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留香】转瞬即逝(散文)

    一、转瞬即逝路过贤姐那里,去看望她。我是习惯和人保持距离的人,不过她一向令人觉得亲切,下意识的坐到离她最近的一张椅子上。这对于我是很难得一见的现象。聊天时,贤姐问及我的婚姻问...[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苦缘(诗歌)

    “风绕过山岗把一朵云吹到了天上云在空中徜徉带着我的梦飘向了你的远方一季清寒消瘦了时光却瘦不了眸中那丰盈的渴望我站在红尘之外张望任飘落的雪花凝成眼角的微凉花的过往漫舞着一抹浓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村庄有绿(外一篇)

    一、村庄有绿“清明吃榆钱,谷雨吃豆角。”榆钱儿在春天的和风中,被催促着挂上了枝头。小区边有一棵老迈的榆树,很粗很高,每次走过它的旁边,我都会情不自禁抬头看一眼,就像看到了久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今早晨(散文·家园)

    馨澳花园的鸟鸣和着远山的布谷鸟声把我叫醒,它们叫着叫着,断流了,只剩下人与人激烈的争吵声,好像和栀子有关。我惊慌地跑到楼下,瞧着胖大妈跺着脚,朝黑衣中年男人粗声大嗓地嚷道:“...[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高港葛竹(散文)

    其实,这是两个行政村的村名,是福建省南靖县南坑镇的两个村名,也是革命老区,与福建省平和县芦溪镇东槐村只一山之隔,只要跨过一个小山坳就到了。芦溪镇也是一个革命老区,笔者曾经在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海蓝】漫谈壮语的趣味性(散文)

    我的故乡是个古老的乡村,清一色的壮族人,全都讲壮语。我在壮乡出生和长大,我在壮语环境中成长,我的母语是壮语。虽然我20岁左右离开家乡到外地读书和工作,但每年都要回老家两三次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孤啸】绝活(散文)

    在我的童年,五爷是我的故事大王。因为从小逃荒要饭四处流浪,五爷可谓我们那个小村庄惟一见多识广、啥都经过的人,肚子里有说不完的稀奇故事。他绘声绘色说的“绝活”,就使我终生难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梦梨花(散文)

    从漫天飞雪走到阳春三月,从小草发芽走到桃花盛开,终于,盼到梨花又开了。只因那个想要欣赏梨花的梦境一直醒着。洁白的花瓣,娇嫩的花蕊,还有那优雅的姿态,努力的绽放……就像印在一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冬日,拾暖(散文)

    冬至过后,天气更冷了,开始过数九天。清晨,梳一个美丽的发髻,点一抹唇彩,以清爽的面貌出门。发现冬天的风也不是那么冷,鸟儿们在天空自由飞翔着,对面街道的招牌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春】文海深处,我最美的邂逅_1

    摘要:一颗普通的沙子,筛选出来,经过千万遍翻炒历练、倍受煎熬,传递温热,炒爆虾片、米面角子等等,让他人脱羽蜕变,绽放美丽,而自己却甘于平淡、甘于为人做嫁衣,...[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