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美文美图卢延山人之初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悬疑小说

人之初

前言

我家世代,均未读书上进。感谢老天开眼,或机缘巧合,我自幼喜欢读书,也喜欢写写划划,其实,乃感恩于目不识丁的母亲四个字一一“识字眼明”。自知学疏识浅,难入大雅之堂,故对青史留名,敬而远之。赖今网络世界之大,幸吾两副小文见世。故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学写小说《人之初》,献给母亲节。

1

君儿出世六个月了,我还没有见到过他。刚踏进家门,妻子那少妇炽热的脉脉深情,已是心花怒放出欣喜笑意了,“君儿,看!爸爸回来了!”她对着不晓事的婴儿,向我打着招呼,同时侧过身来,把君儿捧到我的面前。我们亲切地呼为“君儿”,君子才是正名,我们遍求“辞海”,追溯“辞源”, 提炼唐诗宋词,才定了这个雅俗能赏、深深寓意的乳名,并定学名一个中字,字为正则。小君儿正在甜甜的酣睡,嫩生生、水灵灵、洁白的小脸蛋,映现着一颗纯洁无邪,勃勃生机的心灵。衣架上挂满了密针细线、花花绿绿的衣衣兜兜;桌上一堆纷乱的奶瓶、奶粉;一只神气活现的洋布娃娃,在床上咧着嘴,笑咪咪的。“你辛苦了”,对着春风满面的妻子,我顺手接过了君儿。“轻轻些”,妻探来身子,提醒我,又看了看君儿,看惊醒了没有。我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说:“我要看咱们的‘生龙活虎’,你却递来个‘睡美人’!”妻子为难的目光,在我殷切的脸上和君儿熟睡的身上移来换去。她的心中有多深多厚的犹豫呢?睡梦中的君儿,忽灵灵亮开了羊角风患者的安全护理方法有哪些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君儿”、“小宝贝”我连声地嚷着。君儿只是嘻嘻地微笑,不停地挥动着小手,表示欢迎,妻子挨在我的身旁,一波波幸福甜美的笑意,从她的眉上目下,荡向心灵的深处,她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来抱君儿,“你……”我抬了抬手臂,变作了个拒绝的表示。她转而一笑,顺手在君儿的脸蛋上逗了一下,君儿马上咧开了小嘴,娇小的脸庞,像一支迎风摇曳、鲜嫩的花朵。我索兴一手握住君儿的胳膊,一手把他高高地托在高空,又一个急急地收回,他一阵阵稚脆的笑声,像一樽醇酒,散发着清香。“快停住!小心脑震荡!”不知怎么,妻子把空中飞人,“抢”了过去。

2

妻子是位乡村医生。午饭刚过,青松岭来了电话,赵大娘的病情恶化了,妻子匆匆打点了一下,抱起君儿,就要上路。“怎么,抱着孩子去?”拦住她,我惊愕地问。“给你留下?能行?”她的反问中,带着肯定的答复,“十里山路,又是寒风呼啸……吃奶的婴儿离不开娘。”妻子的解释或许比往常更温柔些,可我内心的火气,却一抑一抑地直往上冒。我转过愠愠不平的面容,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慈母爱,你也应当相信父子情。”最后,妻子满怀忧虑地迁就了我。君儿静悄悄、甜蜜蜜地睡着。妻子牵肠挂肚地走了。随着一孟急促地敲门,闪进来的,却是妻子。“你?”我看了看药橱。“不!”她向君儿走去,“再喂一次奶”“饭后刚喂了吗,别惊醒他。”我认为大可不必。“临走时,把奶喂足,还是好些,我不知啥时候能回来呢!”原来,她走了一里山路后,又返了回来。窗外的寒风,尖利地呼叫着,妻子一解衣扣,一阵寒意,立刻袭遍我的全身,她却坦然地解开衣襟,把君儿紧紧地抱入怀中,裹了个严严实实。我不知道睡梦中的君儿,怎样醒来,他坦然自得地享受人类最原始、最珍贵的饭餐。君儿有些不老实了,偶尔仰起脸来,贪看几眼这新奇的世界,注视着母亲的笑脸,他笑啊,笑啊,偶而“手舞足蹈”挣动着手脚,每当此时,妻子要作黑龙江著名的羊癫疯医院一次全面的“反省”,检查一下自己的过失和君儿的“安全”。“君儿喂饱了”,我看了看桌子上的座钟,妻子点了点头,又把君儿抬起的头,拢进她的怀里。

