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决赛】是清明(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悬疑小说

多年矣,墙外棠梨候春信;

怯提笔,野菊封画仍野菊;

暮江天,青雾里,都道是清明。

东桥倾,愀愀木笛催天雨;

烟火禁,人间寒食孤坟依;

客舍新,轻马蹄,又道是清明。

山山连,旧燕寻得故人亲;

不传信,衔泥二三复归去;

若劝亲,又长亭,清明复清明。

多年前,恰逢清明,远方挚友寄来一封书信——《是清明》。她在东北,国内最寒冷的地方。书信字里行间,写满了她的相思。

她说,东北正值初春,而家乡的梨花早已开遍山野。

她所怀念的人,踏上了夕阳之路,从此杳无音信。那位从此走过人间的往生者,留下了记忆,带走了她的心。

她说,岁月漫长且不断更替,唯有一年的春、一年的清明,最让她相思。我们都难逃宿命,无法逃脱,更是放不下。青草又长,漫过马蹄,踩碎我们的盒子,四处都剩下了我们的心情,在阳光下生辉。此时此刻,思念正浓。

怀念是残忍的,可我们都还那么矫情的怀念他们,其实,我们都难忘清明。

借她的诗、她的故事,写写清明的事。

她,四川女孩,在黑龙江上大学。从她的故乡到大学的城市,需要坐两天一夜的车,途中,经过我所在的城市。

我与她相识是在一次网络“路过”诗会上,莫名其妙地我对她写的诗特别感兴趣,如她所写“悠悠,梦里……”

我不知道陪我彻夜长谈的那位女孩长什么模样,但是我们只谈心,不贪心,她喜欢我写的文章,我喜欢她写的诗歌。她称我为叔叔,我称她为学妹。

后来我在宁夏,她还在黑龙江,我们中间隔着整个北方,然而她的诗却是“客自桃李春深来,打马,扬鞭,花容满面”。

那年清明,她说,每当清明来临时,她就会感到手足无措,因为那位爱她的人与她早已阴阳两隔。

她是外婆带大的,从小跟着外婆长大,与自己的父母亲关系极其冷淡。她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她的父母好像没有参与到她的成长。

对于一个得不到父爱母爱的女孩来说,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父母面前撒娇,是一件残忍的事。幸运的是,她有外婆,能够照顾她的小心思。

外婆对她百依百顺。送她上学,风雨无阻,吃的玩的,都留给她。上学的背包是外婆缝的,新衣是外婆买的……唯一的一点幸福也是外婆给的。

她在外婆的怀抱里,幸福地过着属于自己的岁月。即使父亲到外婆家说要带她回去,她也是紧紧拽着外婆衣服,不松手。如果父亲抱她的话,她就哭,撕心裂肺地哭。

一旦是外婆抱着,她就不再哭。她说是外婆给了她生命,并不是她的父母。她的外婆是给她了多大的温暖,以至于让她忘记了亲生父母呢?让我想,我想不出来,但是我能感觉到,外婆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支撑着她的整个世界。

岁月轮回,春夏交替,她是在蜜罐中看着时光染白了外婆的头发。那年,她五年级,还在外婆的怀里撒娇。可是,外婆却再也没有了力气把她抱起来。

叶落之后,霜一降,天便寒,外婆却躺在了病床上,再也没有站起来。她还依偎在外婆床边,听外婆讲故事,给外婆讲学校的点滴。

可是,好景不长,她却被父亲强行抱回到了属于她的家里。她哭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当时可以称得上是肝肠寸断。可是,她无能为力,她被母亲束缚在家里。几天后,外婆闭眼了,她的心也跟着闭眼了。

读五年级的她,十二岁,她记下了外婆对她所有的好。外婆带大了她,外婆的一切都植入了她的脑海,我想,她一辈子也忘不掉外婆。

如她写的诗“误折芙蓉一两朵,笑嘻,就离,忘谈归期”。有些人,有些事,一转眼,就成了过去。而她,独享着属于她的记忆。

如今,我们都成了彼此的记忆。

我的脑海里,清明是雨雾纷纷,柳青草长,漫山遍野的人祭拜先祖。如诗词所写“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乡间小路,行人不断,后辈人向先祖行礼,以表爱戴之心。近年来,大城市的陵园开始出现“真情话吧”,通过小亭子,无数人诉说着相思之苦。

