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秋的时光碎片(散文)

来源:大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我整理完办公桌上的文件、书籍,关上电脑,锁上门,走过一小段昏暗的过道,走出门外。

下班了,我走入秋天的黄昏。

门外,有十棵松树,它们一直很安静,连开花、结果、生叶都悄无声息。树下有两口水池,今年种了睡莲,池里有鱼。可能是水太清的缘故,那些鱼儿极其害羞,全躲在莲叶下。我捡个小石头,扔过去,看它们四散而去,心中自有一种欢快,我喜欢看它们慌张而愉悦的样子。这样的心理过于孩子气,所以,我只在四下无人时才惊扰它们。

再走,是学校的一个小广场。班车从我身边驶过,可我并不想坐班车回家。在车上,少不了的问候、招呼、甚至攀谈,这令我紧张或者不适。我看着同事们一个个上车,然后继续走。

秋天的黄昏,气温不高,有风。我深呼吸,慢慢走。广场上种着栀子、茶花、香樟、银杏,这些树是我来去路上的朋友,彼此沉默,并不招呼,但我对它们了如指掌,闭着眼睛,我都能说出哪里种了棵什么,就像,随便能说出一个朋友的家那样。

忘记说,这个傍晚,我带了墨镜。手里拿一本书,边走边翻。在校园里,边走边读,一点都不矫情。石楠的叶子,不再红艳,泛着浅黄的绿。这些观察,不费精神,用余光便能瞥见。一只七星瓢虫,从天而降。它落在我的右臂上,我准备仔细观看它的模样及动作,它却举翅飞走……

这一小段时光,无法向外人诉说。但我愿意将它写在文字里。

夕阳里,我经常放弃班车,步行出门,要么走路回家,要么花一二元钱坐公交回家。

天黑将下来,我踩着月光回家。

屯溪,在我看来是个明净的小城,夜晚,月光落下来,没有阻隔。这城市的人们,早睡晚起,在月光正浓时,街道上的人也少了。周围安静,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附和在渐深的夜色里。我对夜晚有种说不出的喜欢,当黄昏来临,我便觉得我是一尾鱼,从狭小浅陋的池子游向悠然寂寥的山边水潭里,在深沉清凉的深渊里,独自寂静。一汪涧流,在月光下沉眠,我栖息其中,心跳在水波里,微微颤动。心,在肉身,而我却沉在如水的夜色。这便是我爱夜幕的缘由。

月光里,我并不孤独。我侧耳聆听,一些声音高低舒缓,在草丛,在树梢,在泥土,在心尖。

它们跟我一样,歌咏夜晚的到来,歌颂太阳归去后尘世里隐藏的安宁与恬淡。蝈蝈在放歌,肉虫钻出泥土,啃食植物在秋初长出的最后一片嫩叶,仔细听,沙沙响。这些或青或黑的没有外壳的肉身,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夜晚,它们吞噬沾满露珠的清新。当太阳出来,人们开始忙碌时,它们藏在叶子的背面或者回到泥土。风,卧在月光下的树梢上,似睡非睡,偶尔翻身、叹息。秋天的夜,雾一点一点升腾,并不浓重。一层淡雾,仿佛一道虚掩的门。风,把植物的味道,推到门外,隐约可见。桂花的香气,被微风拂动,从门里走出来,散落一地。那些即将成熟的果子,在雾里,不动声色地孕育,将内心的苦涩酝酿成一腔柔软的甜蜜。

我的心,舒缓跳动。月光微凉的夜晚,哪怕睡意浓酽,我也比白天清醒,跟着月光,一步步走到我想去的地方。

【屯溪的秋天】

屯溪的秋天,来得淡,也来得晚,等过了中秋节,一阵清冷的风后,仿佛一瞬间就到了冬天。如果想在这个小城寻觅秋的痕迹,那还真得用心。

小城被一些常绿植物簇拥着,松是其一,它断不能给你一叶知秋的感叹。屯溪的松小有姿色,如果在城里溜达,不经意间就能瞥见好看的松树,它们模样独特,或立于山边,或立于石上,但它们身上难寻秋味。桂花也是人们最为熟悉的树木了,十月一到,院落、河边、村庄、马路,都有一树一树的花,虽普通却又让人欣喜。一个能让人闻出秋味的地方,想来是有魅力的。

雨,不停的下。这是屯溪之秋的独特表达,但却惹恼了许多人,有人把秋雨叫“飘秋”,算是很形象了,天气阴冷,细雨纷飞。人们瑟缩着,顶着伞,披着雨衣,形容愁苦,仿佛被一场绵延的雨浇灭了所有生活乐趣,那种潮湿之感,顺着双脚,爬上腿,一直往心里钻。不过,屯溪的秋天,也有许多阳光晴好的日子,清晨的浓雾散尽,太阳缓缓地从山头冒出来,年青人步履匆匆去工作,老人拧着篮子去菜市,阳光下的生活,淡定朴实却又生动无比。秋天的晴空,开阔得不加修饰,没有翻滚的云,也没有泛滥的色彩。早晨就那么一片金黄,偶尔有风,却刮得无关疼痒。中午,漫天的淡蓝,不多不少,太浓,多了凝重与忧伤,太淡,却又少了诗意的感怀。