3

妻子把君儿送入幸福的梦乡,匆匆地走了。我轻轻地打开《儿童心理学》。那熟悉的词句,在我的眼前总是闪来跳去,不肯溶入脑海,我突然明白,床上的爱子,在搅乱的思维的神经。静悄悄的,滴滴答答地钟摆,伴着君儿均匀的呼吸,自然又和谐。过了半点钟,又过了一点钟。君儿的睡意,渐渐淡了下来。小胳膊、小腿像初春的小草活动了起来,尽管我用轻轻的手掌,合着节拍,抚他入睡,但他还是蹬了一下小腿,睁开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他竟从啼哭到嚎啕,大蹬大闹起来。“啊!乖君儿,小宝贝,乖乖地君儿快别哭……”我把君儿抱在怀中,伴着轻碎躁急的“舞步”和双臂的抖动,用抑扬顿挫的语言开导着君儿,可他只是一味地哭闹,拼力地嚎啕,气愤地挥舞双臂,恼怒地蹬着双脚,他什么道理也听不进去,什么话也不讲,只是用坚决的反抗,来表示他的不满!我拿起洋布娃娃,在他眼着晃动着,他看也不看,我又换成了小军号,急急给他吹奏着 ,他一个挥手,就给我挥到了地上。平日自以为才华横溢,风度高雅的我,此刻像华容道上的曹阿瞒一样,狼通化市最好的治疗成人癫痫病医院狈不堪了。君儿一张一合的小嘴,启迪了我的灵感,正如雏莺乳燕求食一样。我抱着君儿,跑到三嫂家讨奶吃,可被惹恼了的君儿,和我赌上了气,“绝食”不吃,哭闹越来越凶。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到妻子的怀抱里了,那喑恶叱咤、千人皆废的西楚霸王,对他的娇儿,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吧?

4

一卷卷强劲的寒风呼啸着,把淡白无力的落日,吹挂到了遥远的天边,我抱着哭嚎的君儿,愀然上路了。“好君儿,快别哭,君儿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不知是念着符咒,还是唱着吹眠曲,抑或是抖摇君儿和脚步合拍的进行曲。穿过桃树凹,翻越杏花岭,我虽然毫不感到疲累,天色却渐渐的模西安治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模糊糊,朦朦胧胧了。突然,远远的山头上,传来妻子的呼叫:“君儿,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我三步并作两步,她两步并作一步。很快,君儿就递到了她的手中。她没有坐下,单脚踏上一块岩石,迎着山梁上的八面寒风,解开衣怀,喂起了君儿。君儿一动也不动,大口大口地吮吸着甘甜的乳汁,只有那玲珑的鼻翅,轻轻地扇动。我锁了半天的愁眉,才舒展了开来,妻子刚才焦灼的面容,才烟消云散,仍是一脸欣喜的笑意。我想治疗婴儿啼哭的妙药灵丹,莫过于母亲的乳汁了。君儿又不时扬起嘻嘻的笑脸,在妻子的怀抱里,手舞足蹈起来。

4

5

妻子看了看君儿,又抬起头看了一阵子我,说:“人家都说,君儿可像小时候的你啦!”“啊”!我心里一阵颤动,看看脚下深厚的土地,静静地说:“是的,是的!虽然我不记得我的婴儿时代”。“ 那当然了,头有珍珠大,身子一百斤,谁人都吃过,吃过不记心。”她随口说了一则儿童谜语来证明。从此,每当我对我们的君儿寄以亲情,就想到了“人之初”的我,想到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每当我看到别人怀抱中的婴儿,就想到了“人之初”的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作者简介

卢延山,男,辉县市张村乡郗庄村人,1948年生,曾任教师、农村商业银行干部,曾获河南省农业银行读书活动一等奖,曾参与组建辉县诗词学会,曾任辉县作协顾问,曾参与辉县信用联社社志编撰,曾为市纪念抗日战争七十周年撰文,并在报刊杂志发文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