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心,在小东沟原始林区徜徉---黑龙江桃山行(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悬疑小说

听说要去桃山的小东沟原始林区参观,我的兴趣一下子就盎然起来。因为,原始森林中的“原始”两个字对我的诱惑力是相当大的,它会让人遐思于久远的年代,那是一种怎样悠久的历史。原始森林,那厚重而又深远的一切,是历史遗留的活性化石......想想这些,人还没到小东沟,心儿却已在那片参天的林区里徜徉开来。

头一天晚上,在餐桌上就听黑龙江的一位散文作家介绍说,小东沟原始林区位于桃山林业局东南方向53公里处,面积大约2000公顷,是小兴安岭面积较大的红松原始森林之一。天然红松林是经过几亿年的更替演化形成的,被称为“第三纪森林”。作为天然基因库,那里拥有顶级植物群落——红松、冷杉等。听着介绍,自然也就心驰神往了,一晚上兴奋得辗转反侧,几乎夜不能寐……

车,在一片次生林中的道路上向小东沟原始林区驶去的时候,车内的我脸一直侧向车窗外,看着车窗外那一排排迅疾向后退去的树林,尽管时间在一点点地缩短着到达目的地的距离,但,我仍觉得车慢……

车,终于在一块标注着“国际狩猎场”的地方停了下来。仰头所见,“猎人营地”4个雪白的大字高挂在一座木制建筑的二楼位置,建筑的周围是绿色的草坪,修建得很整齐,一米高的细白桦栏非常有林区的特色。据随行的桃山林业局文联主席褚衍民介绍说,这里就是当年国家领导人赵紫阳和王任重视察工作休息过的地方。哦,我说呢,来之前就听说过桃山有一个著名的猎人一号宿营地,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知名人士,原来就是这里啊。

做了几个深呼吸,林区早晨清凉的空气畅快地进入了肺中,瞬间就将昨夜身体中残留的倦意冲荡得无影无踪。我端起相机,兴致勃勃地在“猎人营地”的周围,这里拍一张树在水中倒映的风景,那里再给同行的作家们留一个或沉思或欣然的影像……

准备登山了,999级台阶,听起来有些犯怵。记得去年到通化的五女峰景区,爬到半山腰,听说越来越难爬,心里打怵得很,最后竟然放弃了登顶的机会,也就无缘了险峰的无限风光,至今想来,也还觉得十分遗憾。可是再想想2011年春天自己一口气越过十八盘,直登泰山玉皇顶的豪气,心里的怵意也就渐渐地消失了。

沿着“猎人营地”对面的登山入口指示牌,开始登山。脚下的石阶是人工修造的,坡度不是很陡,攀登起来也不觉得太累。这倒让我有了更好地欣赏台阶边上美景的机会。两边的树木品种繁多,有松树、桦树、榆树、核桃楸树、还能看到珍贵的黄菠萝和水曲柳。当然还有许多我认不出的树种。而且这些树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个头”很大,有的树从树干直径上看,起码的有几百年以上的树龄了。这才是真的原始森林的所在啊。想想这些几百年的古树,吸收着天地之灵气,久久地矗立在这里,不禁惊叹大自然的伟大和神奇。

走进这片原始森林,就如同走进时光隧道,走进神奇梦园。幽谷鸟鸣,空气清新,浓荫蔽日,野花飘香,令人心旷神怡。

在一棵有着五百多年的树龄的红松下面,我和采风的作家们停了下来,听桃山林业局的文联褚主席这样表述道:当地人称这棵五百年的树叫长寿树,说是抱一抱这棵树也会沾上长寿的灵气。尽管对褚主席这一说法大家都抱着一笑了之的态度,却还是纷纷站在树下留下了瞬间定格的笑容。但,就我而言,也许那是对历史和自然的深度敬畏。

拍照之后,我抚摸着这棵树粗裂的表皮,再想想它五百年的树龄,“五百年前”?那是什么朝代啊?仔细推算了一下,哦,那应该是明朝武宗年间。自然也就联想到了五百年前的明朝规模最大的一次“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活动,最终演绎成了“五百年前是一家”这句俗语。由是,在桃山的小东沟,就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我们和这棵树是不是也应该有了“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亲切感呢!

仰望着伸向高远天空的树冠,我就在猜想,这是一颗怎样的种子,在五百年后,让我们看到这么一棵生机勃勃、坚毅参天的古树啊?先不说人的寿命跟树的寿命无法相提并论的问题,就单说人的意志品质与树的关系吧,人是不是应该从古树的生长过程中,汲取一种精神的力量呢。这,也是我回答有些读者问我的文章为什么总是以树喻人一个理由吧。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在这棵树下逗留了很长时间,当然还有一种想法就是,我在琢磨着怎样才能拍摄出这棵浸染了五百年风霜的古树的高大感和历史感。站着、蹲着、趴着,不管怎么着,拍出来的效果都不令人满意。最后一招,干脆把相机镜头置放在树的根部,成近乎九十度的角度,凭着感觉不停地按动快门……最后出来的效果还算满意——树干由粗到细,直至树冠擎天……