这座城市似是水里浸养的石头,又如顺流摇曳的水草,没有水,生气全无。一个水色丰饶的城市,会让行者的内心柔软起来,抬头低眉处,河流如一剂镇定的药,缓缓渗入身体,先前的疲惫和异地的不安被它消解。走不同的城市,定会有不同的感觉,多风的城市,让人觉得空旷,多雨的城市,让人压抑,而多水的城市,却让你觉得它淡定、自然、柔美,异乡人行走在屯溪,我想一定会因为她的水色而怀抱更多的安全感,临水而眠,他们也定能在香甜的梦中沉酣许久。所以,如果要在屯溪寻找秋天,那就去看水吧!过了中秋,这一城的水也跟着瘦起来,绿起来……水边鹅卵石被阳光曝晒后,透着光芒,如一只只慵懒的河蟹在岸边昏睡,而那些略高的地带,在水中匍匐着,又如一只只心怀不轨的鳄鱼,伺机行动。有蕴涵的水域才会有成片的水草,站在老桥上,团团绿影在水底招摇,诗人看了,断以为是晴空的云不慎跌落水中。所以,就算山上的某棵树黄了叶子,但水中却生长着春色。由此,我倒觉得新安江其实并不比康河逊色,只是徐志摩不知是否在屯溪逗留过?

在屯溪,如果要找到秋天,非得用心才可。去河边吧,探望一株枯黄的草;去山林吧,俯拾几枚落叶;去深巷吧,隔个某个院落的门瞅一眼屋前水缸里的枯荷。因为这屯溪的秋淡得很,淡淡地,似乎直接就让盛夏把时间的接力棒交给了冬天……

【秋的四个短章】

一、神谕

这个秋天仿佛一支悠长的曲子,缓缓的,不知何时休止。

植物比我更敏锐地捕捉到这种细微的迟缓,窗外的无患子树依然披着墨绿的青袍,黄叶寥寥。就算乌桕火红,枫香金黄,槐树鹅黄,但它们并不显得颓败,在我看来,中间反而藏匿着安然饱满的精神气。

人多悲秋,见了落叶纷飞的时令,不由悲伤哀愁,我则不然,这些年对自然的四季更迭,我变得冷静客观。

我相信,自然的一切变化,都附着神谕的味道,其中有不易被人察觉的召唤与启示。所以,我能做的不再是宣泄,而是静静的观察。

二、雁影

一群大雁往南飞,我跳下自行车,站在路边看它们。

我数了数,五十多只。这些生灵长途跋涉,飞过千山万水,还需躲避天敌及捕猎者的枪眼。肉眼看不到生存的本能力量,但我惊讶于它们在进化中获取的存活于世的可能性。我甚至还相信,在南北迁徙中,它们还会习得更多的潜质,比如,怎样才能更好地躲避老鹰,怎样伪装才能避免成为食物链至高者的盘中餐。

晚饭后,我在窗台上浇花。数声雁鸣划过夜空。我抬头侧目,试图寻找它们的影子。天空太黑,我看不见。它们是不是发现了人间的灯火,就鸣叫开来?此时,我无法辨识,那是友好的招呼还是警惕信号。

三、美来自对美的渴望

湿地、花海、河流,这几个鲜活的词语,足以让我对乌石产生诸多遐想。

乌石在我心里也是遥远的,距离来自我对陌生地方的信任缺失与猜疑。因此,我错过了乌石小镇的春天及夏天,不止一个,而是很多个。

穿过寂静的田野及可让一切语言暗淡的秋色,我终于抵达乌石,站在湿地公园的泥土上。我承认,有那么一刻,我被失落纠缠着。田地在,河流在,远山也在,唯独那些曾出现在别人言谈及图片文字里的花海不在,我只看到零星的花朵在枯黄的草叶间闪动。天空阴郁,冷风四面袭来,我有种怅然若失的消沉。此时,当我写下那刻的感受,错过草木摇风空气芬芳的时光,遗憾依然在。

抬头,看到田野开阔,河流清冽,牛羊安然,多好的地方。没有花儿的湿地,也很美。我为自己曾经对乌石的猜疑感到羞赧,或许,错过正是自然神灵对我的一次惩戒。在回来的路上,我不住地安慰自己,错过也是缘分,遗憾的美,正是来自我对美的渴望。

想着春天花草温馨的乌石,我坐车里,内心又泛起新的期盼。

四、沉默

红的,黄的,赭的

清的,浅的,流动的

喊不出名字的草木

听不见水声的河流

在秋天的门外静默

我,此刻丢失了言语

无法开口也无法唤醒耳朵

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发作西安专业的医院医院在哪里?辽宁癫痫病医院好吗长春癫痫医院正规吗