在西安站,我记得一位年轻人,走进真情话吧亭,说出了他的故事。

说话时,他三十三岁,也是他第三十三年没有见到过母亲。

他的母亲是在生他的时候去世的。

三十多年前,计划生育抓得严,每家每户都提倡只生一个好。

可是,在中国,谁家不想生个男儿继承家业呢?我曾听奶奶说,那些年,为了生一个男娃,人都是躲着。那些抓计划生育的人就像瘟疫一样,每家每户都躲着他们。

如果谁家生了个女娃,一家老小都会垂头丧气,都会衡量一下这个娃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可是,如果生了个男娃,全家老小都要跪在地上感谢祖宗。刚出生的婴儿,护士、家人都愿意听他笑。全家,下到婴幼儿,上到将要入土的老人,甚至是已经入土的人,都会大笑几声。

他就是出生在那个年代。

产房门口,当护士说,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时,门外的人,异口同声说保小。因此,他留下来了。

他出生的时候,也是母亲去世的时候。他说他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模样,只是很怀念、很感谢。那位赐予他生命的人,他还没来得及给她说声感谢,没有来得及喊一声妈,就阴阳两隔。

在真情话吧中,他说他要给他的母亲喊一声妈,不知道母亲是否能够听到?荧幕这头,我听到了他悲痛欲绝地喊了一声妈,可是我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否听到。

他还给母亲报了平安,说家人一切都好,希望她能够安心,在那个世界里勿挂念。

他的故事,他的身世打动了我,就在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泪。

我的眼泪是流给了谁?我不知道,我想是流给我自己了吧!

我总是说,人生有遗憾才是完美的,要不然拿什么来怀念呢?

他有人生一辈子无法弥补的遗憾,其实,我也有。

他从未见过他的母亲,好像,我也是。

母亲离开我的时候,我只有两岁半,对一切无知。直到后来,表哥画了一周的时间,画了一张我母亲的画像,从此,那幅黑白画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直到如今。

每时每刻我都会感知到那副画的存在,在每天夜晚闭眼的那一刻,我都能感受到。

听奶奶说着关于我母亲的故事,每每都打湿我的双眼。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我一生无法填补的遗憾,虽说我还叫过她几声妈,可是,如今,我的心里还是空空的。

庆幸的是,我的姐姐接管了母亲的职责。小时候,我就是个跟屁虫,天天跟着姐姐。她入睡的时候,都会紧紧地抱着我,生怕我丢了。她带我到处玩,爬高上低,上高山下水库。

如今,我的脸上、眉脚、额头上好多个疤痕,那都是拜姐姐所赐,甚至是满身的烫伤疤。家里刚烧开的热水,被我一屁股坐上,身上的疤,就是我顽皮的报应。

姐姐大我六岁,在我上小学时,她还能够照顾到我。可是姐姐,在初中上完之后就去了省城,而我还在继续读小学。

对于我来说,最恨那些闲着没事就来学校接孩子的家长,因为,我也很想有人来接我。幸好,他们有娘亲,我有亲姐姐。

每年清明,我都要给母亲的坟头添些新土,都还要给她说,孩儿一切安好,让她不要牵挂。

当然,我还要给母亲送一些她爱吃的,还要和她絮叨两句。

这两年,我把家里的喜事都告诉了她。姐姐出嫁了、我考上大学了、姐姐家添了两个孩子、我有了心爱的人……

我不知道她是否听得见,我想,她肯定能感觉到。如今的我们,虽然都有一些遗憾,但是我们过得很幸福。

我想,有些人怀念久了,便融入到了生命中,像血液一样,定期循环,走遍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郑州最好的治疗癫痫医院合肥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疗儿童羊角风的常见方法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苯巴比妥有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