由于拍照耽误了时间,我已经落在了大部队的最后面。便加快了脚步紧张地赶路。许是我心里敏感度的作用,或是摄影的爱好让我不由自主四下搜寻的原因,就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又一处景观吸引了我的眼球,于是,我自然地停下了脚步,仔细端详,那是一截醒目在绿树丛中的树桩,那形态宛如森林中的一只蹲坐着的野狼,张开大嘴,伸长舌头,仰天长啸……这绝对是大自然的杰作!不是人类所为。完全可以想象到,这是一棵古树遭遇了雷电的袭击后留下的残骸,然后又经历了风剥雨蚀,最终成了这个模样。我选择了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按照自己心里所愿,拍摄的效果,既要达成“狼啸山林”的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又要匹配于这原生态的古朴与悠远,也不枉小东沟原始林区之行这一惊奇的发现,给后来者一个好奇的探寻。

继续向上,一路攀爬,终于到了山顶,一座钢铁结构的瞭望塔就矗立在那里。仰视开来,感觉那是高入云霄的铁塔。爱好摄影的几位作家已经先我登上瞭望塔,正在上面拍摄。而我呢,有些望而怯步的感觉,可是登高望远的诱惑力也实在是太强了,况且他们还在上面不停地招呼着我呢。我知道自从那年上房顶修漏雨的地方摔下来之后,就落下了“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恐高症。

可是为了能拍摄到小兴安岭壮观的景象,也是为了治愈自己的“恐高症”,我决定豁出去了。定了定神,咬了牙,抓紧扶手,一步一步地往上挪。这是一个五十米高的铁塔,比这里最高的古树还要高出十米左右。这是桃山人周全的设计和智慧的结晶。

越往上爬越觉得有些头晕,脚也觉得发软,踩着瞭望塔的铁板台阶,恍如踩在棉花上……战战兢兢地爬一会儿,歇一会儿,就这样,带着既有些胆战心惊、又有些无法抗拒的诱惑的心理状态,我终于爬上铁塔了。

塔上的清风拂面,格外的凉爽,原始森林的雄伟尽收眼底。站在这么高的地方观览众山,松涛起伏为海,原始林之美油然而起。正值夏季,四周一片“绿海”茫茫,高耸参天的松树,绿波荡漾的层林,重重叠叠的群山,蜿蜒流长的河流,承载着古老而厚重的原始气息。这完全是行走在原始森林之外一种超越,而这种超越不仅仅是相对于小兴安岭的观感,又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崭新的体验。

在不停地咔嚓声中,小兴安岭的壮观的远景被变焦镜头一次次拉近、定格……谁说那是仅是自然与镜头的亲密接触,谁又能否认那不是心灵与自然的亲密接触呢!我在心里兴奋异常地高喊:小兴安岭啊,我终于看到你真实的容颜了!

此时,置身于橙色的瞭望塔。仿佛自己就是矗立在这片“绿海”当中的灯塔,我在指引着自己心灵的方向,向着这片远古留下的原始森林去探寻历史的奥秘、生命的奥妙……

我边从塔上往下走边在想,唐代大诗人杜甫仅仅是望了望泰山,就留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奇思妙想的绝句,而我登了这么高的地方怎么也应该留下点什么吧,就在这时,我发现美女散文家格格就站在塔下向上望着我们,于是瞬间的灵感诞生了,借着树叶的空间,我旋转着变焦镜头从上往下拍摄……那是一张虚化了的树叶和格格那清晰俊俏的脸被定格的照片,也是让同行的作家刘庆业羡慕不已的照片,他在看拍摄效果的时候,咔嚓一声,也把这张照片收进了自己的相机……想想,自己也颇为欣慰兴奋,感谢小东沟原始林区,让我们留下了一份人与自然完美组合的永恒纪念吧。

该下山了,沿着一节节石阶,我和褚主席等几位爱好摄影的作家走在大部队的最后面。这儿瞅瞅,那儿拍几张。下山的路上,经过了两座亭子。颇知掌故的褚主席分别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两座亭子的来历。这两座都与时任的国家主要领导人有关的亭子,让我们即深切感受到了政治家与热爱自然风光的常人一样亲近自然的朴素道理,又进一步地体验到了小东沟原始森林雄伟而又丽质的魅力。

顺路也看到了几棵的巨大的枯木倒在了绿树之中,作家刘庆业触摸着那巨大的“身躯”很久,没有说话,他在沉思抑或是遥想……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生命的规律注定会是这样的。在小东沟原始森林里,这样的枯木其实也不少,只是我们没来得及发现而已。也正是这些倒下的和站立的古树,构成了小东沟原始森林吸引人们眼球的自然景观的主体元素。枯荣衰兴的更迭是自然的法则,更是这个世界让我们留恋回望的理由……

如果真的要问我小东沟原始森林一行的真切感受,我会告诉你的是,这是一次新奇而又赋予奥妙的旅行,也是一次被历史和自然洗礼身心的过程。行走在这样的原始森林里,就像经历一次全身心的理疗,将自己多年因庸碌浸淫身心的劳烦彻底清洗了一次,也让自己的大脑得到一次充足的给养。当我们沿着蜿蜒贯穿在密林之中的台阶,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地领略原始森林的绿色与天光、感受回归大自然的清爽与惬意的时候,还会有别的奢求吗?

哈尔滨哪里治疗效果好黑龙江癫痫病哪里最权威云南癫痫病医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