心灵。——题记1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老张变成了可怜虫(散文)

    身价千万的老张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光蛋,看着老张的可怜相,知情的人们不禁回顾起来老张的人生历程。老张还是小张的时候,就在父母的操持下,与村里的一个女孩子订了亲。如果订亲之后就结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永远的父亲(散文)

    (一)父亲走了,父亲走的那天是二月初一也就是阳历三月一日,是在1995年。父亲走得很安详,可惜我们都不在身边,就是在身边的母亲也是背着身子在医院的床边给他烧东西吃。后来在梦中母亲问...[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散文韵文)我心中永远的茅屋

    我的记忆里,有一座难以忘怀的茅屋。虽然仅仅在那里居住生活了三年,那茅屋却在我的心底里常驻。那还是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前一年深秋,大半个中国还弥漫着人民解放的硝烟和尘雾,我们全家随...[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